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才睡夢中﹐刀巴一早外出飲茶﹐卻又折返。開門﹐向一才揮揮手中物﹐說﹕「我在出門著鞋﹐邸差叔叔剛好上來送信呢。」2月1日零晨在阿馬遜訂的書﹐挑了一間最便宜的﹐六天後﹐收到電郵回覆4-14個工作天送到﹐多麼不直實的日子。突然﹐在沒預期的情況下﹐就到了嚕。晚上﹐刀巴解手﹐不忘帶這本寶貝享受一番。

RIMG0001.jpg

中午﹐電話響起﹐問一才有沒有信用卡欠債需要幫忙﹐正好是個溫馨提示﹕嗯﹐是時候起床了。一才的強迫上網症又發作﹐上上網﹐看人家說肥姐離逝﹐開個電視看看﹐「霍」一聲﹐全屋沒電了。看看日子﹐喔﹐大厦例行檢查﹐記錯日子﹐還以為是昨天。沒電爬上床想樂子﹐沒電有什麼玩呢…叮﹐拿出相機來﹐幫Leica Pocket Book拍拍照。

然後刀巴來電﹐說沒電﹐出街走走嚕﹐正好找刀巴刀麻喝喝茶。走時﹐刀麻跟一才說﹐你朵花好靚呢﹐像絨面。這朵花﹐說來就勁嚕﹐以為花總是一現即逝﹐它卻比一才想像中長壽。上次拍照是想說它是最燦爛一刻﹐豈料它越開越有﹐抵買。

2A9X2665.jpg2A9X2670.jpg

近來的相﹐越貼越大張﹐自己看著就已經開心點嘛。要是大家看著覺得不習慣﹐就…沒辦法了嚕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