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Do


這個骨頭是小刀最愛。找到這款骨頭之前﹐我們一直很奇怪﹐家裡的「狗」怎麼不咬骨頭。小刀很小時候就咬過原條羊脾骨﹐長大了不時會咬咬牛肋骨﹐正以為小刀不咬假骨時﹐姑媽請給小刀吃這款骨﹐小刀一試愛上。有花生味有雞肉味﹐給小刀二選一﹐小刀一定會選花生味的。有一段時間﹐就只買花生味﹐小刀卻興致減退﹐還是兩款都買﹐間著吃最好味了。

唯一問題是不易買農曆年前家裡的吃光﹐想說買些好過年﹐找遍了勝利道的旺角的銅鑼灣的寵物店都沒有﹐一直缺貨。幸好旺角的店員姐姐人好﹐留了電話﹐到貨打給我們。刀巴接電話時﹐立刻把大號的都先留下﹐嘻嘻﹐大號的以前已經不好找。怕不久後又缺貨﹐也添一點中號的。

回家﹐小刀立刻聞出有好東西。刀巴要拍照﹐骨頭太大堆﹐要堆在電視前﹐小刀可慘了﹐嗅到卻觸不到。嘿嘿的看看一才﹐給刀巴形容為在騙一才﹐的確﹐一才也覺得小刀越來越老練。好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神。

P4061057.jpg

知道一才這次不幫忙﹐小刀把眼神轉回刀巴處﹐多擺幾個甫士﹐照拍個夠﹐就有吃啦。

P4061054.jpg

有吃了有吃了﹗

560_P4061049.jpg

鞋…還未拍完嗎﹖小子踩著老媽的腳﹐心中仍只有骨頭。吼﹐幸好方才一才沒心軟先給小刀一塊。

P4061051.jpg

開吃﹐小刀咬回床上。久別重逢花生味骨頭﹐刀巴上前玩搶骨頭﹐小刀擰轉背縮在角面向牆﹐表示很忙。

廣告

旅行回來差不多兩星期﹐小刀看刀巴一才經常呆在家﹙即是寫遊記呢﹚﹐二人只坐在電腦前好悶﹐離上次遠遊又快一個月﹐表示想出去走走。怕復活節公園人多﹐選了長假期的最後一晚近近地跑跑。

落場﹐刀刀好高興﹐雖然一向跑的草地段給封了﹐說是草地保養。環看四圍草地一下﹐哎﹐看草地給人狗踩到個什麼狀況﹐就能聯想到狗用草地有多缺乏吧…

20080324_DauNightWCnoct_3791.jpg

上次沙田遠行路走得夠長﹐可沒怎麼跑個夠。今趟刀刀跑到流口水…長長的一柱口水吊著吊著…

03240033.jpg

刀巴今次出來好狠﹐不是僅僅帶Natura出來試機試片﹐還帶上Noct。待小子跑個盡興﹐再來就是要乖乖就範啦。坐好。

03240031

再坐好。

03240030.jpg

坐好﹐就是拍出這張來囉。iso 400, 1/8s, f/1。這張當然是刀巴拍的。回來看這相﹐刀巴好感動﹐還設了做牆紙。

20080324_DauNightWCnoct_3866.jpg

一才企圖用Noct幫刀巴小刀和海龜拍合照﹐焦未對好﹐刀巴小刀已經變了不耐煩臉了……還是等刀巴幫刀刀一才拍照吧。一才大食無力﹐抱小刀都不能像刀巴般捉好後腳﹐可幸小刀仍能倚著一才笑騎騎。

03240018.jpg

老刀好耐無運動﹐回家捲起來﹐拿相機拍了好幾張﹐一直眼浮浮。

03240036.jpg

香港08辦奧運﹐去年彭福就曾暫停開放一段時間。後來有得灣仔狗公園﹐彭福即使重開後﹐我們就只去過一次。早兩星期去過灣仔狗公園拍過魚眼刀刀﹐刀刀似乎不夠喉﹐這幾天又開始鬧情緒。星期天看天氣不錯﹐就和刀刀外出玩玩吧。狗公園止渴不太湊效﹐上賽馬會看看賽期表﹐沒馬跑﹐就去彭福跑跑草地吧。

鏡頭一轉﹐怎麼會是沙田婚姻登記處呢﹖原來彭福入面的香港賽馬會馬術展館﹐不知有什麼活動﹐是日彭福不准狗入。雖然在馬會官網上找不到相關訊息﹐但是門外保安說不准﹐就是不准的了吧。多辦些國際盛事﹐建立國際形象﹐好使香港揚名海外﹐成大事者不拘小節﹐理所當然顧不得蟻民民意。山長水遠坐車到來﹐在彭福門外停車場石屎地度步﹐一才很懊惱。刀刀不知就裡﹐還高興的嘿嘿嘿跟著走。還是刀巴厲害﹐想得到去城門河﹐還提了個極有趣的點子﹐先和刀刀到阿豪和豪太吉婚那裡拍個照﹐回家再寄給他們看﹐想想﹐果然比比去彭福跑步過癮。這幅牆和豪氏拍婚照時就發現﹐怎麼這麼一大個重要景點﹐當眼處的污蹟沒人抹的。四個多月後﹐農曆年也過了﹐那片污蹟仍在呢。

R0010692.jpg

Google Earth做個地圖方便說話。上方紅綠相匯點就是的士上落客位置﹐起點和終點也在這裡。中央公園上方有相機標示的﹐就是沙田婚姻註冊處﹐拍過紀念照﹐一家三口就向城門河進發﹐公園很大又不准狗入﹐唯有繞遠路沿著紅線走﹐過了瀝源橋﹐沿綠線回頭走回終點。

20080302map.jpg

剛開始不久﹐小刀還有氣有力﹐坐坐拍照仍在狀態﹐一如以往笑騎騎。

ESPN0660.jpg

一才新鏡福仔12mm﹐好濶嘛。想拍一張刀刀坐在樹下﹐以大樹作背景﹐很英偉的樣子﹐果然失敗﹐倒成了小刀倚牆侍機伏擊單車客的樣子。一才只好抵賴沒viewfinder很難掌握畫面。

ESPN0663.jpg

小刀膽小怕事﹐外出時愛跟著可靠的刀巴。這裡雖人多但路也寛﹐小刀稍為分神認錯褲腳﹐很快也能找回我們﹐就不用繫駁帶﹐賺來是大家讚「很乖啊」。

ESPN0678.jpg

人多﹐小刀專注力減退﹐絕技「坐好望鏡頭」變得不太靈光﹐一直要走回我們身邊。

ESPN0675.jpg

剛才走過的路欄杆都太高﹐走到瀝源橋盡頭﹐發現一個城門河景點拍攝地。往下走是樓梯級﹐﹙膽小﹚刀刀不敢背著坐。想法子﹐側側地坐著﹐轉彎位躲一個人壯壯膽﹐得左。聽到快門聲﹐刀刀知道任務完成﹐立即丟頭走。

ESPN0682.jpg

ESPN0683.jpg

回頭路﹐刀刀遇上老朋友。實情是老朋友認著刀刀為老朋友﹐聊聊天。沙田和沙田的人都很好呢。沿著城門河走﹐有人聚起來唱歌跳舞﹐有人釣魚﹐有人做運動熱身﹐看到有狗都很自然﹐繼續自顧自的﹐不會大驚小怪尖叫﹐甚至上前摸摸刀刀說說笑。刀刀一般不和陌生人玩﹐這天卻舔上好幾位友善的朋友﹐走到四腳發軟步姿錯亂傻笑。

ESPN0698.jpg

ESPN0700.jpg

路經公園﹐刀巴上厠所﹐著小刀站在等﹐小刀就這麼乖乖站著等﹐附近伸長頸。 過不一會﹐就發現繞路從後而回的刀巴﹐小孩總是越被捉弄越快樂。刀巴回來﹐小刀緊隨其後。一才覺得﹐小刀應該是感受到﹐一才在這裡﹐和他一樣﹐一樣的不懂路。還是跟貼刀巴有利。

R0010700.jpgR0010701.jpg

時至黃昏﹐想說有點累﹐進商場買點吃的﹐三口子坐在公地路邊找個位坐坐吃吃。商場前原來的空曠地都圍上白板﹐變得很滯人。還是坐車回家。刀刀累極﹐ 全程車依著一才休息。坐電梯回家﹐刀巴笑說﹕「你睇佢﹐眼都鯨埋。」

R0010706.jpg

回家﹐最該疲累乖乖睡覺的小刀﹐太開心﹐錯晒﹐在家裡跳上跳落嗄嗄笑。翌日﹐一才睡至中午﹐小刀比一才再睡多五六小時。再翌日﹐平日等吃最肯出力的小刀﹐坐不了幾分鐘﹐就倒回床竇睡覺囉。

這篇扑剛開寫時﹐刀巴看著「賽港得馬 刀之非福」的標題﹐啞晒。嘿嘿﹐太爛了﹐對不住。

這個新年﹐又凍又下雨﹐老刀整天捲在家﹐一動不動。天氣開始回暖﹐老狗納悶已久﹐開始鬧情緒了。這天起來天氣不錯﹐不如帶小刀去玩玩啦。看看賽期表﹐沙田跑馬仔﹐近近地到灣仔狗公園走一轉吧。吃點東西﹐回家整理相機﹐小刀察覺有街去﹐好緊張。至狗公園﹐兩點﹐天色好﹐晒晒太陽﹐暖和和的﹐小刀傻笑﹐好享受﹕「要同陽光玩遊戲﹗」

2A9X2472.jpg2A9X2483.jpg

雖然小刀生性孤僻﹐不喜歡與狗玩﹐但是狗公園﹐少不了狗嘛。一二三﹐總會圍圈嗅屁屁﹐好奇怪的自然反應。嗅歸嗅﹐刀刀每次嗅完就會站一旁看人家玩﹐遇上人家熱情上前撩玩﹐小刀就會……黑面……好嫌棄人家「煩」﹐不可愛的性格。

2A9X2550.jpg2A9X2536.jpg

2A9X2642.jpg

發傻自己隨心亂跑﹐累了﹐吹吹風。

2A9X2614.jpg2A9X2598.jpg2A9X2592.jpg

刀巴拍刀刀﹐一才又拍拍魚眼刀巴。難怪家裡早已和我們熟落﹐還會追手吃糧的魚﹐每次看著我們拿拍機﹐都會這麼害怕。魚眼下拿著相機的人﹐是這麼怪模怪樣﹐完全認不出是平日拿著魚糧﹐親切的我們。

2A9X2620.jpg

用這個魚眼拍照﹐要縮肚伸頸﹐不然就會拍到自己的肚腩和腳。不小心發現﹐相機丟在地向天拍﹐整個圈邊都是樓﹐三口子也一起拍進去﹐整個世界就只得我們。

2A9X2616.jpg

白天外遊尖咀九公﹐吃過晚飯﹐回家。休息一下﹐洗個澡﹐馬上就開始刀像試鏡行動。教友叔叔的側袋沒什麼看頭﹐內裡可是塞得滿滿的相機和鏡。

先來一張全家幅。

最近天氣冷﹐老狗刀刀愛窩在床上﹐也懶理兩部相機。一才貪著玩﹐替小刀加個牛角﹐出事。小刀翻個身﹐要舔手﹐哎唷﹐這麼一來﹐就不好拍了。一才亡羊補牢﹐用被圈實小刀﹐小刀向刀巴投訴。

小刀繼續靜坐抗議﹐一才參個頭來﹐很似吧。

投訴不果﹐小刀向惡勢低頭﹐放棄。這相﹐是一才用疊影對焦有史以來最清楚的一張。這麼一來一才能放膽選一台自己的相機和鏡頭了。

多拍幾張有了點信心﹐幫教友和刀巴拍個合照。是有點矇﹐但更值得討論的是右下方一才的腳﹐看觀景器時雙腳被鏡頭遮著﹐都看不到哩。嚴格來說﹐這是教友刀巴和一才三人的合照﹐嘻。左邊的香蕉﹐一才乘教友在﹐在士多買了一梳。刀巴不吃蕉﹐一才好多年沒吃嚕。吃一根留一根﹐剩下的騙教友帶了家。一隻蕉=一碗飯﹐不抵吃﹐偶而貪得意吃一兩隻就好。

呵﹐今天的Photo of the Day不是全家幅﹐是這張。小刀繫著太婆送的頸巾。表情爆笑﹐刀巴還連忙換回熟悉的ZM35拍。

近幾個月﹐我們家多了一隻鸚鵡﹐沒錯﹐就是鸚鵡刀。小刀愛上用刀巴的手墊頭﹐刀巴多隨他﹐還高興的叫一才看﹕「你看﹗我養了隻鸚鵡。」這次﹐一才的相機剛好放在台前﹐立即拍下來﹐這厚臉皮的小子﹐刀巴都退來擺好個帶鸚鵡出街的姿勢﹐還不肯走。

早三四年﹐刀巴一才又確實曾興起養鸚鵡的念頭﹐還取好名叫「輝輝」。找資料時﹐看過下面的笑話﹐幻想過小刀被輝輝捉弄的畫面﹐滿期待的。只是資料看多了﹐知道鸚鵡原來可以很長命﹐長命到﹐可能會比刀巴一才還要長命﹐作罷。

————–分隔線————–

某天傍晚,Cindy 下了班回到家,如同往常一樣下廚準備晚餐。
但是她卻發現廚房的水槽排水管好像堵住了,於是她打電話 給水電工 William,希望他能來幫忙修理。
William 一口就答應了,他說他會在明天下午過去 Cindy 家看看。
由於是在 Cindy 的上班時間內,因此  Cindy 告訴他: 『我會把鑰匙放在門口的踏腳墊下,你自己進來。
我有養一隻秋田犬,牠很乖,你不用擔心。 另外,我還養了一隻鸚鵡,牠是個麻煩的傢夥。
你進來的時候,不管牠跟你說些什麼。 記得!絕對不要和鸚鵡說話。』
William 聽了雖然滿腹疑惑,但還是說好。
第二天下午,William 按時到了 Cindy 的家中,進了門開始修 理廚房的水槽。
狗兒很乖,沒有叫也沒有兇他。 鸚鵡則不斷的對他說話、大叫。
剛開始 William 記得 Cindy 的囑咐而沒有理牠,但鸚鵡還是不 斷的大叫。
William 終於忍受不住了,他對著鸚鵡大吼:『 Shut up! 你這隻笨鳥!』
鸚鵡愣了一下,William 還以為自己的大吼有了一些效果。
接著,只聽見鸚鵡模仿 Cindy 的聲音說 :『 Doggy!去咬他!』 然後隻聽到廚房一陣的慘烈聲...

12/27﹐KUF打得如火如荼﹐突然﹐有人敲門。邊位﹖原來是鄰居輪小姐。說是她和同事朋友開聖誕派對﹐要不要一起吃東西。十點有多﹐但顧著打機的刀巴一才﹐還未吃飯。很吸引﹐但仍不忘問有什麼吃﹐有$&*(﹑%&#!﹑^$%#和火雞。火雞﹖一才心中閃過亮光﹐未表態﹐刀巴已深知一才心意﹐立刻答好。因為﹐答案之中﹐有火雞。一才和小刀子一樣﹐未吃過火雞﹐還要是原隻的哩。最近幾年常逛Citysuper﹐每每路過急凍櫃﹐就蹬著火雞看﹐也曾提出過想找一年買隻火雞過過節﹐可惜是火雞沒有小號的﹐買回家焗爐放不進﹐一家三口也吃不下。還有就是﹐家裡唯一一個吃過火雞的刀巴﹐說﹐味道像雞﹐但很鞋的﹐不好吃。也就一直找不到理由敗回家。

自備碗筷﹐一家三口向火雞進發﹐才三四步路,但心情就好像出征火雞一樣。一才和小刀子﹐都被火雞深深吸引著﹐還是刀巴心水清﹐回家拿來相機﹐給一才小刀拍下歷史性的一張相。這張相﹐小刀露了餡。平時常跟人說﹐我們家小刀﹐懂得看鏡頭的哩。識看鏡頭﹐要在沒引誘的情況下才成立。為了要與大大隻火雞合照﹐一才出了點力﹐捉著小刀的頭﹐看到小刀子一臉不願意嗎。這張相﹐同時也突顯了刀家草根本色﹐看到火雞旁有牌﹐印著不懂的雞腸﹐以為是高級餐廳的火雞高級叫法﹐又擺得四四正正的一起拍拍。拍完﹐才在台底找到火雞的牌。那個Panettone﹐原來是隔離的蛋糕。

幸好小刀吃東西斯文﹐總是淡淡定小心的咬﹐連怕狗的同事姐姐也夠膽請小刀吃火雞。這晚﹐小刀一子就吃了四份一隻火雞。 回家頂著肚﹐側躺在床上冧冧的睡﹐散發著超濃的肉味﹐嘆世界﹐就是這麼簡單。

我們﹐也不客氣﹐吃飽﹐又回家KUF。

後一頁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