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才的小缸幾經波折後﹐跟刀巴小缸和小刀小缸一樣﹐丟吉行鹹水行了兩個月。和刀巴覺得時候差不多了﹐去魚街看看。好久沒回魚街﹐滋陰比我們去得密﹐預先告訴了我們傑傑搬了去魚街樓上舖。舊舖較遠﹐刀巴一才比較不願行去。新舖就在藍地波樓上﹐現在是逛魚街其中一個必逛點。

那天先逛一遍魚街﹐最後三個缸四條魚都是在傑傑裡買。小刀缸一條大O﹐已仙遊。刀巴缸小條小O﹐生了石但又好地地﹐暢泳中。一才缸﹐當日看不到很合心意的﹐注意力又給幾條小小三點白吸引了﹐不過沒理由又來三點白﹐多試試魚種﹐才能說得上真的喜歡。猶疑間﹐看到兩條比五毫子還要細的藍吊在互相追逐﹐就決定了。$50條﹐要兩條﹐對一才來說算是出手濶綽﹐連刀巴都有點出乎意料。

兩條小小藍吊太迷你﹐一才都不敢替他們FWB﹐只在對水時多加兩滴Myxazin﹐算是心理幫助比較大。初入缸﹐兩條魚毛還沒回魂﹐配合著一才小缸的超大水流﹐都被吸在吸水口。聽刀巴建議﹐用個龜兜吸著出水口﹐兩條魚毛才慢慢回過魂﹐正常游水。過幾天﹐兩條魚毛能追逐玩樂﹐就慢慢移開龜兜﹐百厭魚還要間中游去龜兜內玩激流。

魚口太小﹐一才要先把魚糧碌成糧碎﹐他們才吃得下。魚碎下得要魚魚有份﹐份量難免要多點。加上是小魚毛﹐試過一天只餵一餐﹐結果魚肚凹晒﹐一餵﹐魚肚像塞了舊石﹐不敢﹐又分多餐。結果﹐苔生很多很多﹐魚魚也發呆。嗯﹐減少餵食﹐就不夠分﹐惡的有得吃﹐不夠惡的就越來越弱了。難怪前輩們都叮囑只買一條魚。

啡苔生得多﹐多得都看不清魚魚狀態。時至KUF月﹐一才耍賴皮﹐嚷著跟滋陰討隻食苔螺﹐包Q﹐多麼著數。還有更著數的事﹐是包送貨﹐嘿嘿。看相﹐也能隱弱看到玻璃上的食苔螺的食之軌跡。生滿苔兩魚發呆之時﹐還以為兩條都捱不過﹐誰知一魚先支持不住﹐另一條爛身爛世﹐卻又慢慢的回復過來﹐剛好一個月﹐魚缸水好像突然清徹起來。養魚﹐總是預料不到。

雖然是爛身爛世﹐但是滿月嘛﹐還是拍個照留念嚕。一才小缸﹐還是第一次有魚養得滿月。藍吊﹐照拍出來總是紫紫的﹐藍色﹐是用Photoshop調回來的哩。小藍吊現在有五毫子大嚕。起初回家﹐魚尾細到連上下兩邊的幼幼黑色都看不到。現在一個月大﹐總算隱約看到了。

2A9X2123.jpg

2A9X2138.jpg

也記記食苔螺。食苔螺﹐總愛嚇人。回來第二朝﹐找不著﹐結果在背濾第一格綿花底找到。第三朝﹐又找不著﹐原來跑了出缸外……這天﹐又不見了﹐ 刀巴還要嚇一才﹐說不定卡了在泵底死了﹐到時要拆泵呢~直係……要貪食苔螺食苔﹐就要心血多嚕。


藍吊﹙8 Dec 2007@傑傑﹚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