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剛才所說﹐這天又熱又翳﹐老刀子跑兩跑提不起力來﹐待沒很久﹐我們就走了。

姑媽由旺角過海來﹐回去前多找點活動﹐隊道費抵俾些。這次發掘的﹐是去附近海港中心的露天食肆坐坐﹐飲飲東西﹐帶小刀和表弟去學學人家gathering﹐嘻嘻﹐其實是回回氣。來回幾間店子﹐最終選了冷氣最大的這家﹐坐在門外也能滲到絲絲涼氣﹐還有﹐就是凍檸茶後的牛角扇。如沒理解錯﹐這家是泰式餐廳﹐沖出來的凍檸茶怪怪的﹐濃濃的檸檬汁﹐早已渣在超濃的茶內﹐結果下了很多糖水。在泰式餐廳喝凍檸茶碰釘已是第二次嚕﹐上次是怪怪的茶底。下次要僅記﹐去任何泰式餐廳切忌叫凍檸茶。刀巴比一才安全﹐叫了凍檸水﹐仍然碰釘。再有機會叫可樂好了。

這個路口位﹐就是內裡涼風吹出來的風口位了﹐兩個小子﹐一坐下來﹐涼風陣陣﹐立時傻笑了﹐爽爽爽咁話。刀刀涼夠﹐回到刀巴一才中間﹐肥表弟仍未夠喉﹐要吹埋八月十五。若說站立是表弟的成名絕技﹐那這個燒乳豬籮友就是金漆招牌囉。謝謝觀賞﹗

大夥兒回家﹐看看大塚愛﹐待刀巴煎好牛扒﹐又看看06紅白﹐邊看姑媽邊說紅白是老人家才看的節目﹐也對﹐年輕時代偶像派系的那些哥兒們﹐現在在紅白也變得「有點地位」﹐我們已踏入看電視之年。繼續再看Happily N’ever After﹐回回力﹐一起去金興打冷﹐結束圓滿的一天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