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韓國餐廳吃飯﹐刀巴一才愛點牛肋骨﹐貪其有得吃有得拎。吃完﹐把兩舊骨打包回家﹐刀刀最愛。多吃了﹐和泡菜牛肉鍋一樣﹐刀巴又開始在家研製一番。

雪藏牛肋骨買回來﹐一舊骨連著片長長的肉卷起﹐不用自己切﹐醃則要自己來。醃時原來一才沒拍照﹐也懶得偷相﹐想看要去刀巴那裡找。重要醃料之一﹐大蒜﹐很難買。差不多樣子在街巿有賣的﹐都是京葱。要去番鬼佬超巿才有賣﹐還要很貴﹐要廿多蚊一棵。量用得多﹐還是去韓國街買好﹐一大扎﹐才四十。

煎完﹐不好看﹐黑黑的﹐不過好吃﹐加多個鳥冬﹐又是極豐盛的夜宵。烏冬上的紫菜﹐現成買來﹐洒上麵上﹐好味道。為相片好看﹐酒上「適量的」﹐相影完﹐再洒一堆﹐不好看﹐不過好吃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