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浮遊一會﹐我們找到這裡﹐是大阪燒呢。看電視﹐真的很容易上腦。看過「鐵板少女小茜」和「不能結婚的男人」﹐就說去日本時要試試人家的大阪燒。我們再怎麼去日本去得密﹐也不可能這麼快會再去大阪啦﹐在東京會一會無蝕底。門口的模型豬肉餅﹐跟本就和「鐵板少女小茜」的一樣啦﹐面頭有三片豬肉﹐可能正宗的就是這樣子﹐電視沒拍錯。錯是錯在典型模型現成買回來的模型就是這樣子﹐現實店家賣的又未必跟典型的一樣。將來再看人家門口的模型﹐要細心留意模型是現成買回來還是度身訂製的。不過這一刻﹐對不對辦也不是首要考慮的了。

R0011043.jpg

看餐牌﹐都是燒餅﹐分別在於什麼餡啦。要一個豬肉的﹑一個超級豪華雜錦的﹐可是大叔說兩個太多了﹐只要一個就夠。最喜歡會作這類提示的店家﹐不以賺錢掛帥﹐浪費食物不好嘛。換作以前﹐二人食量有夠大﹐一般都吃得下﹐現在不行了﹐只要一個。理應要個超級雜錦的﹐但是迷信電視劇的選擇﹐一才說要豬肉餅。

大叔看我們連份量也拿不準﹐就知我們不會燒啦。一才見其他客人都是自己下手的﹐大叔卻替我們主理﹐真是體貼的大叔~打從攪拌…

0308030021.jpg

到放料上鐵板… 都和「不能結婚的男人」說的很吻合。

0308030024.jpg

近看看麵漿﹐真的有空氣在內的嘛。嘿嘿﹐電視看多了。

R0011037.jpg

大叔老人家心水清﹐知二人鄉理﹐等待時機﹐教刀巴拿兩剷反轉燒餅。人家的鐵板又厚又大塊﹐跟家裡自己造的真的差太遠了嚕。像豉椒炒蜆﹐家裡沒可能炒得跟大排檔一模一樣的啦﹐只能以用料取勝。

R0011038.jpg

過程有點估不到﹐都沒一一拍下。原來人家的鐵板醬會淋在鐵板上一起加熱的﹐電視拍的時候跳了他們看來理所當然的步驟﹐我們都沒學足。開眼界了。

R0011039.jpg

次序﹕兩邊燒好>淋燒餅醬>唧沙律醬>灑木碎>灑葱碎。

0308030038.jpg

嘿嘿﹐有吃了。

R0011042.jpg

雖然不是正宗大阪大阪燒﹐但是東京大阪燒也開眼界學了不少﹐總算是試過吃過的﹐不是看電視和憑空想像囉。

看篇幅好像很早﹐離開時已是27點38分啦。在歌舞伎町真的飄浮了很久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