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懶人病又覆發﹐還要病得很重。一才牛一﹐刀巴問一才有什麼地方想去﹐好累不願動…近近地去個「新地方」﹐落上環街巿喝杯茶好了。好地地的﹐二人好久沒閒情試新地方了嚕。事源早幾天﹐為了一個印花﹐我們買了一期忽然一周﹐其中的飲食男女﹐就是介紹了這檔瑞記嚕。刀巴近兩年﹐越來越喜歡去「飲杯茶」。介紹的這檔瑞記﹐好近嘛﹐又街坊﹐一才愛去人家的地方扮街坊。回想一下﹐好像是第一次跟雜誌去新地方吃東西。提議來前﹐曾想過﹐怕不怕太多人呢﹐介紹說整個瑞記就得一個瑞記﹐煮野係佢寫單係佢洗碗掃地收錢都係佢﹐一腳踢的。再想想﹐去看看會不會真的多了很多人也好。

來到﹐真的好多人呢﹐瑞記忙到連日曆紙也未撕。明知有排等﹐選了右邊歎世界的位﹐搬好凳擺好陣慢慢等。

GRD2_R0011760.jpg

企圖扮街坊自己行進廚房叫野食。嗯嗯﹐嘿﹐咁就錯了啦。一次過叫太多瑞記根本不記得嘛。等不一會﹐就有飲的﹐也只有飲的。飲的來時﹐刀巴已經等得出外面抽抽煙了。

GRD2_R0011736.jpg

再坐一會。一才發現真正的街坊懂得自己進廚房拿多士。一才這個扮街坊的﹐就只懂慢慢等嚕。再不久﹐二人就被發現了還沒有吃的。二十分鐘後﹐西多﹐西多﹐誰的﹖阿姐這麼喊著。一才應著﹐另一位也應著。阿姐再問﹐誰先的﹖我們看著另一位來的嚕﹐她們來時我們就已經在喝奶茶啦。人家不說話﹐一才也就不客氣嚕﹐應阿姐一句﹐西多就到手了。慢慢煎香的西多﹐真的那裡也吃不到呢。吃過這份西多﹐回味無窮﹐再過兩天又心意意想吃西多﹐在其他茶餐廳叫一份頂頂癮﹐果然完全不一樣。差點忘了說﹐筷子刀叉瑞記沒時間洗﹐只能用牙簽囉。

GRD2_R0011739.jpg

餐蛋治也接著的到來。聞說麵包很鬆軟的﹐又真﹐一口咬落去﹐看個牙齒印多軟熟。不過傳說中的起雙飛麵包沒有嚕﹐太忙﹐說不定要待雜誌效應過後才能一試。

GRD2_R0011742.jpg

再坐一會。怎麼二人吃完還未走呢﹐坐麼久。再問﹐嗯﹐還差個牛肉米。二十分鐘後﹐牛肉米來嚕。就是好簡單的牛肉和菜一起煮的一個米粉。

GRD2_R0011757.jpg

終於吃完﹐走嚕。瑞記出來收錢。笑笑口的很親切。即使雜誌介紹後吹來一陣陣客人﹐三兩個三兩個的捲著雜誌來催命﹐但也似乎沒影響瑞記的心情。瑞記帶點疑惑的著二人得閒來飲茶﹐當然應好。平日比較少來上環﹐也是看了雜誌才懂上來的啦。明明是生面孔﹐卻帶點街坊味﹐是因為我們是近近的西環街坊唄﹐嘿﹐難怪瑞記頭上充滿問號。

雜誌一役﹐多了街外人來﹐最無辜的算是街坊熟客嚕﹐原本自成一角的地方被外人坐滿了﹐唯有坐到開邊圓台去。邊等刀巴邊陰陰嘴笑﹐一才八卦追問﹐刀巴淡淡的回了句﹕「要是有人來踩陷間聯華我都X晒鬼。」再看著那群背著LV等到臉黑黑的婆娘﹐好笑﹐明明是看了雜誌才懂摸上來的嘛﹐內文都說了等杯咖啡等件西多都至少十五分鐘的啦﹐不懂字的嗎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