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豪9月28號吉婚﹐是大日子。刀巴一才的朋友當中﹐我們會去飲而又肯結婚的﹐數來數去數不到第二個。

預定日子前兩星期﹐就不時看看月曆﹐倒數﹐期待。期待歸期待﹐人生難得期待的一兩個婚禮﹐不能讓主人家失禮﹐平日爛躂躂的一才﹐在最後倒數幾天﹐認認真真的去買整整齊齊的衫褲鞋襪。沒法﹐大鄉理嘛﹐草根就是這樣﹐見笑了。一才現在極肥大﹐畢竟這幅身形﹐買衫褲要穿得下已不易﹐還要開心整齊又不能太搶眼﹐真的要花點心思腳力。首天買不到合適的﹐極氣餒﹐買衣服是一才最怕的事﹐又幸得刀巴支持﹐這可是阿豪結婚所以才去買衣服的﹐就心情回升了。

到正日﹐就是晨早起床清新開朗﹐天氣又好﹐不得了。刀巴滋陰要做兄弟﹐一才要做姊妹﹐不是常聽的一堆姊妹屈一眾兄弟做掌上壓喝益力多﹐熱鬧為名﹐刁難屈水為實的的鬧劇﹐真好。簡簡單單的一行人接個新娘﹐高高興興利利是是﹐還有碗糖水喝﹐超好。

到樓下拍拍照﹐吃個午飯﹐吉時去註冊處﹐再去酒樓盡備擺酒﹐行程順利。阿豪常掛在嘴邊﹐說一直想介紹給我們認識的另一位好朋友﹐覺得我們應合得來。終於見面﹐果然不假。結婚這玩兒﹐聚集同伴來搞件盛事﹐關係更近。稍有不同道的不用安排也自然就疏遠起來﹐硬著頭皮參一腿更見兀突。

晚飯擺酒﹐一般都吃不飽。是夜我們常離座拍照搞東搞西﹐侍應都給我們夾起一碗又一碗吃的。離位有得玩﹐埋位有得吃﹐沒可能去飲能比這更輕鬆愉快﹐大滿足。阿豪敬酒﹐直頭能用感動來形容﹐阿豪娶得好老婆﹐實在是太美滿。開始散席﹐豪太跑來說﹐要是我們也能去杭州的婚宴就好了。一才差點就想說好了﹐嘿﹐幸好人夠懶惰﹐沒說出口。

往後幾天﹐都勤於懶惰﹐積極的回好體力腳力。幾天後仍然累﹐這時又再浮出個懶惰想法﹐幸好沒去杭州的飲宴﹐朋友吉一天婚真的疲累﹐就算有個時空門不用坐飛機也來不及回力……



不去杭州飲的懶惰理由更見圓滿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