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去完滴住黎﹐今次滋陰家族又一巨獻﹐就是來海洋公園嚕。算一算﹐原來一才成十四年沒去海洋公園﹐這幾年都曾經有幾年念頭想重遊舊地﹐最後都因為懶惰和怕人多而不了了之。這些活動﹐果然需要有朋友有孩子才有動力﹐預先約好才能動身。不過呢﹐有孩子的健康一伙﹐較能習慣早起﹐約了大伙兒930海洋公園正門集合。我們這些老不死不願跟隨﹐改為930金鐘集合﹐睡晚一點﹐以免在大太陽底下未能回魂﹐沒了玩的興致。

吸收了上次滴滴尼的經驗﹐一才也學會了滋陰的成名絕技﹐帶條毛巾﹑帶件衫﹑冰兩支水。所有東西都放進背包﹐沒為意﹐相機從包包拿出來﹐全是霧氣﹐久久不散﹐最後忍不住抹抹﹐回家看相﹐仍有些地方矇。看相﹐不是正門來呢﹐是機動遊戲那邊。沒錯﹐因為早前360掉了卡吊車下來﹐身為勿KEN ANN的滋陰較早前已叮囑我們別去坐那玩兒﹐吊車掉下來後又再簡單講了一下如何危險﹐嗯﹐我們不坐吊車了。以前不識不怕死﹐知了就不敢。老野為陪孩子怕都要坐沒辦法﹐我們可是自由身﹐嘻。

十四後來﹐從後門上來﹐一出超長扶手電梯﹐多了這麼一家商舖。現在海洋公園內周圍都是這些小食店﹐比較會賺錢﹐有錢賺才能跟外來遊樂園併過嘛﹐支持支時。遊客玩起來也舒服些﹐至少有瓦遮頭的地方多些。記得小時候跟媽媽來海洋公園﹐很辛苦的﹐走遍幾個山頭沒兩張椅坐﹐帶好罐頭麵包來開餐﹐等位已花了不少時間﹐還要整天沒水喝﹐因為厠所單單排隊已要大半小時。此行本來懷著舊有印象﹐打算整天要捱騾仔﹐結果是輕輕鬆鬆又一天。

玩過滑浪飛船﹐買了張照片﹐沒錯﹐到處都是拍照的賺錢項目﹐也是變化之一。今趟難得大家高興﹐也買了不少照片。刀巴說﹐要是能買file就好﹐貴些也願意﹐一才也這麼覺得﹐希望這意見將來能反映到管理層處。以前玩完滑浪飛船會過對面的大轉輪轉乾個身﹐現在年紀大﹐又肥﹐怕受不住﹐還是不要好了。

再往上走﹐積了一堆人﹐原來是好風景。印象中海洋公園只有兩堆機動遊戲﹐一堆是滑浪飛船和乾衣機﹐另一堆是摩天輪﹑過山車﹑海盜船和八爪魚。現在原來已經多了這麼多﹐多到都不認得了。在新景物堆中認出舊有記憶的地方﹐有點像話當年﹐這時候﹐還是應該快快閃走﹐不要說以前。後生時﹐每大一年就覺跟往年差很遠﹐常常說自己老。開始步入中年﹐稍為嗅到一點點憶當年的味道﹐就快快閃掉。不過再過幾年又如何。

海濤館。現在好像不是這麼叫的﹐但這是一才小時候的印象﹐也懶得找新名﹐這裡仍是心目中的海濤館嘛。 海濤館﹐就是一堆海豹海獅的館。刀麻和姑媽說也有企鵝的﹐一才不知道﹐只知有海豹海獅﹐就是海豹海獅嚕。幸好不是只有企鵝而沒有了海豹海獅﹐不然又找不到兒時回憶了。海豹海獅海豹海獅的﹐沒錯﹐一才不懂分辨海豹和海獅﹐都是那個形態的生物。此行在海洋公園看過一塊牌﹐有教分辨海豹海獅的﹐一才看完仍然不懂﹐嘻。進到館內﹐海豹海獅多次游來玻璃邊遊客面前﹐轉幾圈的像表演。包括日本海遊館的那次﹐看到這類﹐一般都哇哇聲好高興。這次有點不一樣﹐看過了Happy Feet不久﹐牠們是在說什麼嗎﹖這個味道真的很像海水呢。這裡有好多食物喔。

看看時間﹐覺得應在人群來前先看水母館﹐新的嘛。 怎說也是一個館﹐不會太少。比起日本海遊館﹐說就說是最大的﹐把所有海洋生物堆在一起﹐一次過走完﹐中途沒分隔﹐走至中後段開始走得越來越快﹐好像缺少了什麼﹐是樣樣有樣樣齊但樣樣到喉唔到肺。出過門﹐很多時回港都覺得香港這不好那不好﹐但今趟﹐再遊遊海洋公園﹐第一遍有香港的不比人家的差的感覺﹐算是難得的香港人的驕傲。雖說一才這地道香港人廿多年多只去過四次。越說越遠﹐水母很難拍﹐拍到﹐離場是看到門外的水母公仔﹐要多拍一張﹐好好平衡心理﹐嘿。

看了兩個館﹐時間也差不多﹐嗯﹐因為我們930才在金鐘集合﹐看水母也看很久﹐天氣又熱﹐就決定早早去餐應吃飯。這個午巿蒲飛﹐是由精打細算的滋陰妹策劃﹐訂位時滋陰問我們是否一起﹐我們立即說好﹐經她算過的一定化算。果然﹐能由1130坐到1530的冷氣間﹐有源源不絕的食物供應﹐最重要是﹐才百多元。看看外面﹐大熱天時在街邊吃個熱狗就要$28了。我們也在這裡匯合滋陰﹐刀巴看到公主到場﹐過去和公主玩玩聊聊 ﹐逗得公主高興﹐一才幫他們拍個照﹐sweetsweet。有點意想不到是﹐幾天後刀巴換了電話﹐把這張相換了作電話的背景…公主﹐就是滴滴尼內的暴龍小號﹐叫公主比較好聽﹐滋陰說其實是蕃薯。總不成說刀巴和薯蕃合照﹐還很開心的嘛﹐嘻。公主很怕狗﹐不用看﹐只要聽到個狗字就很怕﹐跟她說﹕「我們家的小刀﹐只咬曳的小朋友。」她竟然即刻不怕﹐坐得直直。一才說她很乖﹐能自問是個乖孩子﹐應該真的是很乖嚕﹐沒偷偷地做壞事﹐才能完全相信自己不會被狗咬。滋陰卻陰陰嘴笑說﹕「她以為錯了。」

坐到夠﹐又是時候出動﹐向海洋館進發。進去﹐感覺跟小時候很不一樣﹐以前覺得很悶﹐是被迫跟著媽媽看﹐到小學跟學校去和中學時跟同學去﹐可自由選擇的話﹐跟本不會去。可是最近打算養鹹水魚﹐幾乎天天去魚街看魚﹐這次來海洋公園﹐海洋館是其中一個期待的景點。

進去一看﹐就一大條魔鬼魚游過來﹐再想想﹐大該是小時候不夠高﹐單要看到已不容易﹐要疙高腳﹐又要和大人逼。現在人高了﹐看得輕鬆﹐更能享受。不過最主要還是最近想養起魚來﹐在魚街也天天看魚﹐這麼一個大魚缸﹐怎能不興奮。人變了﹐才是重點。

往下走﹐珊瑚海葵那些不易養﹐還要這麼一大堆的﹐又有一群群的魚游來游去﹐遇上最近看魚街常看到的品種﹐更見興奮。魚街看的魚﹐在大極有限的魚缸養著﹐大極也有個限度﹐相比之下﹐同品種的魚在超級大魚缸的魚﹐就超級大囉。

同樣是「黏毛」﹐這裡的精神奕奕﹐又多葵玩。魚街的有點可憐﹐一大堆迫在塑膠格﹐$10條﹐大多淪為開缸魚。本魚街黏毛久了﹐對養黏毛意興稍減﹐看了肥肥白白精精神神的黏毛﹐才知牠們原是很可愛的。

墨魚不好養﹐又是麻煩的傢伙﹐看網上人家分享痛苦的經驗﹐倒是好笑。看這條生outout的墨魚﹐要留意的是﹐跟街巿看到的顏色不一樣﹐是趴掉才變白的。這條新鮮的﹐不知道好不好吃…罪過罪過…

海膽聽聞又是不好養﹐食肆要保海膽不死很難﹐所以要在店家吃到新鮮的要點緣份﹐不是給錢大晒。現在研究養魚﹐更能相信海膽難養。在魚街看到短刺的海膽﹐啜著玻璃缸慢慢行﹐又幾好笑﹐希望將來能養到隻海膽﹐倒不是為吃。

這魚是其中一種一才比較喜愛的魚種。相之所以能拍得這麼清楚﹐最主要就是牠們的習慣﹐一才愛喊牠們做「定格魚」﹐一條二條﹐沒事是不會動的。魚街看的﹐大大一個缸﹐就有一些定著格﹐有其他魚路過﹐牠們才移一移﹐走一走鬼﹐然後又定格。一次魚街新進一批小號定格魚﹐一堆在塑膠格裡完全不動﹐店員整理旁邊的塑膠格﹐牠們一堆同時縮後一點點﹐然後又定格。

看海洋館比預期中用得多時間﹐幾個魚街也天天看不厭的人﹐去到海洋館更是以超低步速走﹐結果未能提早到海洋劇場霸位﹐1530那場看不成﹐要改看1730那一場。往劇場的路上﹐有公仔﹐立即上前拍照。和公仔拍照﹐是很開心的事﹐只要不是擺個V字手勢。

看水族生物意猶未盡﹐當然是繼續看。下一站﹐鯊魚館。 一進鯊魚館﹐我們異口同聲地「哇」了出來﹐嚇得前面兩個老外轉頭看看。哇的不為何事﹐只為冷陣陣的冷氣。鯊魚我們沒打算養﹐沒那麼投入﹐而家鯊魚都比較遠距離﹐沒拍到什麼好東西。這鯊魚頭標本﹐真慘﹐給人家切了個頭出來做標本。是苦口苦臉的﹐跟魔鬼魚常常咪咪笑是兩碼子的事。不過刀巴在旁說﹕「梗係苦口苦面啦﹐連個頭都比人切左落黎做標本。」極是﹐拍下來﹐也記下。

近出口處﹐看到鯊魚胎生展示﹐拍拍片吧。自從去過甲子園﹐小琪拍過片﹐一才體會到有一些是單靠照片紀錄不來的﹐也習慣了拍拍短片。其實也沒什麼看頭的﹐只是想up一下。

去完鯊魚館﹐原來滋陰還沒看水母館呢﹐再去﹗說來可能會給人家笑﹐現在的海洋公園有公仔有小丑﹐真的能為遊客添點快樂值﹐就像玩Rollercoaster一樣。小丑做各樣表現好像也沒什麼人理﹐不過確實能驅走納悶﹐尤其在排隊進館時。再進水母館﹐滋陰又發揮勿KEN ANN本色﹐說臨尾那個拍牆玩意是靠影來驅走「水母」。刀巴拿著相機拍片子﹐好給大基基看看﹐將來他的兒子會是其中一個嗎﹖

夠鐘﹐今次要預早一點找個好位置才行。看到海豚海獅訓練﹐這天海獅耍性子﹐練習時老不聽指示﹐跑開了幾次﹐看久了﹐牠跑去回後台出入口﹐說想回去。刀巴一才都覺得﹐海獅也幾有性格。正式表演﹐海獅其中一次又跑掉﹐訓練員極無奈﹐後來不知怎的﹐海獅又不太願意的狀態下完成所有表演。

開場時會邀請現場觀眾一起表現﹐給海豚一些簡單指令的﹐最重要是臨尾有專人和海豚合照﹐有興趣的朋友﹐去海洋公園穿得奪目一點﹐還有就是要可以用口形容出來的﹐例如這天「穿紅心衫的女仔」﹐看看走不走運﹐嘻。

人和海豚一起遊水﹐想記下的只是﹐表演員在這麼遠的距離下﹐或許沒人留意到的﹐原來仍是笑著表演。也對﹐不是真心喜歡這份工作的人﹐應該做不下去。真心喜歡工作的﹐日劇看得多﹐在香港雖然是少數﹐原來也是有的。嘻﹐一才這叫山草藥﹐up得就up。

看到拜拜﹐怎麼好像少了什麼的呢﹖姑媽說起﹐一才才記起﹐以前有殺人鯨的﹐是「海威」﹐原來已不在了。又﹐好像曾經有高空跳水表演的﹐又沒有了。在這裡呼籲大家多去海洋公園先得﹐看看將來會不會增加表現元素。

 看完劇場﹐還有點時間剩﹐玩些低剌激度的機動遊戲。刀巴幫我們拍了片子﹐玩完海盜船出來大家一直說個沒停﹐都有拍下來。坐在我們對面的小男孩﹐嚇到半死﹐滋陰還要誇張的扮驚﹐好等小朋友再驚些。又老實﹐一才看到那個肥小孩﹐喊個半死的樣子﹐覺得粉好玩。還有﹐勿KEN ANN說危險的一才想也不不敢想去玩﹐像跳樓機。事隔兩天﹐六旗那邊就有人玩跳樓機斷了腳。

回去﹐大滿足﹐同樣是側門走﹐不用坐吊車嘛﹐嘿。

到出口﹐才望真這個牌子。玩各類遊戲有不同高度限制的﹐一才小時候跟媽媽來﹐知道有高度限制﹐出發前天天在家裡左度右度﹐剛好夠四呎﹐滿有信心的。不過﹐進海盜船大閘時﹐被打量很久﹐職員哥哥想說不要給一才玩﹐幸好後面的大人齊說「夠啦」﹐才有得玩。


香港海洋公園
大阪・海遊館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