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多食物﹐都是小時候不肯吃﹐人越大越能接受﹐甚至間中吃吃也是不錯的選擇。好多﹐也要列一下看看有多多﹕西芹﹑苦瓜﹑魚﹑芥蘭﹑唐蒿…還有就是豬潤﹐好像又不是﹐才幾樣就說得完﹐得閒要再回想一下﹐小時候﹐開始能說上是年代久遠﹐要回想了。

刀巴一才常逛黃金鴨寮街﹐深水步以往都愛去刀巴兒時跟刀巴大伯去的老式茶餐廳﹐說一吃就是廿年。以前最愛去吃件蛋撻飲杯奶茶﹐那裡又有一才偏愛的老西餅﹐可惜是近一年﹐那裡的杯總是洗不乾淨﹐有好大陣洗潔精味﹐大陣到抱著懷舊食從前的想法也彌補不到﹐漸漸少去。後來去深水步﹐多去吃個燒鵝大王。這次﹐一才從錦田坐車出來和刀巴匯合﹐一才早到又不太認得路﹐行下行下﹐由另一邊街口走來。等待之時左望右望﹐留意到這排"維記"有點不尋常﹐平日匆匆路過都沒留意到﹐內裡算很滿座﹐大家都吃著差不多的東西。

這一排維記﹐看樣子最右邊的一間是老舖。我們偏愛坐老舖﹐老舖多老臣子﹐老臣子一般都像自己人﹐不像打工﹐坐下吃東西能有他他條的感覺。

回來﹐豬潤牛肉米。第一次來﹐初來步到﹐請教阿姐﹐這裡是不是要吃豬潤米的﹖阿姐回說是豬潤牛米。二人一人一碗﹐阿姐端上兩碗米粉﹐教路落點胡椒好些。相﹐一點也不吸引﹐仔細看看﹐真的很豐盛的吶﹐刀巴一才二人都吃不完。吃得飽飽﹐聽到人家喊伽央多﹐也知自量﹐留待下次吧。

第二次再來﹐學乖了﹐一碗豬潤牛肉米﹐一件伽央多兩份分﹐份量剛好。來的是麵﹐照吃﹐因為看上去阿姐心情不好﹐錯有錯著﹐麵也不錯﹐湯夠濃﹐什麼也好味。

第三次又來﹐刀巴不想吃豬潤﹐問阿姐﹐不要豬潤是不是同一個湯的。阿姐說﹐當然不是喇﹐生滾的﹐沒叫豬潤就只有牛肉嚕。嘻﹐最後刀巴點豬潤牛米﹐一才點牛肉通﹐豬潤挑給一才﹐這麼一來﹐刀巴就有豬潤牛肉濃湯牛肉米﹐一才就有牛肉清湯豬潤牛通﹐正。同場加件伽央西多。邊吃﹐來了對情侶﹐男的吃一口米粉﹐立刻說了句「一般咋播」﹐似是慕名而來。不知介紹他來的人怎麼介紹﹐或者他原本期待著一碗有朱古力士多啤梨味的豬潤牛米。一才喜歡這豬潤牛米簡簡單單的落足料﹐就能煮出個簡簡單單的米粉出來﹐這是最不簡單的地方。

伽央多和伽央西多﹐都沒拍照﹐也就是簡單忠實的伽央多和伽央西多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