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長水遠去到西貢﹐見到生猛海鮮﹐怎能不動心﹖又添了魚袋買了魚﹐回家是定局﹐買海鮮回家煮也是順道而已。有得玩﹐有得買魚養﹐有得買海鮮吃﹐是次西貢行﹐還不是Kinder出奇蛋唄。

只睡過兩小時﹐晨早去明發買件蛋治﹐就出發去西貢﹐回家逐條魚對水淡水浴﹐沒吃過晏﹐未收拾好已是三點半。大廚刀巴向廚房進發﹐哇咧﹗大大蝦大蝦瀨尿蝦大蜆﹐從雪櫃拿出來﹐仍紮紮跳。更不得了的是﹐刀巴拿起那隻超超超大隻大大蝦剪蝦頭尖刺和蝦腳﹐大大蝦竟然駛出絕招蜈蚣彈﹐彈到刀巴虎口赤赤痛﹐破口大駡。當然﹐垂死掙扎是沒用的﹐最後還不是要躺在砧板上。大家看到砧板後的魚缸嘛﹖沒有這個甜水缸﹐就沒有這次西貢行了﹐是養魚之始。這海鮮大餐﹐算起來這甜水缸功不可沒。

蒜蓉蒸蝦。找遍全屋﹐用上最大的一隻碟子﹐仍然要凸堆尾出來。刀巴連吊鹽也沒有﹐仍然是極鮮甜﹐又彈牙。更多形容也是多餘﹐看著幾小時前才在海撈上來﹐親自運送回家﹐還有咩好講呢……頭抽也不用點。

就是這隻超超超大隻大大蝦﹐給刀巴彈個狠狠的一下﹐乘電梯下樓去魚街﹐刀巴仍不忘碎碎唸﹐讚嘆一下其生猛可加。再生猛又如何﹐一人兩口﹐KO。

兩碟蝦後面的魚缸內﹐仍有一隻火焰蝦﹐看到同類變成燈色﹐躲了起來。我們可是滿屋魚缸。廚房有﹑mon旁有﹑背後有﹑電視下有﹑厠所有。

再來瀨尿蝦﹐便宜又大碗。

牛肉不是西貢買﹐是由刀爺材記提供。一輪蝦後﹐吃點牛肉﹐更見味美。

大蜆。滋陰在西貢望著人家的大蜆虎視眈眈﹐好想買兩隻回家開缸。刀巴乾脆來個combo﹐買一盤來吃﹐抽起三隻在魚袋打氣帶回家﹐得出個小成功﹐三射兩中﹐留得兩隻在滋陰缸作開缸客。將來有朝一天﹐人家問你﹐你缸裡的兩隻是什麼﹐答不出名字﹐卻說得出很鮮甜﹐同筲箕的蜆都給我們吃過了。

仍是小刀的等吃照。自家裡魚缸多後﹐家裡燈光變得有點詭秘﹐藍藍的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