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澳門一才從來不怎麼感興趣。小時候跟媽媽的師奶團去過一次﹐大人都去了賭場﹐只剩一兩個大人輪班制的看守著孩子們在酒樓呆坐數小時﹐實在不知為何。長大了跟刀巴和朋友們去過﹐入賭場﹐烏煙脹氣﹐進場又要給看身份證搜袋啊的﹐有夠受氣。在賭台﹐荷官們一臉黑黑的﹐隨了買定離手外就沒其他話﹐賭錢﹐輸就輸十足﹐嬴就要被抽水﹐好好的一個一百完籌碼﹐給夾生的打散了﹐而賭台最低受注額是一百大元﹐水魚﹐再拿錢出來吧。一才不喜歡何記賭場。

和滋陰來那一次﹐是好是金莎開張不久﹐三鄉里來看看。不用查身份證﹐感受好多了﹐可是在一才喜愛的TC-1羊皮袋上狠狠的貼上圓型貼紙﹐標示不能拍照﹐最後留下圓烘。一才一直懷恨於心。不能拍照﹐說句聲就行﹐要不樹兩個警示牌就得﹐幹嗎要貼貼紙。進入﹐射燈交叉照得狠﹐進去轉一圈﹐頭就暈了。結論是﹐這是番鬼佬的風水陣﹐還不是跟何記一樣﹐在擺陣A水。

對賭場﹐一才不感興趣﹐知道會來澳門﹐也沒找這方面的資料。倒是兒童系同事﹐向為我們介紹吃牛腩邊爐的司機打聽「烕尼斯人」離羊腩邊爐近不近﹐值不值得去。犀利在﹐司機立刻說﹐當然要去啦﹐那裡很大﹐賭台一望無際﹐其他賭場比不上。聽到這麼說﹐正常人都會去會一會嚕。離開大三巴回過氣﹐就上的士來威尼斯人。威尼斯人﹐是一個地方名﹐嗯。司機載我們來﹐遠遠的就看到幾條水柱﹐司機指左指右﹐這裡一期﹐遲些兒在那裡有二期﹐那裡三期﹐好大哩。澳門人﹐似乎都在為各個美式新開賭場自豪﹐話晒﹐都係東方拉c維+c。

落車﹐不得了﹐金璧輝煌到呢﹐果然用錢堆砌出來的﹐要幾豪華有幾豪華。不能要求那些畫很有藝術氣息﹐堆起來一看就覺得好勁﹐就完滿了功用。其實﹐這裡是酒店大堂﹐旁邊有登記櫃台﹐再走長長這段路﹐就是賭場了。值得一提﹐入場﹐是掂行掂過式﹐不用查身份證﹐不用袋﹐不用貼貼紙﹐這樣才是招待嘛。

賭場入面﹐當然不能拍照嚕﹐就勉強看看一才的文字式介紹吧。賭台﹐真如司機大哥所言﹐一望無際。四人逛擺一圈﹐有個開心小發現﹐就是一些賭大小的賭台﹐最低投注額是$50﹐一才這類鄉里新手比較易出手。不過$50台是沒凳坐的。繼先逛一圈﹐後玩幾下子沒凳坐的大小﹐又逛一圈﹐再玩玩沒凳坐的大小﹐腳軟了。電腦老虎機不吸引﹐還是來扮扮賭神過過癮﹐四人就選了張21點台玩﹐原因是那位荷官妹妹笑容最甜美﹐最少額的一口一口下注﹐扮扮想﹐好不好要牌的﹐就磨得不少時間﹐多坐一會。期間﹐一名老外型男﹐問問可不可以一起玩﹐兌了$1500籌碼﹐分三注玩玩玩﹐不消一會﹐來如風去如風﹐逢的一聲﹐輸光光。腳又回了不少力﹐又可以來繞繞圈﹐看看東方拉c維+c百態。另外一位老外﹐突然狂叫﹐引得堆起人群﹐一才嚷著要上前八卦湊熱鬧。原來這老外嬴了俄羅c輪盤﹐嬴了一大堆籌碼﹐高興得狂叫起哄﹐拉圍觀的人跟他gimme 5。然後他將贏的籌碼分一半來買紅黑﹐又羸了﹐更高興。八卦完﹐走﹐玩玩﹐差不多﹐輸剩一百大元﹐一才說要去玩「潛一隻鬥大」。從前在何生的賭場玩﹐玩麻雀排九和三公那些﹐規矩多多﹐明明是在賭運﹐將牌番開來就是嚕﹐那些荷官又不准﹐要"卒"﹐未能投入。所以這裡有「潛一隻鬥大」﹐一才要留一百塊玩一舖。一玩﹐羸羸輸輸的﹐一百變了幾百﹐又再買買。開了個和﹐怎辦呢﹐原來可以揀加注繼續賭。剛學了新野﹐原來有得買和﹐一才又將贏來的一百極疏爽地買個和。這時﹐膠系同事說很少人這麼買﹐開和機會低﹐可以只買50。喔﹐這樣的嗎﹐太遲了﹐開牌了﹐哇哇哇﹐真的開個和﹐買一賠十﹐羸個彩都羸晒了﹐即時割和青。

去賭場玩﹐羸固然好﹐想不到是輸的也覺玩得暢快﹐不是輸了錢﹐只是付過入過場而已。逗留在內的四個多小時﹐都是高高興興的。旁邊的人都在輕鬆的玩﹐贏的無有殺無賠的狠勁﹐輸的也不是輸光身家要死了的模樣。閒逛幾圈﹐不時聽到荷官和賭客聊上兩句閒偈﹐說說這個位有歌聽﹐最舒服了吖。21點台的荷官妹妹﹐看我們玩過後繞了個圈回來在旁等﹐也是笑笑的指指台面﹐說句Play。坐下玩﹐我們不熟﹐不知好不好加牌﹐這時荷官長路過掉下一句﹐莊家四點最弱的了。一才連輸幾舖﹐荷官長認得我們幾個鄉里不懂玩﹐說﹐莊家旺﹐莊家有A﹐可以買個保險喔。路過一才割和青的「潛一隻鬥大」台﹐荷官哥哥認得我們﹐看一才笑笑口﹐問「怎樣喔」。整體印象﹐是來娛樂來玩﹐而不是來賭來給宰割。

坐的士離開﹐司機問我們贏很多嗎﹐笑得這麼高興﹐說來﹐賬面是輸﹐卻贏了心情。跟司機說在入面玩如何高興﹐又不抽水﹐沒屈機之感。司機這時跟我們說﹐原來現在何生的都不抽水的了。嘿﹐太遲了吧。

回來看到人家介紹﹐有建造工程介紹﹐超大型哩。有空看看﹐不過一才是飛著看的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