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回日子﹐原來我們家的9寸缸已有一個月了。這個9寸缸﹐帶刀巴一才滋陰姑媽﹐進了鹹水魚的世界﹐不得了。

上半篇會有點回帶﹐看過魚樂無窮十天全紀錄的略過便好。

原本打算算水晶蝦﹐先買些便宜粗生的品種來試養。誰知看了幾天﹐蝦兒們只愛躲起來﹐這麼一個小缸住著二十隻蝦﹐也了無生氣。可以想像到即使全部換上水晶蝦﹐也只是顏色上有一點不同﹐再在魚街的蝦店一再確認﹐再多的蝦住在一起﹐仍然是苦悶的。

於是﹐買了10條孔雀﹑2條鳳凰﹑2條迷你雞泡回來﹐果然魚才是王道﹐會游會動就好。

養魚好看﹐再添2條大雞泡﹑2條羽毛刀。資料看多了﹐當時的羽毛刀﹐可能是病的﹐經常找東西磨身子。可惜帶病的羽毛刀仍然好生事端﹐K掉一尾小雞泡﹐卻給大雞泡制裁了。缸裡回復好一陣子平靜﹐後來一條小鳳凰又惡起來﹐被沖進馬桶。

大雞泡﹐買回來的時候﹐像百病纏身的﹐狀況很差﹐回家休養幾天﹐開始想吃起蝦來。但家中的蝦太大隻﹐病病的雞泡追不及。一才看著﹐說雞泡餓了﹐就和刀巴去魚街﹐買豐年蝦給雞泡吃。我們說﹐我們養的魚和我們一家三口一樣﹐雖然家裡很擠﹐卻要不愁吃的。先邀請二等公民「孔雀」離開一會﹐剩只鳳凰和雞泡﹐吃個夠才放孔雀回去吃口水尾。來個餵蝦片子﹐兩條雞泡﹐平日相安無事﹐有吃起來﹐還是會爭爭的。

雞泡吃過豐年蝦﹐有氣力﹐連缸中的蝦也不放過。弄得剩下的蝦常四出逃亡﹐其中﹐這棵「香蕉」便是牠們的交通工具。聽聞鹹水蝦會坐巴士在石間穿梭呢。不過幾天後﹐蝦都被吃光光。

欲速不達﹐一才一次餵魚﹐不小心拿著糧﹐把蝦糧當作魚糧﹐結果一下便是半支﹐水污染得很快。雖然立即換掉水﹐身體較弱的大雞泡支持不住了﹐隔天再看﹐在牠快要不行時﹐送了牠一程。

養鹹水魚落實在即﹐買個小缸回來﹐打算慢慢幫一大一小雞泡調成鹹水﹐也下個TDC藥﹐幫大雞泡醫爛肉爛鰭﹐經過初夜療程﹐大雞泡著實好了點。晚上回家﹐小雞泡暴斃了。大雞泡也好不到那裡﹐是轉鹹水太急嗎﹖立即把牠掉回淡水﹐有沒有好了點呢﹖進退兩難﹐還是送回大海。一掉進馬桶﹐雞泡不見了﹐刀巴一才呆看馬桶﹐去了哪裡﹖誰知雞泡精神奕奕的來回游游﹐像跟我們告別﹐那好行嚕﹐小心身子。翌日﹐刀巴突然記得﹐雞泡應不是死於轉水﹐是死於缺氧﹐下TDC時﹐竟然忘了TDC搶氧﹐要打大氣才行。

24寸缸初抵家﹐刀巴一才來個大執位﹐先把小缸搬到廚房暫避﹐小刀不爽一才又來搬他的電視﹐看看刀巴﹐看看一才﹐看看魚缸﹐一臉無奈。再看著一才搬魚缸進廚房﹐臉黑了起來。整頓期間﹐小刀不時看看我們﹐又看看魚缸﹐叫我們快點幫他的電視歸位﹐東西沒執好﹐我們當然扮作看不明白嚕。

弄好架步﹐去魚街多添了一盞明燈﹐$60﹐可隨意調較角度。 買了Seachem的pH meter﹐原想放在24″缸用﹐回家看真點﹐原來freshwater only﹐送給小刀的魚缸好了。

狗老靈﹐刀刀還真的越來越多話說。一次刀刀專注的看看刀巴﹐再看看魚缸水草位﹐不得了﹐原來鳳凰卡了在水草邊﹐動彈不得。刀巴幫鳯凰脫困﹐小刀如常嘿嘿笑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