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sh


清明﹐刀巴拜山回來﹐轉向魚街進發。說起來﹐怎麼清明會落魚街呢﹐好像說是幫毛巾仔買紫菜﹐每次說去買紫菜﹐總買了點別的回家﹐結果下次又說要去買紫菜。想是想買紫菜﹐買卻買了四尾小魚。其中兩條屬一才小缸﹐分別是蚊型石美人和斗零O。二小魚同一魚袋﹐對溫﹐藍紋和多莉早已變得白熱化的戰情﹐升溫了。多莉先是怕事躲起來﹐藍紋勇字當頭﹐已對袋中物魚視耽耽。

560_P4061042.jpg

對好溫對好水﹐如常放小魚兒到筲箕適應一下﹐還未來得及反應﹐刀巴「哇」﹐斗零O比想像中細小﹐順著水流飄走了。藍紋立刻追到實一實﹐哇﹐咬實斗零O不放口呢﹐還fing了兩下。隔天刀巴給滋陰轉述﹐得到的回應是﹐這樣是想吃掉牠喎。還好刀巴夠冷靜﹐在一才看得發呆時﹐提醒要捉回斗零O。藍紋這麼兇狠﹐即捕即決。過了一星期﹐一才替斗零O拍照﹐稍稍長大了的尾巴﹐還留著兩個牙印。

410_P4141660.jpg

OO實在是太細﹐再放回筲箕﹐轉頭又不適性的游了出來。藍紋收監﹐小缸好像風平浪靜﹐就順其自然吧。三尾魚魚一起等糧吃﹐本該很好嘛。

GRD2_R0011689.jpg

可惜﹐某天回家﹐石美人呢﹖多莉雖會間中追石美人一兩口﹐但未至於會把石美人當生口吧…找找﹐石美人原來是給嚇到跳了過蛋反那裡…這位美人第一天回家就很膽小﹐曾經一度跳到白棉隔。

GRD2_R0011767.jpg

拿開蛋反請石美人回去不得要領﹐又躲到白棉隔底…

GRD2_R0011782.jpg

領了石美人回展示隔﹐把中途的怨念轉回源頭發洩﹕捉去坐鹽。既要怕事又何苦生事呢。哎﹐這麼躲法﹐原石拿起來﹐多莉還要緊貼石底﹐一起浮上來。丫呆﹐又嬲唔落了。

GRD2_R0011769.jpg

這條怕事精﹐由尾巴0號筆也不是到現在有1號筆了﹐就從沒好端端的慢慢游給一才拍個全相。一拍﹐就是監獄證照。

GRD2_R0011778.jpg

一個缸四條魚毛﹐就有兩條在坐牢﹐被刀巴笑﹐說乾脆把個魚缸分成一隔隔就好。

GRD2_R0011770.jpg

蚊型石美人很怕事﹐住熟了也常躲在石後﹐要有飯吃才跟大伙兒上水面。所以好難得﹐能有一張拍得石美人原尾清清楚。抵家第十天﹐身型很小朋友﹐尾端尖尖的。一個月後﹐已經變成成魚石美人身型的縮小版。

410_P4141630.jpg

藍紋和多莉各先後收監兩次﹐打交情況稍為有點收斂﹐間中看斗零O不順眼才追啄一口。有飯吃﹐就不打交了。不打交﹐就有飯吃﹐這樣才是一缸魚嘛。

GRD2_R0011910.jpg

又因藍紋收監時間比較長﹐多莉現在身型比藍紋大﹐也較惡﹐心情不好時還會用她的一號筆尾掃藍紋。而且心情有夠飄忽﹐所以一才覺得她是女的。多莉還有一個特技﹐就是邊吃邊拉﹐還要不是一條條的﹐有如仙女散花般﹐不過散的﹐是屎花。

四小福住定下來﹐雖然看情況﹐要是不打搞他們﹐他們應該會健健康康的生活下去。可是一才在傑傑那裡看過白尾當大佬的風範﹐也請刀巴幫忙留意有魚到﹐等到的白尾B﹐比04/04在魚島阿姐見的還要小呢。不過白尾還未住熟﹐住久了不死才拍照多點形容好了。


2007/12/08-2008/10/31 藍吊 @傑傑
2008/03/26 藍紋 @傑傑
2008/04/04 石美人 藍圈 @傑傑
2008/05/09 白尾 @傑傑

廣告

藍地波買的藍面B剛好過不了一個月大限﹐突然暴斃﹐時間又過了一個月﹐是時候為多莉找個伴兒。原先想說去魚街買紫菜﹐卻走走走看看魚﹐看到有藍紋B 呢﹐還要有好多。真好﹐一才原先﹐就是想找條仙B 陪陪多莉。眾多藍紋B 中﹐一才挑了條細細條﹐一直給其他B 追﹐卻仍能自由自在的。太大條﹐怕會欺負多莉嘛。細條的﹐又怕多莉多事。先前的藍面B ﹐雖然身型大多莉兩個碼﹐多莉卻不怕人家﹐總是多多事幹的教藍面B 游水。細條又勇敢﹐才能陪多莉嘛。

對完水﹐藍紋沒異樣﹐困在膠兜竟然逐個窿塞進去﹐企圖找出路。幾小時後﹐一才見他這麼想出來﹐就放他出來囉。

R0011604.jpg

藍紋竄進多莉心愛的木桶﹐給驅趕了出來。這小子好厲害﹐一才把GRD貼近缸邊拍照﹐他竟然不怕﹐連多莉住了三個月都不敢游近。但是呢﹐一才看他們玩得好地地﹐刀巴卻說﹐你太少看魚打交囉﹐藍紋未住定未慣水﹐這麼快放出來給人打﹐不出一星期死硬。

R0011615.jpg

一才聽完心驚驚﹐立時拿走多莉的木桶﹐換上死珊瑚﹐又加塊格仔板﹐幫他們分房。結果呢﹐由於一才偏愛養魚苗﹐家裡兩條魚曲都能輕鬆穿過…又不過﹐算是簡單幫他們加個間隔﹐大家有一點私人空間﹐有需要才過隔離找朋友玩玩。

2A9X2890.jpg

起初以為是多莉一直追趕藍紋﹐一才還動過念頭要困起多莉罰罰她。看了幾天﹐事實是藍紋愛跑去挑釁多莉﹐多莉才是被戲弄的一角…藍紋除了經常圍繞在多莉附近擾攘外﹐還喜歡乘多莉在最愛滑水位滑水時阻路。話就話缸是分了兩邊﹐多莉愛在左邊滑水﹐藍紋愛耍多莉﹐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堆在左邊﹐只有在藍紋稍為想靜一靜﹐或是晚上睡覺時﹐才回右邊歇歇。所以正確來說﹐是多莉訓廳藍紋訓房。

2A9X2892.jpg

多莉不爭氣﹐游水不及藍紋快﹐每每被耍﹐絕不是巧合﹐一才有多張她慢人一步的證據。這堆相同時又說明了一點﹐一才挑魚的想法是太理想了﹐被追卻仍能自由自在﹐只會得一個可能吧。

2A9X2856.jpg

2A9X2879.jpg

2A9X2853.jpg

作弄歸作弄﹐兩條魚苗相處了一星期﹐算幾好朋友咁啦。畢竟魚魚在魚缸內﹐不是吃飯就是打交的了。


2007/12/08 藍吊@傑傑
2008/03/26 藍紋@傑傑

一才的小缸幾經波折後﹐跟刀巴小缸和小刀小缸一樣﹐丟吉行鹹水行了兩個月。和刀巴覺得時候差不多了﹐去魚街看看。好久沒回魚街﹐滋陰比我們去得密﹐預先告訴了我們傑傑搬了去魚街樓上舖。舊舖較遠﹐刀巴一才比較不願行去。新舖就在藍地波樓上﹐現在是逛魚街其中一個必逛點。

那天先逛一遍魚街﹐最後三個缸四條魚都是在傑傑裡買。小刀缸一條大O﹐已仙遊。刀巴缸小條小O﹐生了石但又好地地﹐暢泳中。一才缸﹐當日看不到很合心意的﹐注意力又給幾條小小三點白吸引了﹐不過沒理由又來三點白﹐多試試魚種﹐才能說得上真的喜歡。猶疑間﹐看到兩條比五毫子還要細的藍吊在互相追逐﹐就決定了。$50條﹐要兩條﹐對一才來說算是出手濶綽﹐連刀巴都有點出乎意料。

兩條小小藍吊太迷你﹐一才都不敢替他們FWB﹐只在對水時多加兩滴Myxazin﹐算是心理幫助比較大。初入缸﹐兩條魚毛還沒回魂﹐配合著一才小缸的超大水流﹐都被吸在吸水口。聽刀巴建議﹐用個龜兜吸著出水口﹐兩條魚毛才慢慢回過魂﹐正常游水。過幾天﹐兩條魚毛能追逐玩樂﹐就慢慢移開龜兜﹐百厭魚還要間中游去龜兜內玩激流。

魚口太小﹐一才要先把魚糧碌成糧碎﹐他們才吃得下。魚碎下得要魚魚有份﹐份量難免要多點。加上是小魚毛﹐試過一天只餵一餐﹐結果魚肚凹晒﹐一餵﹐魚肚像塞了舊石﹐不敢﹐又分多餐。結果﹐苔生很多很多﹐魚魚也發呆。嗯﹐減少餵食﹐就不夠分﹐惡的有得吃﹐不夠惡的就越來越弱了。難怪前輩們都叮囑只買一條魚。

啡苔生得多﹐多得都看不清魚魚狀態。時至KUF月﹐一才耍賴皮﹐嚷著跟滋陰討隻食苔螺﹐包Q﹐多麼著數。還有更著數的事﹐是包送貨﹐嘿嘿。看相﹐也能隱弱看到玻璃上的食苔螺的食之軌跡。生滿苔兩魚發呆之時﹐還以為兩條都捱不過﹐誰知一魚先支持不住﹐另一條爛身爛世﹐卻又慢慢的回復過來﹐剛好一個月﹐魚缸水好像突然清徹起來。養魚﹐總是預料不到。

雖然是爛身爛世﹐但是滿月嘛﹐還是拍個照留念嚕。一才小缸﹐還是第一次有魚養得滿月。藍吊﹐照拍出來總是紫紫的﹐藍色﹐是用Photoshop調回來的哩。小藍吊現在有五毫子大嚕。起初回家﹐魚尾細到連上下兩邊的幼幼黑色都看不到。現在一個月大﹐總算隱約看到了。

2A9X2123.jpg

2A9X2138.jpg

也記記食苔螺。食苔螺﹐總愛嚇人。回來第二朝﹐找不著﹐結果在背濾第一格綿花底找到。第三朝﹐又找不著﹐原來跑了出缸外……這天﹐又不見了﹐ 刀巴還要嚇一才﹐說不定卡了在泵底死了﹐到時要拆泵呢~直係……要貪食苔螺食苔﹐就要心血多嚕。


藍吊﹙8 Dec 2007@傑傑﹚

話說刀巴自制小缸﹐早已在上月15日出了blog。刀巴的小缸行了幾天﹐好像很不錯。一才的10″小缸﹐了無生氣﹐加上早已看個Eden501不順眼﹐總像不夠力﹐雖然它在同類型小桶濾之中﹐佔位最小﹐但木架多出來的位置﹐是白浪費了。於是﹐一才又心思思有樣學樣﹐自己想造個小缸。

度過木架﹐在魚街走了一遍﹐沒最理想的現成魚缸﹐訂造太貴﹐買個小一號的。爬文﹐爬得差不多﹐睡前想想…想想…爬起身去廚房度度現成買回來的小缸﹐度度尺﹐研究玻璃擺位。立體概念極差的一才﹐不畫個1:1圖就連自己也看不明白﹐見笑了。想得好理想﹐翌日給刀巴看看﹐刀巴看一眼﹐然後花了好多時間﹐向一才解說概念小缸的極度不可行性。嗯﹐就再想嚕…

再接再勵﹐結構更精簡。

刀巴建議﹐草圖要重畫﹐重點是「要盲的也要一看就明白的」。嘿﹐刀巴是過來人嘛。然後刀巴幫忙找公司附近的玻璃舖界玻璃﹐隔天可取。

黐好玻璃膠﹐待乾﹐刮走多餘璃膠。行一天淡水﹐再行一天鹹水﹐禮成。

10″小缸的兩條三間﹑一條青魔﹑一件奶咀葵﹐連水帶魚一起過到新缸﹐補滿鹹水。

然後是痛苦的開始…是沒心情拍照作紀錄的過程。

翌日﹐反缸了。原因不明﹐自己讓自己相信為轉缸轉得不好。

換水﹐加三條三點白進缸。初初幾小時沒異樣﹐一才看墊白棉的格仔板歪了﹐拿出來多加一截。如常上網﹐一小時不到﹐轉頭看看﹐反了。這次﹐理解成﹕一才以為白棉才行了兩天水﹐仍很乾淨﹐剪格仔板時﹐放白棉放在缸前魚魚游水那格﹐污染了水質。

又換水﹐這次膽怯﹐只敢加一條魚魚﹐以為萬無一失﹐才兩天﹐魚魚又死了。量pH NO2那些﹐都沒問題﹐苦惱。

仔細看看﹐水看上去好像有點奶白色﹐玻璃膠上有一層白膜﹐以為是間格的玻璃膠唧太多﹐刮不夠乾淨﹐黏合不好的玻璃膠碎一層層的飄出來毒死魚。幸好玻璃膠是在魚街買的無酸玻璃膠﹐理應可信﹐不然要考慮重造小缸…

dry run﹐所有伸手能刮的玻璃膠都刮得一乾二淨﹐確保沒可能是玻璃膠出問題。抹個一乾二淨﹐行一天淡水﹐沒異樣。行鹹水﹐過兩天﹐又再奶水濃起來…吼…吼…

沒辦法﹐又慢慢查資料﹐看人家差不多情況﹐又放個活性炭去吸吸。吸一天﹐好像好一些﹐水的腥味也沒有了。

好﹐又落魚。第一晚平安無事。第二晚﹐多添些水﹐翌日﹐魚死了…

思前想後﹐有點頭緒﹐找刀巴商量﹐也合理。回家大清洗﹐拆開元兇﹕士黏膠布。就是出水喉玻璃膠有點漏水﹐用士黏膠布繞幾圈封口。那個士黏膠布﹐是一才貪平在灣仔特價兩蚊店買的。先兩次曾懷疑過是士黏膠布的問題﹐但找過資料﹐士黏膠布原料可靠﹐有防酸防鹼防熱﹐就是易潔鑊塗層也是同一種原料。只是﹐沒考慮到﹐那個士黏膠布﹐夠不夠純。果然﹐拆開士黏膠布﹐有一陣鐵锈味。總算找到兇手。

重新補回玻璃膠﹐待乾﹐又是一天。魚死得夠多﹐變得不心急起來。活性炭可行﹐就索性倒光鹹水﹐重新加活性炭行幾天淡水﹐再加活性炭行幾天鹹水﹐好好吸清先前的毒物。

拿走活性炭﹐重新換上新的鹹水﹐放魚。這麼的大清洗好幾次﹐原有的硝化細菌都沒可能生存﹐也就沒可能有NO3﹐Matrix先拿走﹐免得厭氣菌沒飯吃出H2S。雖然不肯定會這樣﹐但一才不想再反缸嚕﹐慢慢養﹐他朝出滿青苔欣賞個夠才想NO3問題好了。蕃茄玩葵光景﹐變得越來越遠﹐不過魚缸還是得先要有魚。

從Q缸捉來的爛尾四間﹐自2007/09/17晚起﹐在一才的小缸生活了一個半星期。嘻﹐終於沒出問題。萬歲﹗


四間 (6 Sep 2007-29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
襯刀巴幫著問MSN的朋友拿冧買六合﹐一才又試下快快手手出個扑先。

承上文﹐二人覺得一直Q不到魚不是辦法﹐還是先加大主缸的生化過濾系統。魚從何來呢﹖就先從小刀的Q缸埋手。刀刀的Q缸直在開缸階段﹐因小刀子眼力不好﹐刀巴幫小刀選了兩條鮮色大條的吊﹐還有一個考慮因素﹐就是平。彩吊黃吊二魚住在Q缸幾天沒什麼大樣﹐就被刀巴一才拿去換換環境。只留下沒性的麼魚﹐小刀當堂有點面黑黑﹐常跑來坐在前面﹐怪責我們做乜搞他的缸。刀巴替小刀配音﹕「你們兩個偷魚賊。」

沒錯﹐兩個偷魚賊偷得兩條吊﹐主缸終於有魚。幾小時後﹐試夾紫菜﹐兩魚試咬一口﹐扮轉個圈裝作沒事再咬一口﹐一口又一口。

拿相機給他們拍拍照﹐啄呀啄。

吊總是傻兮兮﹐極討人喜。呆呆彩吊啄一口紫菜﹐游開﹐嘴邊仍吊住半片。

偷魚賊偷完魚﹐隔天去日旺添兩條大條些的魚來還給小刀﹐多養幾天﹐要是好好的﹐再偷過。魔嘛﹐狀態異常的都發放厠所缸。小刀晚上總不肯自己先睡﹐常守在魚缸前﹐生怕他去睡了﹐我們會搞他的缸。可是﹐他又不知道﹐他守著﹐我們在他面前拿他的魚﹐他也是無可奈何的﹐只能喊聲偷魚賊…


彩吊 (6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黃吊 (6 Sep 2007 – 18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
藍圈 (13 Sep 2007 – 18 Sep 2007@日旺)
粉吊 (13 Sep 2007 – 18 Sep 2007@日旺)

忙忙忙…早兩天﹐刀巴突然問一才﹕「你打算幾時去買過張凳﹖」無錯﹐肥大的一才﹐已坐到張凳不似凳形﹐但絲亳沒有外出買凳的念頭。一才自然的答﹕「要得閒d先喇。」

說忙﹐說到底都始於魚。養個魚﹐家裡早壞掉發霉的各樣都要修修﹐平日和刀巴出入魚街以外﹐就是在鴨寮街﹐再不就是家裡樓下的家品店在五金舖。刀巴的扑都在上班閒呆時出了﹐而這些時間﹐一才仍在睡﹐結果﹐扑又積了一堆。本該分開幾篇出的扑﹐來個大集合吧﹐記記就好。說了一大堆﹐仍離不開個懶字。

說回魚魚﹐四條毛巾﹐一條藍面﹐死了已兩星期。學傑詩佬話齋﹐初初養狗﹐死第一隻狗好傷心﹐死第二隻又好傷心﹐死第三隻都幾傷心﹐死第四五六隻﹐都唔係唔傷心既﹐不過無咁傷心咁囉。一才廿餘人載﹐只死過一隻狗﹐初聽未能體會傑詩佬的心情﹐現在魚死得多了﹐有點能領會了。回想一個月前﹐一才最有感情的三點白衝蛋反身亡﹐忍著不哭不哭﹐結果刀巴一說﹐一才還是哭得死去活來﹐幸得刀巴安慰一番。哭完﹐邊出扑還是邊流下淚來。隔天看回自己的三點白扑﹐仍覺難過。又記起當初和刀巴逐間魚店打聽設缸配備﹐麗堡大叔響噹噹的說﹐連死魚的勇氣也沒有﹐別學人養海水魚了。現在想來﹐是有點明白了。

藍面 (23 Aug 2007 – 31 Aug 2007@藍地球)

藍面﹐一才較愛喚他忍者﹐面上矇上一塊眼罩﹐不是忍者是什麼。這忍者﹐是23號的中午﹐刀巴一才原想找毛巾﹐專程到剛番魚的藍地波看看有沒有﹐結果沒毛巾﹐卻買了忍者回來。這是我們第一條過200大洋的魚呢。買過忍者﹐刀巴要先回公司打點一下﹐一才就回家對水﹐慢慢的認真的對﹐對了一個對。他全程都悠悠然的﹐又不怕我們﹐可是最後下q缸時﹐不小心卡到他的背鰭在筲箕。往後幾天﹐他都不怎麼活躍﹐看他他一點不怕我們﹐還會跟我們對望﹐只是神情有點冷漠﹐是不相信人了吧﹐是我們害苦了他。進缸的頭幾天﹐他都沒病沒痛﹐只是連水也不飲一口﹐最後兩天更沒躲進造流底﹐然後是靜俏俏的離開。前魚種樹﹐後魚積福。先前對不過百的小魚﹐過兜下缸沒壓力﹐都沒出過亂子。第一條二百五的魚兒﹐認真起來﹐倒是出意外。以後﹐對各大小魚兒﹐要更小心更小心的﹐同類的錯﹐不能犯上第二次。

毛巾
[大毛巾] (21 Aug 2007 – 4 Sep 2007@海洋世界)
[毛巾仔] (22 Aug 2007 – 5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[細毛巾] (24 Aug 2007 – 6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[早死毛巾] (28 Aug 2007 – 1 Sep 2007@藍地球)

毛巾﹐毛巾該是越小越好越易養越易開口﹐但我們沒買毛巾B或超小毛巾﹐幾乎都是偏大沒人會要的大小﹐最後買的兩條更是一條病病地一條被同缸魚追打。我們新手﹐存活率本來就低﹐買這些比較不像在殘害生命。不知幸還不幸﹐人家說毛巾難開口﹐尤其是大的﹐平均機率是十分一﹐但家裡四條毛巾﹐就是兩條吃粒糧吃紫菜﹐全都病死。最初買的一條﹐更不怕人﹐在厠所q﹐我們上厠所他會探頭看看﹐刀巴伸手進缸﹐還會上前啄刀巴的手。

人家養魚大師愛說舊水水靚﹐魚病不用下藥多換水自然好﹐新魚回家對溫就能下缸。大師們可能忘了新水新缸的日子﹐看著魚兒病了﹐只換水幫不了什麼忙。這晚就和刀巴下了個結論﹐主缸沒魚沒菌﹐在q缸q來q去q不出什麼來﹐沒魚能過q期。好了﹐到q到了﹐魚兒下到還未穩定的主缸﹐還是病的機會多。到時又學人家清缸沒魚run個28天﹐仍是沒魚沒菌。到又q到魚下缸了﹐魚又因生物過濾未完善病了﹐搞什麼呢﹖還是加快加魚﹐好穩定硝化細菌﹐到時再為無病痛魚缸籌謀好了。我們﹐是上網看資料看得太多﹐看壞腦了。

話說早前看討論區﹐人家討論十一間仙﹐看看相﹐又真係幾靚。人家高手也說是死硬難開口的﹐我們這些新手﹐要是有緣看到買來插個花﹐插得個幾天﹐也不算草菅魚命﹐當作吸收個經驗也好。薯不知過不了幾天﹐在海水世界看得一條﹐這些高難道﹐原先我們怕會很貴﹐卻又原來太難開口﹐才幾十。請教四眼阿哥﹐11間仙原就極難開口﹐我們幾個月水幾十大洋可一試。逛罷魚街最後一站回海水世界買﹐結果給賣掉了﹐沒緣強求不了。

又再薯不知﹐隔天上網又看說乾海番了大量十一間仙﹐星期天﹐一早﹙我們的一早是指中午喇﹚出出魚街﹐去乾海看看。我們遲來了一天﹐仍有不少11間仙在呢。刀巴錯過了海水世界的11間﹐又明知難開口﹐一選便選三條。其中﹐只有兩條狀態好的﹐另一條﹐是看了日本仔書的圖鑑﹐覺得有點像﹐買埋。11間仙真的不易養﹐付過鈔立刻回家﹐魚袋未拆開﹐便已有一條特別驚的狂跳。對水之時﹐其中兩條更跳水。好不容易﹐才安頓好三位。

三條一起﹐實在漂亮﹐好多間﹐三條魚六邊面﹐就是66間。其實他們三條﹐也不怕人﹐你望佢佢又望番你﹐看到鏡頭更會上前看看。

刀巴再詳細找資料﹐得出結論﹐是拿相機幫他們多拍幾張照好了﹐是養不活的多。待上幾天﹐給他們試餵水滋﹐看也不看﹐完全不當水滋是什麼一回事。對水滋的興味﹐比看鏡頭更低。試餵水滋的當晚﹐大家一起出白點﹐接著就是一條一條的逐日死掉。看日本仔圖鑑﹐11間是群居魚﹐適合養5條以上。養魚前輩多堅持每次只添一條魚﹐我們新手忍不得手﹐一買買三條﹐三條11間仙卻意外地比預期中長命。單獨最後死的11間比三條一起時落寞﹐不過這是主觀一廂情願的想法也說不定﹐本來一堆魚死得一條﹐剩下的也多命不久矣。

乾海一行﹐一才還選了粉吊。這粉吊雖然瘦﹐卻是很精靈。給66間試餵水滋同時﹐也給粉吊試餵紫菜﹐粉吊好開心的吃吃吃﹐發現一才看他吃﹐左閃右避的扮躲起來﹐卻又抵不住伸個魚頭出來偷看。生口果然是極壞水﹐才幾小時﹐粉吊立時出了白點﹐第二晚便支持不住了。粉吊好好笑﹐即使在半白膠兜中﹐什麼也看不清楚﹐也能樂悠悠的游﹐看他好輕鬆﹐像沒有初轉環境的壓力。唯獨吊很易生白點﹐和刀巴也有共識﹐無論魚兒如何不開口﹐也不要餵生口﹐不開口便去死吧。


粉吊 (19 Aug 2007 – 23 Aug 2007@江海)
十一間仙 [阿大、阿二、肥仔三] (19 Aug 2007 – 24,25,26 Aug 2007@江海)

後一頁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