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三晚看A米捧盃﹐太高興﹐弄到大天光仍未睡﹐醒來之時已不早。咪咪摸摸﹐去哪吃飯呢﹖得抵賴最近天氣又熱又濕﹐一才常常想吃越南東西和咖喱﹐多香料的就想食。想想﹐就想到去吃擺花街的那個Kebab﹙貝魯特中環店﹐增加點撃率﹗﹚。上次臨下車﹐被蔗汁﹙公利真料竹蔗水﹚吸引。今次﹐被街邊綠色鐵皮檔吸引﹐回頭走走看﹐不吸引﹐折返﹐刀巴停在卑利街口﹐指指下面﹐有個咖喱屋牌播﹐就下去了。

先在門在打量一下﹐萬一發覺有不對勁好回去吃Kebab嘛﹐門外有鳥有貓﹐有得這種閒情雅志的店舖﹐一定是好東西﹐嘻﹐主觀的。這相是食飽離去時拍的﹐隻貓在抓紙皮箱﹐起勁地抓。

入內﹐完全沒客人﹐要不是門外有貓有鳥的﹐未必敢進來﹐嘻嘻﹐發現了嗎﹖是沒邏輯的思考﹐看不過眼不要看就是了。店主給我們餐牌﹐又是友善的一類﹐遇有不明放心問就好。平日刀巴不太愛吃乜乜餐物物餐的﹐不過這次一才貪平﹐叫餐有折﹐計計數﹐當試多些款式好了。像加do加do那些﹐好地地我們是不會叫的喇。决定了二人餐﹐還多加個咖喱牛腩飯。問店主咖喱什麼比較好﹐他答咖喱牛腩最多人吃﹐就學學大眾熟客的叫牛腩嚕。上來的咖喱牛腩﹐刀巴用鐵匙翻一翻﹐拍出來靚一點。是又香又不辣的咖喱﹐好吃。一才還拍了薯仔﹐咖喱的薯仔要這樣透晒的才好味。一才近得刀巴多﹐原已不太吃薯仔﹐「薯仔是打仗吃的」這印象已根深蒂固﹐也忍不住吃了兩塊。二人原來已是極餓﹐不一會整個咖喱和飯都消失了。
喔﹐補充一點﹐店主說我們在二人餐選的巴東羊肉味較濃﹐著我們先吃這個咖喱牛腩。

好好﹐二人餐開始。二人餐﹐全都是有幾項可以隨口味挑選﹐沒選的沒記下﹐忘了。

肉骨茶。一直在一才心目中肉骨茶都是奇怪的東西。喝是喝過﹐都留下不好的印象﹐味道又怪又難飲的。這次可說是為肉骨茶來個平反。味道雖然仍是有點怪怪﹐不過只是我們吃不慣的味道﹐但是是好味的。即使味道不習慣﹐仍然有好味道的可取又處﹐這樣肉骨茶﹙對一才來說﹚才有存在的價值嘛。正不正宗不知道﹐至少﹐二人把這一碗肉骨茶喝光光。

加do加do﹐名字是抄是刀巴blog的﹐怪名一才聽落永遠差不多﹐記不來。看看相或許認不清﹐蝦片雞蛋青瓜以外﹐還有豆腐雜菜的。這類好端端的散叫未必會記得叫﹐但伴著二人餐串燒和咖喱肉﹐是配搭菜。點菜很多時就這樣﹐選呀選﹐全選愛吃的﹐忘了配搭﹐結果出事﹐全餐都不太爽。點菜這種固有技﹐一才沒有﹐每次都點最主要想吃的﹐剩下的刀巴包辦。

串燒。從牛雞羊中﹐選了牛和雞。刀巴說是乾了點。一才說呢﹐要不是刀巴這麼一說﹐一才差點忘了的嚕﹐沒留下什麼印象。串燒﹐總是街邊走鬼檔的好吃。

巴東羊肉。對我們來說是有點酥﹐尤其是已在飽腹度高的時候。吃著吃著﹐最後決定把剩下的羊肉包走﹐代為打包的大姐還幫我們包好剩下的半份加do加do﹐還說那份巴東羊肉﹐配點麵會好吃。隔天清晨﹐神奇的事情發生了﹐剛蓋好被子的刀巴一才﹐又覺肚餓﹐叮叮﹐醒起雪櫃有打包﹐不得了。連忙煮兩個冷麵﹐把兩份打包翻熱。多得家裡沒微波爐﹐翻煮羊肉時刀巴順手調調味﹐減點酥味。仍未說神奇的事﹐就是﹐在堂食我們以為剩下很多羊時﹐回家一煮才發現﹐堂食時很飽很飽邊說吃不下的我倆﹐不經不覺﹐羊肉已吃得七七八八。幸好我們連汁也打包好回來﹐配著加do加do的菜﹐睡前冷麵得以圓滿。感激大姐不嫌煩幫我們打包了加do加do﹗

又說﹐很飽很飽﹐埋單﹐唷唷﹐還有甜品﹐選了刀巴最愛的黑糯米。白色那些﹐不知是什麼來的﹐杰杰地﹐又不像平日吃到的﹐飽到撐仍吃光光就是。唏唏﹐看到那杯水嗎﹖是菊花水來的﹐邊吃咖喱邊喝菊花水﹐爽爽爽﹐清甜。水連清水也注意到的店子﹐一才的沒邏輯思考找吃法﹐是撞到馬棍了。

年紀越大越能享受打包的樂趣。年少不愛打包﹐打包回家的東西很少吃﹐最後連盒子也浪費掉。無他﹐年少肚餓有氣有力﹐撐到天亮吃個早餐較吸引﹐要不落7-11叮些點心﹐煮個公仔麵已是懶一些的做法。近年開始接受不到公仔麵﹐落街又大勞累﹐何況只是為了吃7-11呢﹖我愛打包﹗


馬來咖喱屋
地址﹕中環卑利街35號
電話﹕2818 1236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