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年香港要搞奧運馬術﹐彭福要準備﹐就在06年7月尾關掉裝修。那時一才剛開始寫扑不久﹐原來一直以來去彭福玩的照片都沒出過扑﹐有關彭福的﹐就只在說為刀氏老表們訂製狗牌時﹙狗狗名牌﹚﹐約略提過要去告別。事隔一年多﹐彭福都重開了。

舊地重遊﹐拍一個照。右面那張﹐寫著彭福的開放時間﹐有需要的請自行按連結放大看。彭福是個帶狗狗玩的好地方。我們家小刀沒頭沒腦﹐只愛起個傻勁發足狂奔﹐懂得去彭福以前﹐只帶他去沙灣徑跑石屎地已極滿足。後來上網打聽﹐人家說彭福有草地﹐是好地方﹐刀巴一才計劃好久﹐怕第一次來不熟路﹐還專程邀請滋陰伯伯同行﹐挑個平日的下午時份﹐不怕有其他惡狗。

裝修多時﹐就是搞了兩條馬用路。一條都是沙石的﹐另一條﹐就是這﹐超靚草地。如何靚法﹐不用多形容﹐說說小刀的舉動就獨到。時至秋涼﹐小刀先輕快的來回跑兩圈﹐然後……就是躺在草地上吹風恰眼訓。

找到個落腳的位置﹐刀麻和姑媽未到﹐先替刀巴和小刀拍個合照。

然後刀麻和刀哥到了﹐受了刀巴影響﹐刀麻也開始了拍照。不久﹐姑媽和表弟也到﹐刀刀遠遠跑去嗅嗅確認﹐刀哥從後監察。

這張是Photo of the Day。這次一才拿來刀巴的愛鏡CY85/1.4﹐刀巴就是用這個鏡頭的不同光圈﹐拍出小刀不同味道的表情。一才一向武不來﹐一直也不敢用。這次久別彭福﹐不知哪來的動力﹐頂個硬上﹐看看有沒有機遇拍得一張半張。就一才來說﹐這已是得左。

表弟雖已至中年﹐但仍未受控﹐依舊被姑媽罰坐。

 

刀刀越老越黐身﹐最近無故扮起鸚鸝來﹐刀巴坐在電腦前﹐他就把頭依在刀巴手上。外出也一樣﹐整個身依著刀巴合起雙眼……就恰起眼訓來。刀哥上前撩玩﹐小刀懶理﹐咧嘴笑笑﹐就算。

刀哥向來是聰明的小伙子﹐受制於伸縮狗繩﹐極度不滿﹐滿腦子對策﹐奈何。

回程﹐相約好仙狄姐姐駕他麼﹐時候未到﹐先在街邊坐坐。童言無忌﹐刀刀被一位小妹妹指著說﹕係三角形架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