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od


自二次大戰以來錄得最早懸掛三風球的那天﹐我們路經了鵝頸橋。鵝頸橋街巿少有地很少人﹐有好靚好大隻的十蚊隻帶子﹐都沒人有心情買﹐冷清清。臨上車回家﹐一才等阿姐開榴槤﹐刀巴移過幾步﹐買了十隻帶子回家。還問一才有沒有帶相機﹐個街巿好靚呢。可惜﹐出門前想著大風雨﹐以為不會想拍照﹐就想錯了。

晚上回家夜宵洗帶子﹐隻隻大板咁大呢。

GRD2_R0011896.jpg

看回拍照日期﹐4月19日。跛了快一個月手的刀巴﹐康復進展還不錯。這陣子自29號GTA IV發售以來﹐做盡違非作歹之事。又﹐沒節制的吃完一個榴槤﹐拉了多天爛屎﹐果然要開始學人有點自覺。看罷「飲食男女」介紹新加坡專賣榴鏈的﹐幾天下來一才一直發傻說要組個榴槤團﹐似乎只能停留於嘴頭上爽癮了。

呵呵﹐阿豪有空找我們吃飯﹐滋陰找同學點名﹐六點半新聞時段﹐我們已聚集好。這裡是滋陰教我們來的﹐在旺角沿彌敦道向油麻地方向走﹐看到味精拉麵就過斑馬線向新填地街方向行。走得幾個街口﹐右邊有間士多﹐左邊就是了。

襯還有日光前拍個全貌﹐刀巴很快就有一個等得好久的姿勢﹐還補上一句﹐不知你要拍多久﹐早點放鬆下來錯不了。

GRD2_R0011798.jpg

旺角附近找地方好好地坐低吃飯不容易﹐不遠就有這個炭爐邊爐﹐坐街邊刀巴又有得抽煙﹐雖說是熱熱地天時﹐對著火爐間中吹陣自然風來﹐好舒服。這種舒服﹐和開大冷氣蓋棉被是兩個對立。晚上附近的舖都關門﹐加上後巷的位﹐可以無窮無盡的加台﹐就是不愁給人趕走﹐可以慢慢聊天的意思嚕。

GRD2_R0011796.jpg

出街吃飯的文越來越少。學滋陰話齋﹐女生的扑﹐不是買東西就是吃飯﹐很悶的。聽了又覺得好對﹐一張又一張食物的相﹐寫都沒什麼心機寫。

較便宜的肥牛。

GRD2_R0011792.jpg

貴一點的肥牛。

GRD2_R0011800.jpg

10蚊兩的蝦。一才上厠所時見在街邊在劏泥鯭好吸引﹐還有帶子。需要細心清洗的食物﹐要找機會偷偷來吃。

GRD2_R0011799.jpg

雞腎併金菇。

GRD2_R0011793.jpg

豬潤併粉腸。刀巴說有些粉腸洗得不夠乾淨﹐吃到有押味要自己吐出來。不過這麼多年來一才也不懂分的﹐雖然刀巴說傻的也會分﹐但是一才總是沒有覺得要吐的經驗。嘿﹐一定是這麼多年來也很好彩地沒吃到押味內臟。說到好彩﹐某天在聯華吃完東西﹐一才急屎想快點回家。這時前面的士給人家截了﹐一才正好說﹐其實一才都不算常常很好彩喇﹐這架滿有期待的的士就給截了嚕…話未說完﹐又有一架的士轉過來嚕。呵﹐一般來說﹐刀巴肚痛時﹐都是沒的士影的。

GRD2_R0011790.jpg

雙併餃。

GRD2_R0011789.jpg

魷魚。回家執相﹐刀巴說﹐這家的雙併﹐不夠單併的抵。雙併要貴十蚊﹐還有再少了一點點的。

GRD2_R0011791.jpg

最近懶人病又覆發﹐還要病得很重。一才牛一﹐刀巴問一才有什麼地方想去﹐好累不願動…近近地去個「新地方」﹐落上環街巿喝杯茶好了。好地地的﹐二人好久沒閒情試新地方了嚕。事源早幾天﹐為了一個印花﹐我們買了一期忽然一周﹐其中的飲食男女﹐就是介紹了這檔瑞記嚕。刀巴近兩年﹐越來越喜歡去「飲杯茶」。介紹的這檔瑞記﹐好近嘛﹐又街坊﹐一才愛去人家的地方扮街坊。回想一下﹐好像是第一次跟雜誌去新地方吃東西。提議來前﹐曾想過﹐怕不怕太多人呢﹐介紹說整個瑞記就得一個瑞記﹐煮野係佢寫單係佢洗碗掃地收錢都係佢﹐一腳踢的。再想想﹐去看看會不會真的多了很多人也好。

來到﹐真的好多人呢﹐瑞記忙到連日曆紙也未撕。明知有排等﹐選了右邊歎世界的位﹐搬好凳擺好陣慢慢等。

GRD2_R0011760.jpg

企圖扮街坊自己行進廚房叫野食。嗯嗯﹐嘿﹐咁就錯了啦。一次過叫太多瑞記根本不記得嘛。等不一會﹐就有飲的﹐也只有飲的。飲的來時﹐刀巴已經等得出外面抽抽煙了。

GRD2_R0011736.jpg

再坐一會。一才發現真正的街坊懂得自己進廚房拿多士。一才這個扮街坊的﹐就只懂慢慢等嚕。再不久﹐二人就被發現了還沒有吃的。二十分鐘後﹐西多﹐西多﹐誰的﹖阿姐這麼喊著。一才應著﹐另一位也應著。阿姐再問﹐誰先的﹖我們看著另一位來的嚕﹐她們來時我們就已經在喝奶茶啦。人家不說話﹐一才也就不客氣嚕﹐應阿姐一句﹐西多就到手了。慢慢煎香的西多﹐真的那裡也吃不到呢。吃過這份西多﹐回味無窮﹐再過兩天又心意意想吃西多﹐在其他茶餐廳叫一份頂頂癮﹐果然完全不一樣。差點忘了說﹐筷子刀叉瑞記沒時間洗﹐只能用牙簽囉。

GRD2_R0011739.jpg

餐蛋治也接著的到來。聞說麵包很鬆軟的﹐又真﹐一口咬落去﹐看個牙齒印多軟熟。不過傳說中的起雙飛麵包沒有嚕﹐太忙﹐說不定要待雜誌效應過後才能一試。

GRD2_R0011742.jpg

再坐一會。怎麼二人吃完還未走呢﹐坐麼久。再問﹐嗯﹐還差個牛肉米。二十分鐘後﹐牛肉米來嚕。就是好簡單的牛肉和菜一起煮的一個米粉。

GRD2_R0011757.jpg

終於吃完﹐走嚕。瑞記出來收錢。笑笑口的很親切。即使雜誌介紹後吹來一陣陣客人﹐三兩個三兩個的捲著雜誌來催命﹐但也似乎沒影響瑞記的心情。瑞記帶點疑惑的著二人得閒來飲茶﹐當然應好。平日比較少來上環﹐也是看了雜誌才懂上來的啦。明明是生面孔﹐卻帶點街坊味﹐是因為我們是近近的西環街坊唄﹐嘿﹐難怪瑞記頭上充滿問號。

雜誌一役﹐多了街外人來﹐最無辜的算是街坊熟客嚕﹐原本自成一角的地方被外人坐滿了﹐唯有坐到開邊圓台去。邊等刀巴邊陰陰嘴笑﹐一才八卦追問﹐刀巴淡淡的回了句﹕「要是有人來踩陷間聯華我都X晒鬼。」再看著那群背著LV等到臉黑黑的婆娘﹐好笑﹐明明是看了雜誌才懂摸上來的嘛﹐內文都說了等杯咖啡等件西多都至少十五分鐘的啦﹐不懂字的嗎。

日劇看多了﹐剛過去冬季日劇比較有興趣的都看完﹐看了點綜藝節目過過冷河。看黃金傳說﹐好精彩的﹐有受訪調查幾多人得出全日本TOP XX的餃子/拉麵﹐再請藝人連續食足三日﹐連續吃同一款食物食幾日﹐單看表情就知道好不好吃﹐TOP幾TOP幾也只是浮名。又有挑戰連續7日吃同一物﹐看到7日吃一千個仙貝﹐有些較特別的還有介紹﹐看得二人覺得不如買點仙貝試試﹐說不定會好味。

這晚看完隔天就去選購看似好吃的仙貝。果然﹐吃一件半件新鮮貪到﹐但也好像不夠電視看的好味嘛。千中選幾款介紹﹐胡亂去日式超巿選的拍馬不夠鬥。也有另一個可能﹐電視上的是7天都在吃仙貝﹐才有極品仙貝出現﹐要是與干炒牛河一比﹐還差得遠吧。

GRD2_R0011725.jpg

這天﹐跌打仔來看刀巴的跛手。仙貝翻開來﹐打算邊看波邊吃。跌打仔想說抱抱刀刀拍拍照﹐刀刀說很忙想看看仙貝吃吃看。

GRD2_R0011727.jpg

同日﹐在SOGO有看到試吃攤位﹐有這個不知什麼糕餅﹐有三種味﹐黃豆抹茶芝蔴。一才先試吃抹茶﹐味道很怪﹐但質地滑嘟嘟好過癮。改試黃豆﹐好吃多。再試芝蔴。味道﹐要是能分得開來﹐就比較不容易錯過好味的。買了一盒細的黃豆味捧場支持下。不過好快過期﹐細細的一盒﹐間中吃一兩件﹐到期前也吃不完﹐除非用吞的。

GRD2_R0011733.jpg

過了兩天﹐刀巴早上起來﹐想說吃一件仙貝不餓﹐結果界損嘴﹐又頂胃。

日本回來﹐懶洋洋。整理好相﹐出好blog﹐看看劇﹐時間過得好快。時至今日﹐今年的冬季日劇都看得差不多嚕。看罷愛迪生之母﹐已經有點想吃咖喱﹐再看完明日的喜多善男﹐煮咖喱的動力﹐已經推上頂峰了。我們當然不懂得像喜多善男自己磨製咖喱粉﹐新試買了日本仔的﹐還有一些基本材料。下面的﹐椰汁只用了半罐﹐花生沒用到﹐牛肋肉只用了一包﹐薯仔隔日再多買了三個。

R0011636.jpg

這趟煮咖喱﹐刀巴手有點傷﹐所以難得地一才有幫得上忙的地方﹐就是切洋葱了。 切洋葱為免太傷感﹐放進水裡切就好。不過這麼一大個洋葱放了進水裡切﹐仍隱約感到攻眼﹐要是不放進水裡可不得了。

R0011637.jpg

加一點油炒炒洋葱﹐蕃茄件丟進去。這次又忘了﹐下次蕃茄要先去皮﹐煮到後期一片片的蕃茄皮﹐逐片拉走不煩﹐留著又眼冤。

R0011642.jpg

一整包牛肋肉﹐切細片。這大兜肉可都是刀巴用單手一個人切完的﹐好厲害吧。幸好現在家裡有有次。

R0011638.jpg

再剪蘋果和雪梨。仍是刀巴的手…看至這裡﹐一才發覺有點異樣了嚕。怎麼刀巴把牛肉蘋果雪梨都切了﹐一才只切了洋葱呢。刀巴伸伸跛手﹐係嚕﹐所以咁嚕。

R0011640.jpg

肉先下一點。蘋果雪梨全下。加點肉﹐加點水﹐煮煮﹐重覆。

R0011644.jpg

還有薯仔和紅蘿蔔的﹐也切粒放進去﹐忘了拍切粒的相﹐不過差不遠吧。薯仔和肉都分好多次下﹐每次都是把料煮到差不多爛﹐再加料加水再煮。就是這麼一直煮﹐煮了兩天一夜。

R0011647.jpg

加椰汁加咖喱粉﹐就成了嚕﹐其他調味也不用下﹐自家製就是足料。放涼分小袋放冰櫃﹐對上一次經驗﹐可以吃半年不壞呢。過了半年﹐就應該要再煮嚕﹐因為吃光光了嘛。

R0011650.jpg

初煮好咖喱﹐當然要滿足一下﹐加點去骨牛仔骨煮﹐成了啖啖肉咖喱。

R0011673.jpg

足料﹐是咖喱牛仔骨﹐不是咆咑牛仔骨。

呀﹐真的很懶洋洋﹐咖喱4月9日煮﹐磨了快一星期才來出扑…轉天氣﹐總覺得腰酸背痛…

吃完水餃麵﹐大食仔一才仍喊肚餓﹐說﹐多吃一串牛什就夠。其實﹐向水餃麵邁進時﹐路過看到這堆牛什﹐就被吸引了﹐感受到什麼異常嗎﹖

R0010666.jpg

這家喜喜喜喜美食﹐印象中好像開了沒多久。一才找魚蛋好久﹐開初也只留意魚蛋﹐沒試的動力。不經意的﹐就在上圖找到錯處﹐為什麼會有排列整齊的牛什呢﹖要兩串「牛什唔要肺」﹐果然很好吃。阿哥一邊串牛什一邊讚嘆﹐d 腸好靚。一吃﹐呵呵﹐是真的﹐腸之外﹐蒡也好好味。

R0010670.jpg

還有圖中找不到錯的﹐就是兩個阿哥心情極佳﹐人流多的地方賣牛什一般都很忙﹐忙就多數心情不好﹐好少有能心情不減還能輕鬆聊天的。阿哥甲看到刀巴的何仙姑風褸﹐就說﹕「阿仙奴吃咩呀﹐阿仙奴好慘播。﹙傷了一個﹚今晚祖記怎麼看喔﹖」另外一位﹐就是一邊剪牛腸一邊讚嘆牛腸好靚了。看我們拍照﹐還問﹐牛什也好影的嗎﹖嘻嘻﹐好吃的牛什就好影的了。

刀巴買了OM的560﹐但家中的Wallet吃不到XD。全港跳電0.08秒後﹐刀巴的電腦火牛沒救﹐晚上回家又再外出到電腦城買火牛﹐也買了個XD>CF轉換器﹐Wallet仍認不出。刀巴上網找資料﹐XD快沒落﹐這類轉換器有兩種﹐就去黃金找另一種﹐結果找不著。

去黃金附近﹐一才想說不如吃一個豬潤米﹐走到一半又想想﹐天氣不太冷﹐又有點餓﹐最適宜試新東西。這個麵家﹐每次往來豬潤米和黃金之間﹐總會路過看到蔡潤先生和店家的合照。雖然不能單靠門外相片就認定一家食店好﹐但作為引子試吃一次﹐多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無不可。刀巴向來不太喜歡粉麵﹐一才先前在門外打量多次﹐這次又站在門外猶疑一會。刀巴近來拿相機心情就好﹐又拍師傅包水餃﹐就試試吧。

R0010664.jpg

在麵家﹐多叫河粉﹐怕麵有梘水味。門外打量時﹐有招紙貼著單買淨麵的價錢﹐就有試的原因。再﹐麵家多在門前包雲吞﹐師傅專要包水餃﹐猜是水餃比雲吞好賣嚕。進門之時﹐就決定好叫水餃麵。每張台都有一樽醃蘿白﹐水餃未來之前﹐一才左右看看打量很久﹐嗯﹐是任添的﹐嘿。台上還另外有大大枝辣醬和浙醋﹐感覺就像不用省著怕不好意思的。說穿了﹐一才就是離不開肥師奶愛貪小便宜。

R0010660.jpg

小時候一才很少外出吃飯﹐到中學時候才較多和才爸一起到茶餐廳吃飯﹐以前才爸曾在茶餐廳工作過也能成為新穎的話題。那時才爸邊加糖邊跟一才說﹐以前他做茶餐廳的年代﹐最怕就是做上海人生意﹐他們下糖一下就是半罐。潮州人多吃鹹﹐上海人多吃甜﹐這個差別﹐刀巴一才在家裡煮飯後更能確實。刀巴家煮什麼也下糖﹐還要是下很多糖。一才家只下鹽﹐偶然冬天沖熱飲想在家裡找點糖用﹐只能從廚房櫃底的陳年璃樽把受潮糖磚刮呀刮的刮點來用。早年一才初煮飯﹐刀巴就常說﹐是潮州人沒錢才用鹽﹐下少少就有味﹐上海人是下糖的。起初一才下糖都下不了手﹐刀巴一直重提下糖的重要性﹐到後來一才狠下手大匙大匙的下﹐才能煮出刀巴喜愛的肉餅。這個醃蘿白﹐印像中一才年輕時在家裡看過﹐那時不懂欣賞﹐這時見到忽然懷念起來﹐覺得應該會好味的。

R0010661.jpg

沒試過好不好吃﹐就覺得會好吃﹐一口氣下個幾塊﹐還紅椒青椒各添一片﹐幫張相加點色。從麵底撈個水餃出來﹐順道拍拍﹐執少一張相。一碗水餃麵有三大隻水餃﹐賣17元﹐抵吃﹐還要有小便宜貪﹐更抵。不過呢﹐即使不愛貪小便宜﹐路過黃金想吃碗麵﹐這也是個很好的選擇喇。

R0010663.jpg


劉森記麵家
地址﹕深水步褔榮街80號
電話﹕23863533

後一頁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