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27﹐KUF打得如火如荼﹐突然﹐有人敲門。邊位﹖原來是鄰居輪小姐。說是她和同事朋友開聖誕派對﹐要不要一起吃東西。十點有多﹐但顧著打機的刀巴一才﹐還未吃飯。很吸引﹐但仍不忘問有什麼吃﹐有$&*(﹑%&#!﹑^$%#和火雞。火雞﹖一才心中閃過亮光﹐未表態﹐刀巴已深知一才心意﹐立刻答好。因為﹐答案之中﹐有火雞。一才和小刀子一樣﹐未吃過火雞﹐還要是原隻的哩。最近幾年常逛Citysuper﹐每每路過急凍櫃﹐就蹬著火雞看﹐也曾提出過想找一年買隻火雞過過節﹐可惜是火雞沒有小號的﹐買回家焗爐放不進﹐一家三口也吃不下。還有就是﹐家裡唯一一個吃過火雞的刀巴﹐說﹐味道像雞﹐但很鞋的﹐不好吃。也就一直找不到理由敗回家。

自備碗筷﹐一家三口向火雞進發﹐才三四步路,但心情就好像出征火雞一樣。一才和小刀子﹐都被火雞深深吸引著﹐還是刀巴心水清﹐回家拿來相機﹐給一才小刀拍下歷史性的一張相。這張相﹐小刀露了餡。平時常跟人說﹐我們家小刀﹐懂得看鏡頭的哩。識看鏡頭﹐要在沒引誘的情況下才成立。為了要與大大隻火雞合照﹐一才出了點力﹐捉著小刀的頭﹐看到小刀子一臉不願意嗎。這張相﹐同時也突顯了刀家草根本色﹐看到火雞旁有牌﹐印著不懂的雞腸﹐以為是高級餐廳的火雞高級叫法﹐又擺得四四正正的一起拍拍。拍完﹐才在台底找到火雞的牌。那個Panettone﹐原來是隔離的蛋糕。

幸好小刀吃東西斯文﹐總是淡淡定小心的咬﹐連怕狗的同事姐姐也夠膽請小刀吃火雞。這晚﹐小刀一子就吃了四份一隻火雞。 回家頂著肚﹐側躺在床上冧冧的睡﹐散發著超濃的肉味﹐嘆世界﹐就是這麼簡單。

我們﹐也不客氣﹐吃飽﹐又回家KUF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