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忙忙…早兩天﹐刀巴突然問一才﹕「你打算幾時去買過張凳﹖」無錯﹐肥大的一才﹐已坐到張凳不似凳形﹐但絲亳沒有外出買凳的念頭。一才自然的答﹕「要得閒d先喇。」

說忙﹐說到底都始於魚。養個魚﹐家裡早壞掉發霉的各樣都要修修﹐平日和刀巴出入魚街以外﹐就是在鴨寮街﹐再不就是家裡樓下的家品店在五金舖。刀巴的扑都在上班閒呆時出了﹐而這些時間﹐一才仍在睡﹐結果﹐扑又積了一堆。本該分開幾篇出的扑﹐來個大集合吧﹐記記就好。說了一大堆﹐仍離不開個懶字。

說回魚魚﹐四條毛巾﹐一條藍面﹐死了已兩星期。學傑詩佬話齋﹐初初養狗﹐死第一隻狗好傷心﹐死第二隻又好傷心﹐死第三隻都幾傷心﹐死第四五六隻﹐都唔係唔傷心既﹐不過無咁傷心咁囉。一才廿餘人載﹐只死過一隻狗﹐初聽未能體會傑詩佬的心情﹐現在魚死得多了﹐有點能領會了。回想一個月前﹐一才最有感情的三點白衝蛋反身亡﹐忍著不哭不哭﹐結果刀巴一說﹐一才還是哭得死去活來﹐幸得刀巴安慰一番。哭完﹐邊出扑還是邊流下淚來。隔天看回自己的三點白扑﹐仍覺難過。又記起當初和刀巴逐間魚店打聽設缸配備﹐麗堡大叔響噹噹的說﹐連死魚的勇氣也沒有﹐別學人養海水魚了。現在想來﹐是有點明白了。

藍面 (23 Aug 2007 – 31 Aug 2007@藍地球)

藍面﹐一才較愛喚他忍者﹐面上矇上一塊眼罩﹐不是忍者是什麼。這忍者﹐是23號的中午﹐刀巴一才原想找毛巾﹐專程到剛番魚的藍地波看看有沒有﹐結果沒毛巾﹐卻買了忍者回來。這是我們第一條過200大洋的魚呢。買過忍者﹐刀巴要先回公司打點一下﹐一才就回家對水﹐慢慢的認真的對﹐對了一個對。他全程都悠悠然的﹐又不怕我們﹐可是最後下q缸時﹐不小心卡到他的背鰭在筲箕。往後幾天﹐他都不怎麼活躍﹐看他他一點不怕我們﹐還會跟我們對望﹐只是神情有點冷漠﹐是不相信人了吧﹐是我們害苦了他。進缸的頭幾天﹐他都沒病沒痛﹐只是連水也不飲一口﹐最後兩天更沒躲進造流底﹐然後是靜俏俏的離開。前魚種樹﹐後魚積福。先前對不過百的小魚﹐過兜下缸沒壓力﹐都沒出過亂子。第一條二百五的魚兒﹐認真起來﹐倒是出意外。以後﹐對各大小魚兒﹐要更小心更小心的﹐同類的錯﹐不能犯上第二次。

毛巾
[大毛巾] (21 Aug 2007 – 4 Sep 2007@海洋世界)
[毛巾仔] (22 Aug 2007 – 5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[細毛巾] (24 Aug 2007 – 6 Sep 2007@灣仔魚之良品)
[早死毛巾] (28 Aug 2007 – 1 Sep 2007@藍地球)

毛巾﹐毛巾該是越小越好越易養越易開口﹐但我們沒買毛巾B或超小毛巾﹐幾乎都是偏大沒人會要的大小﹐最後買的兩條更是一條病病地一條被同缸魚追打。我們新手﹐存活率本來就低﹐買這些比較不像在殘害生命。不知幸還不幸﹐人家說毛巾難開口﹐尤其是大的﹐平均機率是十分一﹐但家裡四條毛巾﹐就是兩條吃粒糧吃紫菜﹐全都病死。最初買的一條﹐更不怕人﹐在厠所q﹐我們上厠所他會探頭看看﹐刀巴伸手進缸﹐還會上前啄刀巴的手。

人家養魚大師愛說舊水水靚﹐魚病不用下藥多換水自然好﹐新魚回家對溫就能下缸。大師們可能忘了新水新缸的日子﹐看著魚兒病了﹐只換水幫不了什麼忙。這晚就和刀巴下了個結論﹐主缸沒魚沒菌﹐在q缸q來q去q不出什麼來﹐沒魚能過q期。好了﹐到q到了﹐魚兒下到還未穩定的主缸﹐還是病的機會多。到時又學人家清缸沒魚run個28天﹐仍是沒魚沒菌。到又q到魚下缸了﹐魚又因生物過濾未完善病了﹐搞什麼呢﹖還是加快加魚﹐好穩定硝化細菌﹐到時再為無病痛魚缸籌謀好了。我們﹐是上網看資料看得太多﹐看壞腦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