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閒日天天魚街﹐假日也來個魚活動。近來好天多﹐不去白不去﹐要不遲些日子又像早前天天下雨又熱又翳﹐才後悔就不好。假日早上的魚活動﹐有天光墟和西貢碼頭選﹐兩樣一才都沒去過﹐只上網看過人家說。天光墟要天光去﹐西貢碼頭約十點十一點就差不多﹐選了個可以睡晚些的。計劃總是理想的﹐結果星期六待到30點才睡﹐睡個兩小時便又起床了﹐比通宵後直接出發去天光墟還要辛苦。

在彩缸等小巴人很多﹐十一點多才到步。下車時又多警察﹐原來是有節目﹐不知是不是迎大暑。

第一次來﹐原來人家說西貢碼頭的﹐就是這些泊在碼頭的艇家﹐也有賣海產乾貨的﹐像鹹魚魷魚絲乾瑤柱。

一排排泊在碼頭沿岸﹐我們就這麼遠遠的看有什麼好康的﹐看準了問好了價錢﹐艇家就這麼把魚放進網遞上來﹐錢放進網﹐完成。養的魚﹐就多個膠袋和水﹐一樣。岸邊也有條黏毛﹐老爸帶出來玩玩﹐看看人家的魚。 這年頭的老爸都顧著多找個錢﹐忘了多帶孩子出去玩。

我們也有收穫﹐手掌大的魚$10一條﹐買回去養。說過是迎大暑﹐天氣超熱﹐計過存活率﹐多買幾條﹐回到家打完折有剩才行。

回家﹐海水魚就是不簡單﹐烈日當空被兜著淺水晒著也撐得住﹐到家一條也不少﹐這有點出乎意料之外。大蜆﹐滋陰想養﹐但沒兩隻賣﹐就買一份來吃﹐抽起三隻﹐回家放進鹽水﹐一隻不會開口﹐掉了﹐剩兩隻。臨時在床下底找來吉膠箱。

沒買過這麼大條的魚﹐沒大魚的對水經驗﹐又不知這些能不能浸淡水浴﹐都一一試了﹐是很好的經驗。其間刀刀的表情﹐說你們買魚就買魚﹐放進魚缸給我看不就行了﹐好地地的又跑去玩水﹐偶都沒看的份兒。晚上我們在廚房煎牛扒﹐刀刀bump一聲跳下床﹐的的的的幾下腳步聲﹐不是來廚房門口等吃﹐卻是上厠所看大魚。

這天還未完哩。吃過東東﹐去魚街添個厠所魚缸﹐配著早前貪便宜買的$80E咸2211﹐就成了厠所缸。不過隔天起來﹐就一條新娘奄奄一息﹐其他魚都傷痕累累。撈走新娘﹐吃個飯回來﹐哇咧﹐全部魚都半躺奄奄一息﹐難道全部撈走嗎﹖用氣石喚一喚﹐又有點力氣﹐試試加個氣泵打打氣﹐換一半水﹐魚又死過番生﹐又撈走兩條救不活的。又隔天﹐剩下的三條魚﹐兩條渾身是傷半躺著﹐除了一條生生猛。原以為魚身的傷是舊傷﹐來到家才發炎﹐這次魚不多﹐很容易看到﹐是有魚特別惡的在汰弱留強。留到最後的﹐上網查查﹐叫「西貢碟」。到星期三晚上﹐換一半水﹐然後﹐也支持不住了。想想原因﹐可能是原本魚太多水太差﹐這麼換一半水不適應。又可能是新水直接開水喉出來下prime溝鹽便用﹐室外的水太熱﹐換水一時間水溫溫差太大。又可能是其他原因﹐想著想著﹐還是要靠經驗。經驗﹐不明不白的﹐真麻煩﹐不過這也是養魚的樂趣﹐依方照單執藥﹐就不是這回事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