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09(Fri)﹐勁﹐是刀巴的公司旅行﹐這次旅行相當大規模﹐公司全員出席﹐刀巴還攜一才出席。目的地﹐是澳門。賭場相關的留在賭場的blog才說﹐落船拿地圖﹐簡單研究一下﹐就決定先吃飯。

拜五收工後出發﹐到步已入黑﹐白天好吃的都關門了。跳上的士﹐刀巴給司機形容坐露天吃葡菜的地方﹐車子停下﹐不是刀巴印象中的兜踎地方﹐是好有意境的吃提岸境的餐廳﹐看來也不好吃﹐還要等位。四人依依俄俄﹐沒有人有下車意圖﹐就請司機介紹一下。

司機是地膽嘛﹐他想了想﹐看他有點猶疑﹐就說﹐不用很靚仔的喔﹐好吃就行了喔。司機就推介「皇冠酒店」後的「海島船」﹐去嚕去嚕。這個司機看似有文有路﹐又健談﹐刀巴打蛇隨棍上﹐打聽下以前和刀爺一起吃過的羊攤子。一問﹐原來拆了﹐變了新葡京。再問﹐那吃羊的有沒有介紹呢﹖就是林記了。兩間都好﹐吃那間好呢﹐那間好吃些﹖司機又說﹐邊有得比較﹐不同風味。那結業時間呢﹖海島船關很晚﹐林記呢﹐一天劏多少隻羊就賣多少隻羊﹐賣光就沒有了。現在去還來得及嗎﹖應該可以。這麼﹐就先過林記﹐要是吃不飽才回去覆桌嚕~

下車﹐一看就知是好東西了﹐連忙謝過司機道別。吃飯總是這樣﹐能有「風味」的﹐總先加了分。就是不明白香港正苦總要拆光光鐵皮屋和大排檔。坐好﹐刀巴外出拍照﹐一才又跟尾。早幾年澳門剛回雞﹐黑幫門槍火很盛﹐一才有點怯﹐細細聲問刀巴﹐我們這麼拍照﹐怕不怕會被人打﹖刀巴淡淡定﹐不會啦﹐人家一看我們這副鄉里相﹐就知是遊客喇。係播…

話是這麼說﹐一才還是手快快的拍一兩張﹐不得不拍拍這個菜檔﹐別以為排檔一定很髒﹐近看﹐菜新鮮又洗得乾淨。我們點的唐蒿﹐嫩極﹐刀巴一才膠系同事三人吃不停﹐只是兒童系同事不喜唐蒿﹐吃兩棵邊停手。

內裡鐵皮屋貌。

羊腩煲來了﹐有點跟香港常吃的不一樣﹐少了啡啡紅紅那種東西的味道﹐不知叫什麼﹐有誰看了知道留個言教教一才。

早兩晚跟刀巴邊吃蟹邊聊﹐才說到味道就是很難用文字來形容﹐還是給大家看片看看份量﹐像吃極吃不完﹐抵吃夾大件。埋單結尾卻吃光光﹐你說好不好吃﹖另一點要留意﹐這個鍋﹐極多馬蹄﹐超讚。 同場﹐見識到了兒童系同事的聚精薈神夾馬蹄﹐一才深感佩服。

一才推介﹕雞腸。廟街有檔雞腸粥﹐和刀巴二人由大叔推車仔年代吃到上舖﹐看看遲些天氣涼些去吃吃好又回來寫個blog。

 

其他還有點很多火鍋料﹐沒什麼特別﹐隨個人喜好點而已。倒是要留意原鍋羊腩煲已有大量枝竹和蘿蔔﹐這點我們事先不知道﹐有點失策。吃個飽飽﹐埋單三百多﹐四個同時讚超抵。單是八枝蔗汁已是八十大洋喇。

此行最後﹐我們沒去海島船﹐不知好不好吃﹐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叫「海島船」。先這麼記下了﹐下趟晚上過澳門想不到吃什麼去試試嚕。地址自己click相看吧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