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回來﹐懶洋洋。整理好相﹐出好blog﹐看看劇﹐時間過得好快。時至今日﹐今年的冬季日劇都看得差不多嚕。看罷愛迪生之母﹐已經有點想吃咖喱﹐再看完明日的喜多善男﹐煮咖喱的動力﹐已經推上頂峰了。我們當然不懂得像喜多善男自己磨製咖喱粉﹐新試買了日本仔的﹐還有一些基本材料。下面的﹐椰汁只用了半罐﹐花生沒用到﹐牛肋肉只用了一包﹐薯仔隔日再多買了三個。

R0011636.jpg

這趟煮咖喱﹐刀巴手有點傷﹐所以難得地一才有幫得上忙的地方﹐就是切洋葱了。 切洋葱為免太傷感﹐放進水裡切就好。不過這麼一大個洋葱放了進水裡切﹐仍隱約感到攻眼﹐要是不放進水裡可不得了。

R0011637.jpg

加一點油炒炒洋葱﹐蕃茄件丟進去。這次又忘了﹐下次蕃茄要先去皮﹐煮到後期一片片的蕃茄皮﹐逐片拉走不煩﹐留著又眼冤。

R0011642.jpg

一整包牛肋肉﹐切細片。這大兜肉可都是刀巴用單手一個人切完的﹐好厲害吧。幸好現在家裡有有次。

R0011638.jpg

再剪蘋果和雪梨。仍是刀巴的手…看至這裡﹐一才發覺有點異樣了嚕。怎麼刀巴把牛肉蘋果雪梨都切了﹐一才只切了洋葱呢。刀巴伸伸跛手﹐係嚕﹐所以咁嚕。

R0011640.jpg

肉先下一點。蘋果雪梨全下。加點肉﹐加點水﹐煮煮﹐重覆。

R0011644.jpg

還有薯仔和紅蘿蔔的﹐也切粒放進去﹐忘了拍切粒的相﹐不過差不遠吧。薯仔和肉都分好多次下﹐每次都是把料煮到差不多爛﹐再加料加水再煮。就是這麼一直煮﹐煮了兩天一夜。

R0011647.jpg

加椰汁加咖喱粉﹐就成了嚕﹐其他調味也不用下﹐自家製就是足料。放涼分小袋放冰櫃﹐對上一次經驗﹐可以吃半年不壞呢。過了半年﹐就應該要再煮嚕﹐因為吃光光了嘛。

R0011650.jpg

初煮好咖喱﹐當然要滿足一下﹐加點去骨牛仔骨煮﹐成了啖啖肉咖喱。

R0011673.jpg

足料﹐是咖喱牛仔骨﹐不是咆咑牛仔骨。

呀﹐真的很懶洋洋﹐咖喱4月9日煮﹐磨了快一星期才來出扑…轉天氣﹐總覺得腰酸背痛…

廣告

一才的牙根杜了兩個月有多。第10次覆診後﹐如常到公司找刀巴。叮﹐給一才發現了兩張小刀的狗公園的相﹐一才自然的很關心追問﹐怎麼會有這些相嗎﹐怎麼印的喔﹖左望右望公司有新printer麼﹐又無。然後﹐刀巴丟下一句﹕「我真係一d 私人空間都無。」既然給一才發現了﹐就一起去選囉。

星期天替小刀到旺角買骨頭﹐刀巴問要不要去永成看看喔。雖然一才原先打算還是不要買嚕﹐但是心思思進去看看﹐還是忍不住。刀巴還一直有帶著張SD﹐可試印。先在永成試印Canon Selphy CP740﹐再到Sony客服中心試印DPP-FP70。比較過後﹐Sony那台把小刀印得像烘燶麵包﹐小夏那張的頭髮和眼線也印成黑色一躂躂﹐倒是風景照那張環境暖和一點。價錢方面﹐因為在做特價﹐CP740在賣780送36紙﹑FP70賣900﹐是有差﹐但未至於會影響選購決定﹐都是依喜好選。一才寧願偏一點色﹐印前輕輕調調色﹐覺得這樣會比調光暗位方便。不過要是喜歡簡易直印的話﹐一般人印日常照﹐應該會喜歡FP70面紅紅多於CP740的面青青﹐尤其是老人家。而且一般人不夠光時會開閃光燈﹐問題多是太光而不是太暗﹐說不定FP70較合用。就這樣﹐家裡多了第二台printer了﹐呵。

P4061067.jpg

刀巴那邊話好多呢﹐沒法﹐一才就是好喜歡印下印下﹐次次逛電腦商場總會停下看看。是十年特赦才有得買第二台printer呢。雖然說特赦額可以留來遲點用﹐不過短期內不會有大特破吧。最近出的新型號﹐只是換了個大一點的芒﹐芒可以調角度﹐或者有執相﹐還是買舊款特價貨好。話是這樣說﹐我們也去了國美想試印Selphy ES2﹐想是得個想字﹐去到國美展銷攤﹐售貨員說沒紙了沒得試。然後向我們示試了他們亂印出來的樣辦﹐是很差勁的樣辦﹐完全沒有參巧價值。再然後一輪嘴的說了堆他們自己想說的推銷陳述。售貨員沒意圖探討顧客的疑問﹐顧客就感到有陣風從耳邊吹過。看了陳列品旁的官方樣辦﹐瞭解到所謂的「執相」﹐就是加個卡通圖案框。再再然後﹐我們走了。還是選擇相信永成哥哥介紹的﹐兩個階別的畫質一樣﹐省點錢省點位更好。

回家後第一張相印出來嚕。雖然多多少少跟出相有點差別﹐但是換來的是相面有層膜﹐不用過膠拿上手也不用就住就住。官方標示說100年不退色﹐不知是真是假﹐但永成哥哥說是60年。打了近仍有60年呢﹐要是要再打多個折﹐當作36年﹐也很好了吧。

 P4061070.jpg

背面有框紙﹐給你扮作明信片寄給朋友。一才心思思屎忽痕﹐想說不如寄寄﹐刀巴回一句﹕「要寄也是放好進信封寄啦。」一才心中的那一團火熄滅了。

這個骨頭是小刀最愛。找到這款骨頭之前﹐我們一直很奇怪﹐家裡的「狗」怎麼不咬骨頭。小刀很小時候就咬過原條羊脾骨﹐長大了不時會咬咬牛肋骨﹐正以為小刀不咬假骨時﹐姑媽請給小刀吃這款骨﹐小刀一試愛上。有花生味有雞肉味﹐給小刀二選一﹐小刀一定會選花生味的。有一段時間﹐就只買花生味﹐小刀卻興致減退﹐還是兩款都買﹐間著吃最好味了。

唯一問題是不易買農曆年前家裡的吃光﹐想說買些好過年﹐找遍了勝利道的旺角的銅鑼灣的寵物店都沒有﹐一直缺貨。幸好旺角的店員姐姐人好﹐留了電話﹐到貨打給我們。刀巴接電話時﹐立刻把大號的都先留下﹐嘻嘻﹐大號的以前已經不好找。怕不久後又缺貨﹐也添一點中號的。

回家﹐小刀立刻聞出有好東西。刀巴要拍照﹐骨頭太大堆﹐要堆在電視前﹐小刀可慘了﹐嗅到卻觸不到。嘿嘿的看看一才﹐給刀巴形容為在騙一才﹐的確﹐一才也覺得小刀越來越老練。好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神。

P4061057.jpg

知道一才這次不幫忙﹐小刀把眼神轉回刀巴處﹐多擺幾個甫士﹐照拍個夠﹐就有吃啦。

P4061054.jpg

有吃了有吃了﹗

560_P4061049.jpg

鞋…還未拍完嗎﹖小子踩著老媽的腳﹐心中仍只有骨頭。吼﹐幸好方才一才沒心軟先給小刀一塊。

P4061051.jpg

開吃﹐小刀咬回床上。久別重逢花生味骨頭﹐刀巴上前玩搶骨頭﹐小刀擰轉背縮在角面向牆﹐表示很忙。

藍地波買的藍面B剛好過不了一個月大限﹐突然暴斃﹐時間又過了一個月﹐是時候為多莉找個伴兒。原先想說去魚街買紫菜﹐卻走走走看看魚﹐看到有藍紋B 呢﹐還要有好多。真好﹐一才原先﹐就是想找條仙B 陪陪多莉。眾多藍紋B 中﹐一才挑了條細細條﹐一直給其他B 追﹐卻仍能自由自在的。太大條﹐怕會欺負多莉嘛。細條的﹐又怕多莉多事。先前的藍面B ﹐雖然身型大多莉兩個碼﹐多莉卻不怕人家﹐總是多多事幹的教藍面B 游水。細條又勇敢﹐才能陪多莉嘛。

對完水﹐藍紋沒異樣﹐困在膠兜竟然逐個窿塞進去﹐企圖找出路。幾小時後﹐一才見他這麼想出來﹐就放他出來囉。

R0011604.jpg

藍紋竄進多莉心愛的木桶﹐給驅趕了出來。這小子好厲害﹐一才把GRD貼近缸邊拍照﹐他竟然不怕﹐連多莉住了三個月都不敢游近。但是呢﹐一才看他們玩得好地地﹐刀巴卻說﹐你太少看魚打交囉﹐藍紋未住定未慣水﹐這麼快放出來給人打﹐不出一星期死硬。

R0011615.jpg

一才聽完心驚驚﹐立時拿走多莉的木桶﹐換上死珊瑚﹐又加塊格仔板﹐幫他們分房。結果呢﹐由於一才偏愛養魚苗﹐家裡兩條魚曲都能輕鬆穿過…又不過﹐算是簡單幫他們加個間隔﹐大家有一點私人空間﹐有需要才過隔離找朋友玩玩。

2A9X2890.jpg

起初以為是多莉一直追趕藍紋﹐一才還動過念頭要困起多莉罰罰她。看了幾天﹐事實是藍紋愛跑去挑釁多莉﹐多莉才是被戲弄的一角…藍紋除了經常圍繞在多莉附近擾攘外﹐還喜歡乘多莉在最愛滑水位滑水時阻路。話就話缸是分了兩邊﹐多莉愛在左邊滑水﹐藍紋愛耍多莉﹐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堆在左邊﹐只有在藍紋稍為想靜一靜﹐或是晚上睡覺時﹐才回右邊歇歇。所以正確來說﹐是多莉訓廳藍紋訓房。

2A9X2892.jpg

多莉不爭氣﹐游水不及藍紋快﹐每每被耍﹐絕不是巧合﹐一才有多張她慢人一步的證據。這堆相同時又說明了一點﹐一才挑魚的想法是太理想了﹐被追卻仍能自由自在﹐只會得一個可能吧。

2A9X2856.jpg

2A9X2879.jpg

2A9X2853.jpg

作弄歸作弄﹐兩條魚苗相處了一星期﹐算幾好朋友咁啦。畢竟魚魚在魚缸內﹐不是吃飯就是打交的了。


2007/12/08 藍吊@傑傑
2008/03/26 藍紋@傑傑

旅行回來差不多兩星期﹐小刀看刀巴一才經常呆在家﹙即是寫遊記呢﹚﹐二人只坐在電腦前好悶﹐離上次遠遊又快一個月﹐表示想出去走走。怕復活節公園人多﹐選了長假期的最後一晚近近地跑跑。

落場﹐刀刀好高興﹐雖然一向跑的草地段給封了﹐說是草地保養。環看四圍草地一下﹐哎﹐看草地給人狗踩到個什麼狀況﹐就能聯想到狗用草地有多缺乏吧…

20080324_DauNightWCnoct_3791.jpg

上次沙田遠行路走得夠長﹐可沒怎麼跑個夠。今趟刀刀跑到流口水…長長的一柱口水吊著吊著…

03240033.jpg

刀巴今次出來好狠﹐不是僅僅帶Natura出來試機試片﹐還帶上Noct。待小子跑個盡興﹐再來就是要乖乖就範啦。坐好。

03240031

再坐好。

03240030.jpg

坐好﹐就是拍出這張來囉。iso 400, 1/8s, f/1。這張當然是刀巴拍的。回來看這相﹐刀巴好感動﹐還設了做牆紙。

20080324_DauNightWCnoct_3866.jpg

一才企圖用Noct幫刀巴小刀和海龜拍合照﹐焦未對好﹐刀巴小刀已經變了不耐煩臉了……還是等刀巴幫刀刀一才拍照吧。一才大食無力﹐抱小刀都不能像刀巴般捉好後腳﹐可幸小刀仍能倚著一才笑騎騎。

03240018.jpg

老刀好耐無運動﹐回家捲起來﹐拿相機拍了好幾張﹐一直眼浮浮。

03240036.jpg

嘻嘻﹐我們愛燒野食﹐好像不用再強調。這天又相約好到笨尼家燒野食﹐但是呢﹐落雨喔。這天落雨落到下午旺角的球賽事停賽﹐我們從中午開始等﹐等到一才躺睡了兩覺﹐再一直等到雨勢暫緩﹐滋陰爭取時間透爐﹐火好了﹐雨又下了。

微雨中﹐
一才﹕「不如我幫你擔遮﹐你燒丫?」
滋陰﹕「唔得架﹐污漕架。」
一才﹕「d雨露天直接滴落d野食度﹐無經過污漕野架播。」
滋陰﹕「﹙瞪眼沉聲﹚唔得架﹐d雨溶左d污漕野架嘛。」
滋陰的說話不重要﹐但是看到他瞪眼沉聲﹐一才就知道真的不行囉。嘿嘿﹐刀巴說一才有時真的是太嗱咋了。轉戰鍚紙包菇類﹐吃了一點﹐肚更餓。為了不要屈服於將燒野食改為吃錫紙包乜乜﹐大家開始積極找出所有可用資源砌出一個雨天燒烤架。

R0011585.jpg

材料如下﹕
沒底座有開閂障礙的穿窿太陽傘×1
木梯×1
圓木柱×1
搖搖木椅×4
尼龍草 適量

R0011583.jpg

呵呵呵呵。架搭好﹐可以開燒了。雨天燒烤架﹐還附有放杯碟功能。

R0011586.jpg

這次燒烤採購部﹐多得笨尼的媽媽支持。這個鱔﹐新鮮肥美沒泥味﹐不得不拿出拍下為記。謝謝謝笨尼媽。燒白鱔沾上鰻魚汁﹐不愛鰻魚的也說讚。

R0011591.jpg

再夜點﹐炭不夠﹐笨尼滋陰買炭去。又下雨。刀巴再搭個凌空傘。這樣就不怕屈在大傘底等變粉紅人了。

R0011589.jpg

澳門女孩是很好的﹐眼訓會洗碗﹐很獨特。

回程﹐幸好預早了時間﹐坐成田特急睡著了﹐車停﹐人人下車我們又跟著下車﹐結果在Tower 2下了車。望真點﹐原來我們要去Tower 1﹐就轉免費穿梭巴士。行李寄艙時﹐刀巴說人家日本職員發現了喼面的Love Piece貼紙呢。貼紙﹐是用來貼的﹐不是用來儲的﹐再次肯定了。

還有時間剩呢。在機場到處走走。一才說﹐怎麼東京機場好像這麼落後﹐刀巴回說﹐人家機場不夠﹐就多起一個﹐不像香港的﹐起一個就要拆一個了。有得露天和日落飛機合照﹐每次出發回程必然會拍拍的照片。此時此地﹐GRd2再次宣告進入休眠狀態﹐直至回到家裡…

0311010447.jpg

飛機要坐很久﹐先吃少少野﹐穩當。

0311010450.jpg

0311010452.jpg

0311010451.jpg

躂皮地無驚無險又到登機時。睡醒幾覺﹐就回港了。橙色喼煞有介事的請地勤姐姐幫忙貼張FRAGILE﹐內裡的最受關注的其實是幾張大塚愛POSTER﹐嘿嘿。

0311010453.jpg

回到家裡有狗迎膝。小刀看來﹐比上兩次寄宿在仙狄姐姐那裡更自在。家裡小魚依然活潑健康。這都得多謝刀麻和滋陰﹐在旅行期間到會陪陪小刀餵餵魚兒。刀麻幫小刀拿著電話聽刀巴一才聲音。小刀不用寄宿之餘﹐更分得半件孖芝漢堡肉﹐皮都留給滋陰填肚。多莉沒睡醒﹐滋陰又先用一粒糧來喚醒她起床開餐﹐一才平日都沒照料得這麼周到。

謝謝刀麻。謝謝滋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