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日(07/22)去完西貢回家對完水煮過飯﹐一日仍未完結﹐三人又去了魚街。同日﹐一才把先前企圖欺負小蕃茄的五彩魔﹐拉了給滋陰回家做開缸魚。所以哩﹐一才的小缸又有空缺。

這天﹐日日王的魚有態﹐超迷你紅眼睡衣好可愛﹐和刀巴一人選一條打算放進自己缸。刀巴負責撈﹐一才閒看其他格仔。看看﹐有條三點白流落異格﹐一直在追啄原格小魚﹐但又不是打人家﹐而是有點留手地﹐每魚只兇一下﹐人家不鳥他游開﹐他就轉移目標。有趣﹐請刀巴幫忙撈回家。

刀巴見一才挑了三點白﹐私家缸不要睡衣﹐他也添了兩條黏毛。兩條睡衣改住qtank。刀巴查過資料﹐原來睡衣是群居魚種﹐最好最少五條一起養。不過牠們都在星期三四分別睡了。遲些水再養好些再養嚕。

回家一下缸﹐三點白不好惹﹐給主場醫生蝦從全缸唯一靚窿趕走﹐自己住了﹐害得醫生蝦天天無家可歸﹐無地註診﹐雖則牠原本就沒病人…

三點白很百厭﹐左玩右玩﹐游遍整個缸就花了兩天﹐然後﹐他忽然跑去玩葵。這奶咀葵﹐原是一才買給已過身的小蕃茄玩。茄去葵空﹐就放著辦﹐看看遲些養好水之時﹐才再添條蕃茄三號。怎麼會這樣呢…喔喔﹐從前就看過﹐只是忘了﹐三點白﹐是唯一會玩葵的魔魚﹐人家的三點白﹐還會和黏毛爭葵訓的。嘻﹐就這樣﹐葵又有了魚主。

住上幾天後﹐三點白身上開始不只得三點白﹐真現實的傢伙﹐竟然和醫生蝦friend了﹐平日閒來沒事自己出外玩﹐讓位給醫生蝦註診﹐身痕就回來找醫生。晚上自己要睡覺了﹐又一腳伸開醫生蝦﹐回窿休息。

三點白 (22 Jul 2007@日旺);醫生蝦 (17 Jul 2007@阿馬遜)

可是﹐小孩子看醫生就是沒耐性﹐看兩看﹐就又跑去玩﹐完全是把醫生蝦呼之則來。

星期五晚﹐想著想著﹐那個AA化氮﹐打了個多星期﹐都沒什麼打出來﹐打出來的那一點點只是些微黃色﹐拆了﹐改為天天換水。同一晚﹐看著三點白黑身有點白﹐什麼事呢﹖

星期六晚﹐換水前試著給三點白餵糧﹐順道看看鹽度。刀巴形容﹐一才一缸跩野﹐醫生蝦連鹽度計也要爬上來玩。三點白也好八卦﹐一次刀巴路過﹐三點白跟著刀巴由右至左游。住了一星期﹐三點白越來越大膽﹐也夠膽吞下粒糧。同缸有為食醫生蝦﹐早幾天三點白不夠搶﹐沒得吃。這天他比醫生蝦更先搶到粒糧﹐太大粒吞不下﹐嘟住嘴四圍游﹐游到一二邊再吐出來試吞﹐表現細嘴吃大糧絕技。初吃糧﹐又吃得有趣﹐連餵幾粒。臨睡前﹐三點白黑身又再淡了一點。

又到星期日(07/29)﹐下午起來﹐慘慘慘﹐乜得三點白的黑身像甩色墨水﹐一直以極速亂游﹐一才探頭到缸前看﹐三點白不時游上前跟一才面對面﹐像是在求助。看看他身上白點﹐更多更明顯。一才連忙上網找資料﹐看人家形容黏毛類的葵魚生滿白病﹐然後抵抗力不夠﹐受細菌入侵﹐生了白膜。三點白這種甩色是不是白膜呢…一直爬文章﹐不敢胡亂捉三點白出來下藥﹐怕醫不到卻要累三點白被多捉出來一次﹐傷上加傷。再爬爬﹐魚友前輩都教用藥之餘﹐要留意水質。嗯嗯﹐想想三點白也是由拆了蛋反後才開始變色﹐就再從櫃頂翻出AA蛋反﹐插著﹐睡覺去﹐待刀巴回家再作商量。刀巴回家﹐一才睡醒﹐哇咧﹐不得了﹐三點白狀況好了一點。

又隔天﹐三點白開始不找醫生蝦診治﹐儘管身上仍有三點白以外的白點。醫生蝦游來游去﹐以身位夾實三點白沉底捉點﹐三點白翻兩翻又游掉。有點像人﹐醫生靠不住﹐就索性不看。

這個故事教訓大家﹕
1. 魚兒狀態變差﹐應先檢討魚兒居住環境﹐不要扮大國手。
2. 電器掉進水﹐應先關閉電源﹐不要企圖從水中撿回電器。
僅記。不過﹐1和2﹐兩者有可關聯呢﹖嘿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