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來出街吃飯多波折﹐連吃了一段日子的明記﹐都出事﹐肚子長谷一肚氣的刀巴﹐的起心肝說要多在家吃飯了﹐這樣我們又在家裡煮吃了。

刀巴想醃牛肋骨﹐要用大蒜﹐想說到樓下街巿買﹐才知那是京葱牛肉的京葱﹐還是要去citysuper買。買完大蒜﹐又想說隨便到旁邊的food court吃點什麼﹐進去不久﹐星期日人很多﹐怕怕。

由時代廣場出來﹐一才又貪得意想吃吃阿拉丁﹐正要過馬路﹐對面那些換了大玻璃的唐樓﹐閃著Maid Date字樣﹐眼前一亮。 

這陣子﹐除了興在家吃外﹐也興在家看日劇﹐剛看探偵學園不久﹐志田未來的其中一個女僕裝份﹐實在卡哇依。港版女僕卡飛﹐抄不足是早預料了﹐湊湊熱鬧也是好的。這一著﹐連刀巴也估不到哩﹐勁勁勁~

跟著箭咀所指﹐來到大厦﹐呵﹐是一個驚喜呢。前排聊天刀巴說到小時候跟刀爺上班的工廠﹐進電梯要先打一度門﹐後趟一度閘﹐一才聽著覺得新鮮﹐誰知過不久﹐就有機會試試嚕。原來舊式電梯﹐近近地銅鑼灣也有。嘻﹐一才一向大鄉里。

找到門號﹐看看門外招牌﹐就知不能對吃的有所要求﹐簡單能有吃的就好。問問有沒有飯吃﹐有﹐就大膽進去。坐下﹐女僕上前先喊一聲主人﹐哇咧﹐毛管有點棟心有點寒﹐不過女僕卡飛嘛﹐涼涼就爽爽囉。桌上還有個鈴鈴﹐不過一才沒帶相機﹐只用手機充當拍攝﹐連沒拍到都沒留意﹐不好意思了。雖然有點難為情﹐輕輕搖一搖那個鈴鈴﹐真的有女僕聽到﹐前來幫我們下菜單﹐好玩。刀巴動了個歪念﹐企圖大力搖那玩兒﹐誰知那東西早有個木波卡著﹐計劃失敗。嘿﹐可能先前已有百厭仔耍過。

東西來了﹐別以為叫肉醬意粉和蛋包飯就很穩陣。吼~一才先吃意粉刀巴先吃蛋包飯。意粉很up﹐不過一才很肚餓﹐還是吃了一半。刀巴揭開塊蛋﹐就著一才幫忙拍個照﹐一才一看﹐笑了﹐要拍﹐就是因為那只能說是蛋蓋飯。刀巴又吃了一半﹐二人交換。哇咧﹐刀巴怎麼能把這個蛋蓋飯嚥下一半呢﹐猶疑間…
刀巴問一才﹕「塊芝士你吃了不覺有問題嗎﹖」一才坦白回應﹕「很肚餓﹐只隨便吞下了肉和意粉﹐那pat芝士我沒吃過﹐不過那個意粉很up。」刀巴又說﹕「難怪你沒出聲﹐塊芝士變了的﹐至於意粉﹐都說你用字不盡﹐這些叫縮﹐不是up。」
接下來﹐交換很的飯和意粉﹐用雞肉串作送﹐閉氣多吞幾口﹐不太餓﹐就放下了。這個雞肉串﹐在一個吃東西的地方有人客覺得是最好吃的一味﹐有點可憐。

邊吞飯﹐鄰桌來了幾個男的﹐搖個鈴鈴﹐女僕都在空忙﹐結果跑來了個男的幫忙點菜﹐幾人樣子有點點失落。回家找找宅男們的blog﹐原來男的叫管家…

飲的都沒拍﹐一才的凍檸茶﹐只飲了兩口。味道很怪﹐是酸的…明明檸茶有酸味很正常﹐但此酸不同彼酸﹐是酸縮的酸。還是刀巴精叻﹐叫了凍檸水少甜…

吃完﹐走﹐電梯到﹐出來一位小妹﹐幫忙拉著電梯門﹐客氣的問著﹕「主人﹐你地係咪黎過架喇﹖」原來小妹認錯人﹐簡簡單單的不造作﹐雖不靚但也能算作卡哇依﹐是乖巧一類。離開﹐一才對女生要求低一點﹐覺得幾位女僕不至於很差﹐只是吃的太過份。倒是刀巴碎碎唸﹕「那個女僕身型有我咁肥大吖。」「我沒想過﹐我要仰高頭同一個女僕講野。」 不餓﹐走回citysuper行街買東西回家煮﹐抬頭又看到阿拉丁的招牌﹐怎麼我不照原先所想去吃個阿拉丁呢…

仍在往citysuper的途中﹐刀巴抽了一根煙﹐這是少有地一才羨慕刀巴有抽煙習慣的一刻。落一層夫手電梯﹐左看右看﹐都沒辦法。遠遠望到滿記﹐叮﹐就進去吃個榴槤班戟﹐咁就癖晒d味啦…哈﹗哈﹗哈﹗

~完~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