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尾﹐刀爺拿來幾隻大閘蟹﹐又是一年。去年黃油靚﹐可一不可再﹐刀巴盡情的把黃油吃個夠﹐相比之下﹐大閘不夠鬥﹐刀巴都沒花心神理會﹐放在一旁由得一才處理﹐得出舊年一才有個「初蒸大閘蟹」獨家主題。

事隔一年﹐今年夏天夠熱﹐卻在臨近尾聲下了個大雨﹐使得刀爺刀巴沒心機。過了黃油的季節﹐倒了大閘的季節﹐今年大閘蟹靚﹐刀巴說蟹的笑容又回來了。四目隻投﹐今年大閘靚﹐蒸要認真一點先得。死﹐忘了怎麼蒸﹐今年的大閘蟹有紫蘇葉﹐不用去買﹐沒得問阿姐。說了一輪廢話﹐就是想說﹐一才去年有寫blog﹐有詳細的紀錄哩﹐厲害不厲害﹗

重覆﹐今年大閘靚﹐刀巴有點認真﹐說蟹吃就吃得多﹐揀卻是門外漢。問起刀爺其實蟹該怎麼揀﹐就得到刀爺獨家傳授的秘笈。其實刀巴那裡有很詳細的解說﹐不過一才發現﹐一才常說所有資料刀巴裡都有﹐自己不說﹐都只給條link﹐結果一才的訪客都跑去刀巴那裡﹐一去不回頭﹙一才幻想的…﹚﹐弄得一才這裡都沒幾個click﹐還是自己多打點字好了。

說就說是秘笈﹐其實幾行字就說得完﹐倒是聽完懂不懂分又是另一回事﹐人總要多吸收點經驗。

毛要金。金色的毛才是大閘蟹﹐不然就是毛蟹充來騙人的。看真點﹐一才都沒給「毛」拍個超大頭﹐自己click相放大看噜。九月圓十月尖﹐是分公娜。肚要白。白就是水靚﹐水質好雜味嚕。與其執著於那個鐳射標簽﹐不如看蟹的成長水質囉。標簽有假﹐肚白假不了。說不定將來有奸商幫蟹漂白﹐到是先算了。轉述刀爺的話﹐水靚尼斯湖都無所謂嚕。

 

還有一點最難的﹐就是要墜手。 下面兩張相是十月尾拍的﹐同一批蟹﹐就差了25克。今天刀巴上去幫刀爺的三隻小狗拍照﹐拿回幾隻蟹﹐也稱稱﹐253克。小小的一隻蟹﹐看上去大小差不多﹐重量卻可以差到這麼多﹐幻想一下那幾十克全是羔……呵。小刀子是現實的﹐蟹未熟先香﹐生out out還在噴泡﹐已經很香﹐引得小刀當不了山賊﹐一直坐在旁著我們快點去蒸。

今次刀巴有問刀爺要如何蒸﹐紫蘇葉放哪裡才對。得出的結論是﹐傻仔﹐蟹靚放爐底蒸都得。今趟就隨便舖在蟹面。一般蒸15-20分鐘。我們家沒大鐵碟﹐只有這個超厚身的大白瓷兜﹐多蒸5分鐘。

撥就紫蘇葉又來個特寫﹐這張拍到金毛了。刀刀眼定定望著。

蒸熟拆開又拍拍。這批蟹213克那隻最重﹐一才認著﹐結果213克那隻真的最靚﹐羔又多又黃。 邊寫blog邊想著雪櫃入面253克那一隻﹐嗯﹐有點期待。

再蒸﹐紫蘇葉還是放水中好了﹐連撥開也不用嘛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