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才以前不愛吃蝦蟹﹐懶得剝。上次做節回娘家﹐家人們發現一才肯剝蝦吃﹐像發現新大陸。近得刀巴多﹐吃蟹多年。早年吃大閘黃油那些﹐知是好東西﹐硬著頭皮跟著剝﹐吃得論盡。近年吃多了﹐一次刀爺拿來超級大隻蟹﹐又清又鮮。最緊要是﹐大隻﹐肉多過瞉﹐就傻的都懂剝。像細路初認字﹐初頭字要大隻些﹐慣了才能看Arial 8。

早一兩個月﹐在鵝頸橋街巿看過難得有賣﹐但蟹肚都不白﹐不敢買﹐誰知呢頭恨那頭刀爺就給我們變出來了。最近一次的﹐比當初一才的啟蒙蟹師還要大﹐忍不住要拍個照紀念﹐出個扑做回顧也好。

看相﹐要看真點﹐看到那個十蚊銀嗎﹖

P1040502.jpg

P1040503.jpg

蟹鉗﹐拿著﹐感覺就像拿著雞髀。一才在屯門安定村長大﹐街巿旁邊有冬菇亭大排檔﹐其中一間是同鄉阿伯開的。據聞一才兒時每逢跟阿麻去阿伯那裡﹐一才就會有雞髀吃﹐這些一才自己都忘了。後來長大看相簿﹐看得一張相﹐是和阿麻一起在阿伯的排檔拍的﹐相裡的一才﹐就是拿著雞脾看﹐完全沒看鏡頭。果然﹐一才是很喜歡雞髀的。過時過節開飯前斬雞﹐雞髀必定是原隻屬我﹐哇哈﹐勁。一才有雞髀情義結﹐拿著蟹脾﹐也有癮。

P1040509.jpg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