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才「唔知點解」特別喜歡這類印巴食品﹐刀巴解釋這類凡是看似好玩的一才都愛。其實呢﹐食過一次看似好正宗﹐在阿士厘道的印度餐廳﹐碰過釘痛痛的﹐仍未能另一才知驚。

這次是放假睡醒﹐一才說想去逛逛188﹐不如去英皇附近的街邊檔喝杯奶茶。等小巴﹐一等﹐就等到茶檔也收了。此時﹐一才扮不驚不覺﹐領著刀巴去後街﹐說不如「隨便找點吃的」。早陣子﹐刀巴的椅子破了﹐就去了實惠買過一張﹐路經這裡時﹐一才早已瞄了一眼。說隨便找吃的﹐心裡就盤算好﹐要是沒什麼特別想吃﹐就試試這個嚕。呵~呵~

睡醒未回魂﹐一才沒帶相機﹐連電話都沒帶﹐大條道理的偷相。刀巴也沒帶GX100﹐只因剛買了noct﹐才隨袋帶著。50X1.5﹐刀巴要跑到遠遠的拍。刀巴大大隻﹐對焦又慢﹐傻的也能發現刀巴在拍照。

師傅轉薄餅皮很精采﹐看得一才雙眼發亮。刀巴大陣仗的出店外拍回來。師傅越轉越起勁﹐塊皮轉到高高的﹐翻得到好幾個圈﹐就是好型的意思。

$108餐。

店長看我們愛拍照﹐主動跟我們說幫我們拍照留念﹐很友善。拍照時﹐很認真的﹐移一移飲品﹐好讓照拍出來好看些。人家友善﹐刀巴打蛇隨棍上﹐結賬時問人家這是什麼地方的食肆﹐原來是印巴混合。又﹐問人家「好吃」怎麼說﹐是「孖咑打厘」。

回家﹐刀巴上網查了一星期﹐仍然搞不懂是什麼語言。於是﹐在個多星期後﹐一才去188前說去買個香蕉薄餅吃﹙坐著吃那天看很多人買的外賣﹚﹐沒看到店長﹐刀巴問師傳「好吃」怎麼說﹐這次變了「孖say咑」。刀巴查過字典﹐有了盡備﹐這次懂得問是什麼語系﹐是印度語還是烏爾都語﹐怎麼寫。原來呢﹐兩種話說法一樣﹐寫法不一樣﹐像是中文普通話說出來一樣﹐但有簡繁兩種寫法。我們對這方面一點點認知也沒有﹐上網要查老鼠拉龜﹐這真是長知識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