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行第二站是吃牛什。

大排檔出來﹐站在街邊也等了一陣子的士﹐關尾嘛﹐較難截車。上得車﹐跟司機說「手信街吃牛什的」就成。想確定些﹐憑相認車認人嚕。第一次刀巴帶一才和滋陰來吃這個好東西﹐好味﹐但有點辣辣的沒東西喝很辛苦﹐對面自稱手信店的士多﹐喝的沒什麼選擇﹐可憐。今次有備而戰﹐林記的蔗汁不錯﹐每人自備一枝﹐這趟無有怕。

牛什的相怎麼看都不吸引﹐黑漆漆。牛腸那一串﹐也因為相機的防手震功能未能惠及拿牛腸的人手震﹐還是放棄。拍一張公司仝人吃牛什圖作個紀念吧。

街邊檔﹐想吃什麼就叫什麼嚕。站在檔旁觀察﹐就能發現「一串乜乜」以外﹐不少街坊都是叫「廿蚊牛什」的。脆肺是刀巴推介。埋尾﹐例必加一串生根。

要怎樣才能形容明記牛什是何等美味呢﹖首先﹐滋陰最怕吃「污漕」的東西﹐內臟一般是不會吃﹐上次一起來﹐就幾乎是三人嘴不停的當晚餐吃飽。另外﹐香港牛什都沒有那間特別好吃﹐吊起癮來﹐有時會和刀巴忽發其想﹐想說不如坐船來澳門吃﹐只是礙於二人來回船票便要六百多﹐還是打了退堂鼓。

最後﹐又想記下兒童系同事的苦況。兒童系同事吃量很少﹐經歷完林記羊腩煲﹐來到明記之時已飽到撐﹐只能神情呆滯的哽下每款一點點﹐很口憐的說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