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煎牛扒時﹐姑媽還以為這就是和她提早慶祝﹐她還說去吃蝦片賀生辰的說﹐就這樣﹐約個牛一正日吃個牛一飯。下午﹐帶病在身的刀巴胡裡胡塗的打去新景園訂龍蝦﹐上次見人家的龍蝦靚嘛。原來訂龍蝦有分係咪一定要食﹐「一定要食」就十幾蚊兩都買﹐唔一定只係「幾想食」的話﹐就只看到便宜貨先買。嘿﹐訂龍蝦也有得輸打嬴要﹐最合符我們的角色造型。

晚上﹐姑媽公司有事﹐晚了點到。侍應阿哥看刀巴一才先在附近走個圈回來﹐到來回店前度步﹐到坐在鄰舖石壆﹐跟我們稔熟起來﹐真是意外收穫。

姑媽生日﹐是姑媽發板﹐先來吃過翻尋味的梅菜肉餅﹐再來未吃過卻早巴聞名的蝦片﹐都是好送飯之選。

這個家鄉什麼豆腐﹐是廚師精選﹐姑媽一點﹐牆上的牌就給除下來﹐所以名字也就記不起來。一才愛吃豆腐﹐好吃的豆腐跟荷葉的東西一樣難找﹐這個就是難找的好吃豆腐。

薑葱炒蟹。姑媽不好蟹﹐阿哥推介﹐照點﹐益了刀巴一才。 一才以前也不吃蟹﹐跟刀巴吃飯幾年來﹐都是刀巴一點點的剝給一才吃﹐越吃越發現蟹美好的地方。尤其是近兩年刀爺找到大隻河蟹﹐超超超好味自然願意剝﹐一人一整隻凍蟹﹐自己剝自己的﹐剝好多開始習慣蟹的構造﹐剝起來越見得心應手﹐現在大大小小的蟹也通殺﹐哇哈哈。忘了說蟹﹐阿哥推介﹐必屬佳品。

叫了兩碟好送飯﹐沒錯﹐已到甜品了。上次的芒果糕馬豆糕﹐都沒有。今天的是馬蹄糕﹐大大粒馬蹄﹐爽爽爽。

吃飯半路中途﹐上次借蝦片給一才拍的阿哥來到﹐在同坐一張台同一個位吃飯﹐同樣在看書﹐好易認。今次他叫三寶。三寶﹖﹗什麼是三寶呢﹖不會是煎釀三寶吧﹖三寶到﹐遠遠一眇﹐哇咧﹐真是三寶﹐好像很好吃。此時﹐一才有妙計﹐叮﹗加上同樣聞名已久的豬扒﹐就是一餐極豐盛的夜宵啦。

姑媽說想吃糖水﹐埋單走人。走﹐才記得未拿夜宵﹐拿。咦﹖有計數嗎﹖阿哥猶疑了一下﹐嗯﹐今次請的﹐下次先算嚕﹗嘻嘻﹐最近刀巴一才發現﹐只要到有街坊的地方﹐我們都能溶入﹐扮起街坊來。


特別篇﹕頂呱呱外賣

回家咋咋臨放雪櫃。夜了﹐家裡沒微波爐﹐一才拿出來煎三寶﹐煮豬扒汁﹐焗熱豬扒﹐煲一個飯﹐速成晚飯就完成了。看相覺得油別見怪﹐出自一才的鑊剷﹐是差不多的了。雪櫃拿出來時﹐仍能想像到原本是多麼美妙的兩碟送。上碟﹐一才不忘拿兩個靚些的料亭口味碟來盛﹐好來個華麗的出場。

我們是最聽話的了﹐聽阿哥意見﹐豬扒加多點錢﹐分汁。淋汁前和淋汁後﹐看到好好吃吧﹖出外吃飯﹐好吃的豬扒不好找﹐這個是極品。

三寶。紅色那個椒﹐是辣的﹐一才吃得很辛苦﹐要灌水﹐仍然津津有味。三寶﹐不一定要五蚊三件穿枝竹籤﹐造得好﹐上個碟﹐又是一個華麗的出場。

有時候﹐不用花很多力水打字﹐也可以表現到是如何好吃。請看看小刀誠懇的眼神﹐由開飯到尾﹐都是這麼全神灌注。一才平日煮的飯﹐刀刀只是躺著等。

好﹐想找地址電話嗎﹖連一下舊文﹐新景園咖喱小廚﹐click下去找嚕。Blog這玩意﹐多加幾個連結﹐好像就能扮得大型起來。實情是在呃hit數﹐呵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