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巴做完咕哩回酒店﹐好在我們時間關係﹐已經一早預備好小吃。最左下角的可生吃蠔﹐在香港超級城巿要賣上九十多大洋呢﹐現在只要二百多円。右邊的小號品種八爪魚﹐在築地看過原隻的﹐不過行程關係沒買到﹐先小試一點﹐o岩食再去掃原隻的﹐不過還是覺得平日吃的大隻仔好。這一餐﹐就是我們心中有次的刀的殿堂級地位的關鍵。

R0011031.jpg

早上的拍照﹐二人雙腿有夠酸了囉。但是呢﹐星期日沒什麼能做。星期六晚﹐最適合看人家夜夜笙歌了。向歌舞伎町進發。去年煲劇﹐其中兩套是「女帝」和「夜王」﹐才聯想起頓堀那時半夜一堆男生三角陣型的操步式走法﹐我們還大想頭想過再去日本時要上去體驗一下﹐後來呢﹐就是決定來看看招牌和街邊小生就好。刀巴心情好﹐跑去裝人家小生擺姿勢﹐還說要等待麗美さん指名…有時一才覺得﹐刀麻要帶大刀巴真是不容易。

0308030003.jpg

再來經過這裡﹐日本的看機看鏡之旅正式開始囉。刀巴指著Leica III展示品說﹕「你睇下你睇下﹐我上次同你講就係呢部喇﹐你睇下幾大部﹖」

0308030004.jpg

然後又在歌舞伎町內亂走。每逢有分叉位﹐一才就指較熱鬧的方向﹐結果﹐就只是繞著中心最熱鬧的地段轉﹐這是方向白痴最大的問題。不過中心這段路找不到好吃點子﹐繞多幾圈﹐一才又發動浮遊模式﹐最後刀巴又喚醒浮遊中的一才﹐儘快找東西吃。人氣最旺的路段﹐找到這架餐車。一才有這個偏好﹐試試日本版的。

R0011035.jpg

同是一串串起一邊轉一邊加熱﹐出來的是完全不同的kebab。

0308030011.jpg

很清淡的。說是國產雞喎。還是喜歡香港的。

R0011034.jpg

說不定有中東鬼說香港的不好﹐還是喜歡老家的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