清明﹐刀巴拜山回來﹐轉向魚街進發。說起來﹐怎麼清明會落魚街呢﹐好像說是幫毛巾仔買紫菜﹐每次說去買紫菜﹐總買了點別的回家﹐結果下次又說要去買紫菜。想是想買紫菜﹐買卻買了四尾小魚。其中兩條屬一才小缸﹐分別是蚊型石美人和斗零O。二小魚同一魚袋﹐對溫﹐藍紋和多莉早已變得白熱化的戰情﹐升溫了。多莉先是怕事躲起來﹐藍紋勇字當頭﹐已對袋中物魚視耽耽。

560_P4061042.jpg

對好溫對好水﹐如常放小魚兒到筲箕適應一下﹐還未來得及反應﹐刀巴「哇」﹐斗零O比想像中細小﹐順著水流飄走了。藍紋立刻追到實一實﹐哇﹐咬實斗零O不放口呢﹐還fing了兩下。隔天刀巴給滋陰轉述﹐得到的回應是﹐這樣是想吃掉牠喎。還好刀巴夠冷靜﹐在一才看得發呆時﹐提醒要捉回斗零O。藍紋這麼兇狠﹐即捕即決。過了一星期﹐一才替斗零O拍照﹐稍稍長大了的尾巴﹐還留著兩個牙印。

410_P4141660.jpg

OO實在是太細﹐再放回筲箕﹐轉頭又不適性的游了出來。藍紋收監﹐小缸好像風平浪靜﹐就順其自然吧。三尾魚魚一起等糧吃﹐本該很好嘛。

GRD2_R0011689.jpg

可惜﹐某天回家﹐石美人呢﹖多莉雖會間中追石美人一兩口﹐但未至於會把石美人當生口吧…找找﹐石美人原來是給嚇到跳了過蛋反那裡…這位美人第一天回家就很膽小﹐曾經一度跳到白棉隔。

GRD2_R0011767.jpg

拿開蛋反請石美人回去不得要領﹐又躲到白棉隔底…

GRD2_R0011782.jpg

領了石美人回展示隔﹐把中途的怨念轉回源頭發洩﹕捉去坐鹽。既要怕事又何苦生事呢。哎﹐這麼躲法﹐原石拿起來﹐多莉還要緊貼石底﹐一起浮上來。丫呆﹐又嬲唔落了。

GRD2_R0011769.jpg

這條怕事精﹐由尾巴0號筆也不是到現在有1號筆了﹐就從沒好端端的慢慢游給一才拍個全相。一拍﹐就是監獄證照。

GRD2_R0011778.jpg

一個缸四條魚毛﹐就有兩條在坐牢﹐被刀巴笑﹐說乾脆把個魚缸分成一隔隔就好。

GRD2_R0011770.jpg

蚊型石美人很怕事﹐住熟了也常躲在石後﹐要有飯吃才跟大伙兒上水面。所以好難得﹐能有一張拍得石美人原尾清清楚。抵家第十天﹐身型很小朋友﹐尾端尖尖的。一個月後﹐已經變成成魚石美人身型的縮小版。

410_P4141630.jpg

藍紋和多莉各先後收監兩次﹐打交情況稍為有點收斂﹐間中看斗零O不順眼才追啄一口。有飯吃﹐就不打交了。不打交﹐就有飯吃﹐這樣才是一缸魚嘛。

GRD2_R0011910.jpg

又因藍紋收監時間比較長﹐多莉現在身型比藍紋大﹐也較惡﹐心情不好時還會用她的一號筆尾掃藍紋。而且心情有夠飄忽﹐所以一才覺得她是女的。多莉還有一個特技﹐就是邊吃邊拉﹐還要不是一條條的﹐有如仙女散花般﹐不過散的﹐是屎花。

四小福住定下來﹐雖然看情況﹐要是不打搞他們﹐他們應該會健健康康的生活下去。可是一才在傑傑那裡看過白尾當大佬的風範﹐也請刀巴幫忙留意有魚到﹐等到的白尾B﹐比04/04在魚島阿姐見的還要小呢。不過白尾還未住熟﹐住久了不死才拍照多點形容好了。


2007/12/08-2008/10/31 藍吊 @傑傑
2008/03/26 藍紋 @傑傑
2008/04/04 石美人 藍圈 @傑傑
2008/05/09 白尾 @傑傑

自二次大戰以來錄得最早懸掛三風球的那天﹐我們路經了鵝頸橋。鵝頸橋街巿少有地很少人﹐有好靚好大隻的十蚊隻帶子﹐都沒人有心情買﹐冷清清。臨上車回家﹐一才等阿姐開榴槤﹐刀巴移過幾步﹐買了十隻帶子回家。還問一才有沒有帶相機﹐個街巿好靚呢。可惜﹐出門前想著大風雨﹐以為不會想拍照﹐就想錯了。

晚上回家夜宵洗帶子﹐隻隻大板咁大呢。

GRD2_R0011896.jpg

看回拍照日期﹐4月19日。跛了快一個月手的刀巴﹐康復進展還不錯。這陣子自29號GTA IV發售以來﹐做盡違非作歹之事。又﹐沒節制的吃完一個榴槤﹐拉了多天爛屎﹐果然要開始學人有點自覺。看罷「飲食男女」介紹新加坡專賣榴鏈的﹐幾天下來一才一直發傻說要組個榴槤團﹐似乎只能停留於嘴頭上爽癮了。

06年勁啪拿滋陰率領刀巴一才遊滴住黎。後來回老家做節﹐外孫滴住黎歸來﹐才媽表示她跟老人東涌一天團看大佛遊迪欣湖﹐晚上在門外欣賞過煙花。樂園呢﹐倒沒進過。探問幾句﹐去的興趣是有﹐但就是怕太貴﹐一般老人家也是這樣子吧。「可能網上找得到便宜點的﹐這麼的話去不去呢﹖」「去。」就是想去了。票還沒買﹐新聞頭條就報有假信用卡集團在網上販賣門票。因為早已植入去迪士尼的心情﹐換個說法「平日門票較平﹐而且人少不用排長隊﹐便宜又輕鬆」﹐得左。但是呢﹐夏天太熱冬天太冷﹐轉眼已到08年嚕。

看準天氣不太熱又不太冷﹐還是春天最適合。好在老天爺幫忙﹐湊合二姐定的好日子﹐天陰陰溫度剛好﹐要是早一天就太熱﹐晚一天就打風了。要計一才「帶」兩老去「玩」﹐好像還是第一遍﹐說穿了是有點壓力。找過屯門去滴住黎的巴士編排﹐一天一班車﹐錯過了可企直直﹐還是坐西鐵穩當。在不熟悉的地方﹐老人家坐鐵路會較安心。西鐵轉東涌線﹐在南昌站有轉閘機﹐才媽過閘時還付上一句﹕「好在有手提電話咋。」

20080418_GRD2_R0011801.jpg

到步﹐難得有個米奇頭吸引兩老﹐主動說要拍照。即拍即看﹐「怎麼拍得個人咁細隻。」喔﹐一才自己偏愛這麼樣的相…

 

20080418_GRD2_R0011812.jpg

換上老爸拿相機﹐原來老人家會喜歡這樣的。即場示範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15.jpg

來到樂園﹐老人家會喜歡看的往往教人意想不到。老爸最有興致研究的﹐是分區牌坊…上的火﹐是真火來嗎﹖是點「既士」的麼﹖一直著住的呢。一般預設留影點才爸都沒興致拍﹐倒是這兩把火﹐才爸懶理才媽已走遠﹐很快站好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25.jpg

泰山的祖屋﹐那條梯是老人家的障礙﹐沒興趣爬﹐倒是地上的陳設更吸引﹐踏塊踩板﹐火爐變紅水煲會出煙會響。另外還能使才爸駐足欣賞的﹐就是草叢中的喇叭和橋底河流邊的石頭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20.jpg

看劇場前還有一點時間﹐才媽說想逛逛店家﹐才爸對錶裝物特別感興趣。「哇﹐這麼一隻錶要賣三百多哩﹐我這隻咁靚才賣百多。」

20080418_RD1s_ESPN1310.jpg

看「獅子王慶典」﹐不看卡通片的老人家怎麼會認識仙巴和丁滿呢。才媽見一才拿相機﹐喚一才拍的﹐是這隻「大笨象」。

20080418_RD1s_ESPN1317.jpg

看完劇場出來﹐依據才媽晚上向刀巴所述「排了好耐隊的」﹐是這個森林河流之旅﹐排了有成半小時。排得到隊頭﹐兩老已經沒什麼勁了。好在這個坐著就能玩的旅程末段﹐又火又水的好剌激﹐是拍照留念第二快埋位的一景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40.jpg

巡遊匯演﹐換得才媽一句﹕「唏﹐追著架車有什麼好看。」隨手一指﹐那邊咩來的﹐就去了明日世界區。吸收了入口米奇老屎頭的經驗﹐一才這回把這個太空裝拍得有咁大得咁大。

20080418_RD1s_ESPN1342.jpg

才媽見這個轉轉下的機動遊戲很感興趣﹐說沒人排隊﹐去玩啦﹐一個箭步﹐一才緊隨其後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42.jpg

明明才媽就說過﹐以前去過荔園坐咖啡杯﹐會暈的﹐所以不坐小飛象和木馬了﹐可卻對這個飛碟興致勃勃的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47.jpg

畏高的才爸﹐坐在旁邊等。才媽說﹕「你阿爸畏高﹐佢有凳坐就得。」小時候跟他們去海洋公園坐吊車﹐才爸是全程頭向上望﹐雙手捉實鐵枝﹐雙腳硬實縮在椅裡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49.jpg

坐完飛碟﹐去玩巴斯光年。上次去我們排了一個半小時﹐這次是直出直入。上次滋陰帶我們去﹐形容這個設旅為「有個area比你楂住枝槍射臨尾有分咁嚕」。一才給兩老的形容是「人人來到迪士尼都要玩一玩﹐回去兩個孫一定會問你有沒有玩」。其實一才到現在還未看Toystory﹐不知巴斯光年有什麼吸引的。在入口處給兩老介紹「呢隻叫巴斯光年」﹐進入一點有個模型﹐他們就好像已經識得咁﹐有興致拍照留念了。就像米奇老屎﹐不用知道故仔﹐認得個樣聽得個名就係囉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51.jpg

很遺憾﹐一才沒坐到前卡﹐只能拍個背面射擊圖。「有個area比你楂住枝槍射臨尾有分咁嚕」﹐沒為什麼﹐人人楂枝槍射﹐兩老又跟著射。才媽胡亂左射右射﹐才爸胡亂找點東西慢慢射﹐才爸的得分比才媽高上一倍有多﹐才媽出來很高興﹕「你睇﹐你阿爸高分咁多。」

20080418_GRD2_R0011854.jpg

出來是紀念品店。才媽形容為「買左番去就擺埋一邊」。一才在後喊才媽﹐轉身放上帽﹐才媽咔咔大笑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66.jpg

隨手執上米奇老屎﹕「影埋呢隻吖。」

20080418_GRD2_R0011867.jpg

米奇金奬音樂劇﹐眾多登場人物﹐兩老大該只認識米奇米妮老屎和唐老鴨。不過又歌又舞又有得坐﹐看兩老表情﹐已經收貨嚕。

20080418_RD1s_ESPN1301.jpg

立體電影。看前戴眼鏡﹐拍完照﹐才媽就問﹕「不是這裡看嗎﹖」err…一才心中好像也曾有過差不多的想法﹐果然是什麼阿媽就有什麼女。所有劇場都看過﹐出來﹐才爸說﹕「咁多個這個最好睇。」有點意想不到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72.jpg

零碎的表演之一﹐這個聲稱是全新原創的「歌舞青春熱跳速遞」﹐攝時間順道等等看幾分鐘﹐換來才媽說句﹕「有咩好睇。」也有好多途人視而不見的路過。

20080418_RD1s_ESPN1309.jpg

白色的石像﹐能吸引才媽看﹐還問一才﹕「係咪七個小矮人呀﹖」反之迪住黎公園門口的黑色大噴水池石像﹐人人也要拍個照的﹐才媽遠遠看到轉彎走﹕「黑媽媽﹐有乜好睇。」

20080418_GRD2_R0011868.jpg

這麼一天的行程﹐對老人家來說是很疲累的。問他們有沒有興趣看看其他的﹐都斬釘截鐵的說不用﹐要走。坐這個﹐省點腳力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75.jpg

車未開坐著等﹐神情呆滯﹐手腳軟下來了。

20080418_GRD2_R0011876.jpg

正如一開始所說﹐煙花跟一天團看過嚕﹐還要看過兩次了﹐沒什麼好看的﹐就是坐在這附近的凳上看嚕。

20080418_RD1s_ESPN1346.jpg

雖然很多人喜歡批評香港迪士尼太小沒東西玩﹐但是一才的老爸由閘口走到地鐵出口這一小段長廊已經氣喘喘。幸好香港迪士尼細呢﹐每個劇場設施走5-10分鐘就到﹐難道要一望無際走半小時才到下一個景點好嗎。

20080418_RD1s_ESPN1347.jpg

還得再感謝滋陰。沒滋陰帶一才過去一次行程順暢的滴住尼﹐一才可沒信心帶老父老母再遊的。

呵呵﹐阿豪有空找我們吃飯﹐滋陰找同學點名﹐六點半新聞時段﹐我們已聚集好。這裡是滋陰教我們來的﹐在旺角沿彌敦道向油麻地方向走﹐看到味精拉麵就過斑馬線向新填地街方向行。走得幾個街口﹐右邊有間士多﹐左邊就是了。

襯還有日光前拍個全貌﹐刀巴很快就有一個等得好久的姿勢﹐還補上一句﹐不知你要拍多久﹐早點放鬆下來錯不了。

GRD2_R0011798.jpg

旺角附近找地方好好地坐低吃飯不容易﹐不遠就有這個炭爐邊爐﹐坐街邊刀巴又有得抽煙﹐雖說是熱熱地天時﹐對著火爐間中吹陣自然風來﹐好舒服。這種舒服﹐和開大冷氣蓋棉被是兩個對立。晚上附近的舖都關門﹐加上後巷的位﹐可以無窮無盡的加台﹐就是不愁給人趕走﹐可以慢慢聊天的意思嚕。

GRD2_R0011796.jpg

出街吃飯的文越來越少。學滋陰話齋﹐女生的扑﹐不是買東西就是吃飯﹐很悶的。聽了又覺得好對﹐一張又一張食物的相﹐寫都沒什麼心機寫。

較便宜的肥牛。

GRD2_R0011792.jpg

貴一點的肥牛。

GRD2_R0011800.jpg

10蚊兩的蝦。一才上厠所時見在街邊在劏泥鯭好吸引﹐還有帶子。需要細心清洗的食物﹐要找機會偷偷來吃。

GRD2_R0011799.jpg

雞腎併金菇。

GRD2_R0011793.jpg

豬潤併粉腸。刀巴說有些粉腸洗得不夠乾淨﹐吃到有押味要自己吐出來。不過這麼多年來一才也不懂分的﹐雖然刀巴說傻的也會分﹐但是一才總是沒有覺得要吐的經驗。嘿﹐一定是這麼多年來也很好彩地沒吃到押味內臟。說到好彩﹐某天在聯華吃完東西﹐一才急屎想快點回家。這時前面的士給人家截了﹐一才正好說﹐其實一才都不算常常很好彩喇﹐這架滿有期待的的士就給截了嚕…話未說完﹐又有一架的士轉過來嚕。呵﹐一般來說﹐刀巴肚痛時﹐都是沒的士影的。

GRD2_R0011790.jpg

雙併餃。

GRD2_R0011789.jpg

魷魚。回家執相﹐刀巴說﹐這家的雙併﹐不夠單併的抵。雙併要貴十蚊﹐還有再少了一點點的。

GRD2_R0011791.jpg

逛惠康﹐看到這個﹐兒童橙味牙膏﹐還有立體貼紙送呢﹐多一個原因﹐就買了嚕。不過回家開封﹐美的貼紙原來不是很可愛﹐照也沒拍。

GRD2_R0011783.jpg

用來刷牙﹐真的很橙味呢。早上一才高興的問刀巴要不要試試﹐刀巴望也不望繼續唧平日的原味牙膏﹕「唔洗喇﹐我細個用過喇。」「乜得刀麻這麼厲害﹐識得給你買兒童牙膏呢﹖」刷牙中的刀巴﹕「唔係喎﹐我細個自己買架喎。仲跟住張宣傳紙逐款味試晒。」刀巴啷口後﹕「仲有呀﹐咁多款味﹐最唔好味就係橙味﹐菠蘿味好味好多架。」

GRD2_R0011785.jpg

最近懶人病又覆發﹐還要病得很重。一才牛一﹐刀巴問一才有什麼地方想去﹐好累不願動…近近地去個「新地方」﹐落上環街巿喝杯茶好了。好地地的﹐二人好久沒閒情試新地方了嚕。事源早幾天﹐為了一個印花﹐我們買了一期忽然一周﹐其中的飲食男女﹐就是介紹了這檔瑞記嚕。刀巴近兩年﹐越來越喜歡去「飲杯茶」。介紹的這檔瑞記﹐好近嘛﹐又街坊﹐一才愛去人家的地方扮街坊。回想一下﹐好像是第一次跟雜誌去新地方吃東西。提議來前﹐曾想過﹐怕不怕太多人呢﹐介紹說整個瑞記就得一個瑞記﹐煮野係佢寫單係佢洗碗掃地收錢都係佢﹐一腳踢的。再想想﹐去看看會不會真的多了很多人也好。

來到﹐真的好多人呢﹐瑞記忙到連日曆紙也未撕。明知有排等﹐選了右邊歎世界的位﹐搬好凳擺好陣慢慢等。

GRD2_R0011760.jpg

企圖扮街坊自己行進廚房叫野食。嗯嗯﹐嘿﹐咁就錯了啦。一次過叫太多瑞記根本不記得嘛。等不一會﹐就有飲的﹐也只有飲的。飲的來時﹐刀巴已經等得出外面抽抽煙了。

GRD2_R0011736.jpg

再坐一會。一才發現真正的街坊懂得自己進廚房拿多士。一才這個扮街坊的﹐就只懂慢慢等嚕。再不久﹐二人就被發現了還沒有吃的。二十分鐘後﹐西多﹐西多﹐誰的﹖阿姐這麼喊著。一才應著﹐另一位也應著。阿姐再問﹐誰先的﹖我們看著另一位來的嚕﹐她們來時我們就已經在喝奶茶啦。人家不說話﹐一才也就不客氣嚕﹐應阿姐一句﹐西多就到手了。慢慢煎香的西多﹐真的那裡也吃不到呢。吃過這份西多﹐回味無窮﹐再過兩天又心意意想吃西多﹐在其他茶餐廳叫一份頂頂癮﹐果然完全不一樣。差點忘了說﹐筷子刀叉瑞記沒時間洗﹐只能用牙簽囉。

GRD2_R0011739.jpg

餐蛋治也接著的到來。聞說麵包很鬆軟的﹐又真﹐一口咬落去﹐看個牙齒印多軟熟。不過傳說中的起雙飛麵包沒有嚕﹐太忙﹐說不定要待雜誌效應過後才能一試。

GRD2_R0011742.jpg

再坐一會。怎麼二人吃完還未走呢﹐坐麼久。再問﹐嗯﹐還差個牛肉米。二十分鐘後﹐牛肉米來嚕。就是好簡單的牛肉和菜一起煮的一個米粉。

GRD2_R0011757.jpg

終於吃完﹐走嚕。瑞記出來收錢。笑笑口的很親切。即使雜誌介紹後吹來一陣陣客人﹐三兩個三兩個的捲著雜誌來催命﹐但也似乎沒影響瑞記的心情。瑞記帶點疑惑的著二人得閒來飲茶﹐當然應好。平日比較少來上環﹐也是看了雜誌才懂上來的啦。明明是生面孔﹐卻帶點街坊味﹐是因為我們是近近的西環街坊唄﹐嘿﹐難怪瑞記頭上充滿問號。

雜誌一役﹐多了街外人來﹐最無辜的算是街坊熟客嚕﹐原本自成一角的地方被外人坐滿了﹐唯有坐到開邊圓台去。邊等刀巴邊陰陰嘴笑﹐一才八卦追問﹐刀巴淡淡的回了句﹕「要是有人來踩陷間聯華我都X晒鬼。」再看著那群背著LV等到臉黑黑的婆娘﹐好笑﹐明明是看了雜誌才懂摸上來的嘛﹐內文都說了等杯咖啡等件西多都至少十五分鐘的啦﹐不懂字的嗎。

日劇看多了﹐剛過去冬季日劇比較有興趣的都看完﹐看了點綜藝節目過過冷河。看黃金傳說﹐好精彩的﹐有受訪調查幾多人得出全日本TOP XX的餃子/拉麵﹐再請藝人連續食足三日﹐連續吃同一款食物食幾日﹐單看表情就知道好不好吃﹐TOP幾TOP幾也只是浮名。又有挑戰連續7日吃同一物﹐看到7日吃一千個仙貝﹐有些較特別的還有介紹﹐看得二人覺得不如買點仙貝試試﹐說不定會好味。

這晚看完隔天就去選購看似好吃的仙貝。果然﹐吃一件半件新鮮貪到﹐但也好像不夠電視看的好味嘛。千中選幾款介紹﹐胡亂去日式超巿選的拍馬不夠鬥。也有另一個可能﹐電視上的是7天都在吃仙貝﹐才有極品仙貝出現﹐要是與干炒牛河一比﹐還差得遠吧。

GRD2_R0011725.jpg

這天﹐跌打仔來看刀巴的跛手。仙貝翻開來﹐打算邊看波邊吃。跌打仔想說抱抱刀刀拍拍照﹐刀刀說很忙想看看仙貝吃吃看。

GRD2_R0011727.jpg

同日﹐在SOGO有看到試吃攤位﹐有這個不知什麼糕餅﹐有三種味﹐黃豆抹茶芝蔴。一才先試吃抹茶﹐味道很怪﹐但質地滑嘟嘟好過癮。改試黃豆﹐好吃多。再試芝蔴。味道﹐要是能分得開來﹐就比較不容易錯過好味的。買了一盒細的黃豆味捧場支持下。不過好快過期﹐細細的一盒﹐間中吃一兩件﹐到期前也吃不完﹐除非用吞的。

GRD2_R0011733.jpg

過了兩天﹐刀巴早上起來﹐想說吃一件仙貝不餓﹐結果界損嘴﹐又頂胃。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