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築地行﹐星期六﹐看過水產部後已經七時﹐壽司大排隊排到出牆邊。要是死硬排隊﹐看人家分享經驗﹐最長是等了三小時﹐不化算。於是﹐我們改為在第四天的清早﹐再去壽司大進發。

06:38

天氣冷很易懶床。預定鬧鐘五點響﹐響了二人都沒聽到﹐結果醒來時已是六點。到得壽司大﹐門外已排了這麼多人。驟眼看人是堆在一起﹐其實是有規律地在排隊﹐像六合彩攪珠﹐由上而下由左至右…仍看不明﹐來體驗一下就會知道的了。

R0011175.jpg

07:15

大半小時後﹐我們從第四行尾﹐排到第二行尾了囉。第四行尾看到的都是前面的人的後尾枕﹐第二行尾﹐抬頭看﹐「壽」「司」「大」三個字﹐跟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了﹗

R0011176.jpgR0011177.jpgR0011178.jpg

壽司大﹐就是這麼的高高在上。

R0011179.jpg

07:42

又再半小時﹐終於排到了第一行最尾了。方才還是這麼高高在上的壽司大﹐變得這麼的近在咫尺。排到第一行﹐刀巴一才都好興奮了。壽司師傅看到兩個胖胖傻笑﹐向我們點頭笑笑打個招呼。未坐下﹐先在外面拍拍花絮﹐待會只專心吃就行嘍。

R0011183.jpg

08:04

從早上排隊到坐下吃第一件蛋﹐就是一個半小時囉。幸運地﹐我們坐在一才心儀的師傅前。一才心儀的師傅﹐就是方才跟我們打招呼的師傅嘍。站在店外時看他握壽司半小時﹐他好厲害的﹐。一邊握壽司一邊和幾方客人交流交流的﹐照顧各人的需要。我們日文限定﹐他就間中用幾句限定英文和限定廣東話和我們交流﹐不會因為語言不通使人客﹙也就是一才啦﹚就感到受忽視。大師傅﹐原來不是威嚴的板著面後面亮出一團火的專心握壽司﹐那是看漫畫電視太多了。認真和友善﹐從來不是相違背的。

R0011242.jpg

在外面吹風好久﹐先吃件暖暖的蛋﹐嘻。接下來﹐照片就是依著吃的順序烈出來。看得出是什麼的該看得出﹐看不出的一般即使到吃了下去仍不知是什麼的。

R0011189.jpg

R0011194_1.jpg

R0011196_1.jpg

R0011199_1.jpg

R0011203_1.jpg

眾多相中﹐這個吞拿魚最能證明壽司師傅的存在價值。它充份表現了壽司不是一團白飯蓋片魚。寫多無謂﹐相信的朋友自會到來會一會吧。

R0011207_1.jpg

這個一才站外面就看很久﹐壽司放下時上面那片貝殼類生物仍有郁動的跡像﹐說得浮誇點可以說是在跳舞﹐師傅笑笑的輕輕跟我們說﹕「STILL ALIVE。」型到呢﹐一才是指師傅。又﹐師傅說﹕「北寄貝。」STILL ALIVE的跟平常見的顏色不同。

R0011211_1.jpg

R0011214_1.jpg

回來整理相片時…
一才﹕「這個我只吃到第一件有味。」
刀巴﹕「不會吧﹐味道由淺至淡的。」
一才﹕「你由左邊吃起嗎﹖我由右邊吃起。」
刀巴﹕「怎麼會﹐師傅小心奕奕的放﹐有分方向的﹐正常人自自然然會由左邊夾起。」
一才﹕「是嗎﹖右手拿筷子﹐不是自然由右邊夾起嗎﹖難怪我吃時師傅我看的樣子有點異樣。」
刀巴﹕「只要用對眼看﹐看內裡的料﹐就知道由左邊吃起啦。」
一才﹕「是嗎﹖我看﹐就會由青瓜吃起囉。我還要吃第一件覺得很濃很好吃﹐跟著的沒味﹐我還試圖再從左邊吃起。」
刀巴﹕「這麼一來﹐你看了我寫的扑沒有﹐你就是我扑裡說的先吃14再吃23的丫呆。」
一才﹕「……」
~良久~
一才﹕「你吃時沒看到我吃錯了麼。」
刀巴﹕「才沒有﹐我自己吃自己的﹐專心記著所有味道了。四件我都有吃到﹐是你沒有而已。」
一才﹕「……」

R0011217_1.jpg

這個是「蝦仔」﹐「好多好多」。回港﹐刀巴讚嘆﹐一才說﹐怎麼我吃覺得有點苦﹖刀巴﹐喔﹐說不定你吃不慣腥的﹐腥到盡頭就是這個味囉﹐好難得的。﹙也可以演繹為一才味蕾未開發啦…﹚一才自我安慰想想﹐就像吃不慣的蠔的人吧。

R0011221_1.jpg

R0011227_1.jpg

R0011231_1.jpg

接下來是自選壽司。

刀巴選的赤貝。

R0011236.jpg

一才選的魷魚。

R0011239.jpg

大滿足。臨走發現杯也是「壽司大」杯。清晨五時。嗯。

R0011241.jpg

08:49

吃飽回頭﹐看著排隊群﹐人更多了。這可是星期一的早上呢。

R0011243.jpg

回家看相。哇咧﹐刀巴拍的壽司比一才的美味太多了。刀巴說﹐沒所謂喔﹐你用我的相也可以喔。一才又不想﹐畢竟相真的反映了攝影者的心。這麼一個大早餐﹐排了一個半小時的早餐﹐每張相都用刀巴的﹐那一才寫的壽司大就什麼都不是嚕。坦白﹐一才的壽司﹐就是排了一個半小時﹐看到的吃到的壽司﹐對一才來說真是很大衝擊。攝影心態仍有夠嫩的一才﹐就是妄想包圍角度可記下壽司的好﹐每件壽司都拍個俯瞰圖﹑三七面圖﹑側面圖﹐就以為總有一張好﹐結果每張都不好﹐是很值得記下的教訓呢。以前看壽司模型﹐總認為塗光油太浮誇﹐卻原來原本的壽司是真的有這光澤﹐頂多只能說模型的光澤塗得不自然吧。

早幾天﹐刀巴跟一才說﹐你寫扑不用打開肚皮翻出屎給人家看的。一才高興回說﹐沒關係喔﹐就是給人家看﹐你看﹐有這麼多屎仍然過得這麼幸福快樂呢。是炫耀文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