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數﹐襯天光墟﹐是上星期天的事。

天光墟﹐刀巴小時跟爹娘去過﹐是要晨早坐巴士「出九龍」﹐是大件事。一才未去過﹐老爸在家養的龍吐珠的一切配備﹐都是跟隔離魚檔買﹐多年來連跟老爸出魚街也未試過。聽過刀巴形容得精彩﹐又想去去﹐早一晚在家搞魚至天光﹐最適宜去天光墟。

天有不測﹐去到970站﹐下小毛雨﹐一才很得戚﹐從背包拿出濕骨遮﹐二人繼續天光行﹐就出事了。下車走至半路﹐天就倒起水來﹐慘﹐加快腳步﹐希望能趕得及收攤前襯一襯墟。

到步﹐就知攤檔不會因下雨而收攤﹐跟一才幻想中的天光墟有點距離﹐攤檔後都是一架架貨櫃車﹐不是傳聞中自家繁殖魚兒出讓的格局。魚﹐當然都是淡水﹐這早已預料到﹐鹹水很難能這麼擺賣。還有器材﹐天雨關係﹐同樣是蓋著膠布﹐看看價錢﹐哇靠﹐比魚街還要貴…這場天雨﹐有好有不好﹐人都躲去避雨﹐我們這襯墟流程很快。

不過﹐若要買魚買草﹐又真的是不錯的選擇﹐和魚街相比﹐同樣價錢魚兒卻多上一倍﹐尤其要買個量﹐像人家要買大量燈魚試缸餵魚。草的價錢更相差得再遠一點﹐開大草缸不妨來這裡先買個量點綴一下。

大雨襯過墟﹐還是早點回程﹐出到馬路﹐出太陽。二人濕透﹐就在路口的茶樓吃個早點。

吃過早點﹐還很早﹐想說去深水埗未夠鐘﹐倒不如去看看大清早的魚街……果然是不一樣。只有大黑店營業中﹐不過也是開舖不久﹐也不好去晨早運吉阻擾人家作準備﹐折返回府。

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天氣都很差﹐天天下雨﹐原來是打風前夕。淋過雨﹐刀巴一才也順道病了幾天﹐小病是福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