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逛海魚舖﹐在日旺舖面的大缸前﹐看一條魚總在擔沙四周走﹐好忙﹐問人說那是金頭古B。

添卜卜齋時﹐一才的小缸只有醫生蝦和三點白[白白白]。一才偏心白白白﹐怕添大魚會欺負白白白﹐就選條較怕事的﹐想找條金頭古B﹐逛遍整條魚街﹐就是沒有。去到大黑店﹐也沒有﹐但有一缸蝦虎魚﹐想說選條鮮色些的﹐剛巧珊瑚組組長在旁﹐向他請教﹐原來鮮色那條不會擔沙﹐只有大咀朱古力色的那種會。一才嚷這種樣子醜怪﹐組長氣定神閒的回﹐通常是這樣的﹐有內在美的﹐樣子也不討好。也對。

取名卜卜齋﹐是因他樣子像書齋老師﹐留鬍子。回家對水下缸﹐除了初下缸時未回魂呆在缸前任拍以外﹐其餘時間也躲在缸角他用沙砌成的竇。

後來白白白走了﹐熟了地頭的他﹐間中會在石上發呆。有時也會出來晒晒燈﹐順道問拿吃。放糧可以﹐拍照卻不行。遠遠用LX2拍還可以﹐一拿出1Ds出來﹐未取下鏡頭蓋﹐卜卜齋又已躲起來。不能為卜卜齋拍個微距照﹐有點遺憾。

卜卜齋的擔沙照﹐初用macro鏡未能掌握﹐僅能看到個形態。

前天﹐小蕃茄[大爛強]狀態漸差﹐一才企圖清走蛋反底堆積滿垃圾的膠片﹐推高些蛋反﹐妄想能不能讓垂死的小蕃茄好轉。這串動作太大﹐完成後卜卜齋不見了。 翻到缸後找﹐不經不覺﹐卜卜齋天天擔沙擔來擔去﹐他的靠山已變成這麼高。

翌日起來﹐仍然不見卜卜齋。再後一天﹐同樣。缸中只剩醫生蝦﹐就這樣﹐刀巴建議先清走沙﹐為接下來大一點點的小缸作備。意料不到的是﹐不見了卜卜齋才兩天﹐翻清沙底﹐連屍也找不著。

難怪人家說古B是插花魚﹐一受驚﹐便躲起來死了。


古B [卜卜齋] (8 Aug 2007 – 20 Aug 2007@大黑店) 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