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幾天刀巴路走得多﹐有點累﹐不想外出吃飯。晚上肚餓﹐一才就自作主張從雪櫃找點東西來煮個飯。

一才煮飯沒創意﹐平日刀巴煮一才只在旁看。到要煮時﹐就從記憶內的零碎片段就出個葫蘆來﹐偶然忘了﹐就開口問問刀巴﹐總之﹐以不太難吃就好為大前題。「不難吃」水準一般的送菜﹐小刀多會靠邊睡﹐直至收拾碗筷時才坐起來給一才一個眼神﹐示意他也不介意吃。這次﹐意外地很不錯﹐連小刀也少有地肯一直坐在旁邊等吃以示好味。

拍照做個紀念。

P1040580.jpg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