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初與表弟遊狗公園﹐近旁晚時份﹐都拍不到很多照﹐約好今星期要再戰一場。這天下午兩點多起床﹐約好姑媽表弟﹐去明發買兩個茶餐﹐坐車到狗公園﹐四點﹐陽光猛烈藍天白雲﹐沒有比這更適合拍照的天氣。

上次天氣昏暗﹐回家看照片覺得怪怪﹐今次再帶來覆桌﹐回家仍看是怪怪﹐原來一才忘了把hood反好…哎…下次再戰﹗刀巴把狗公園的照片﹐都依鏡頭分類好﹐一才知廉恥﹐連hood也忘了番好的人﹐跟人家說鏡頭沒說服力的。來看看一才狗屎撞馬棍拍到的照吧。

這個魚眼﹐買時是3月﹐狗公園未開放﹐還算是滿心期待的想外出拍個大頭狗。現實是大頭狗不易拍﹐要哄很埋﹐給小狗的壓力會很大﹐很快擰開面﹐還是拍個量﹐等待那張湊巧拍到小子們剛巧轉頭看鏡頭的一刻。要拍表弟﹐也不易﹙呵~籍口真多﹚﹐表弟甩繩馬騮﹐姑媽在公園大部分時間都在尋狗﹐唯獨回來喝水的這麼一個珍貴時刻﹐快門的聲音﹐吸引到這胖小孩看鏡頭。

刀巴常說刀刀是由三個三角形組成的﹐一個三角頭加兩隻三角耳﹐這張刀刀鳥瞰圖引證了刀巴的話。平時一才都是因為刀巴說得多﹐刀巴每說三角形一才就知是在說小子﹐現在有相為證﹐信服。小刀鬼鼠仔﹐偷瞄鏡頭被刀巴捉到痛腳﹐大事宣揚刀刀的陰暗面﹐還笑口淫淫的說小刀承繼了他的賤霸優良傳統…

此行為魚眼覆一桌之外﹐還想替久違了的R90/2覆一桌。魚眼拍得差不多﹐換鏡頭時﹐也嚇刀巴一跳。上次天暗暗帶著R90上山頂公園﹐幫小田三老表拍照﹐結果相都見不得人﹐一來眼矇﹐二來R90配合著灰暗暗天氣﹐相都拍得死氣沉沉。一才一直耿耿於懷﹐就看那天好天﹐加點勇氣﹐來覆一桌。

一才疏於練習﹐tele段很久沒碰﹐刀刀的快跑英姿是拍不到的了﹐僅限於拍拍站立硬照﹐偶然拍到遠處起步﹐開心都來不及。內容也要講解一下﹐刀巴拿著拉尺度長度﹐想用DV機幫刀刀拍片回家計步速﹐未度好﹐小刀傻傻的在草地就亂跑﹐又給其他小狗分散注意力﹐計劃失敗。

看人家的萊卡﹐尤其M系的﹐在陰暗環境拍照﹐寫實得來有點滄桑。一才看人家的照片﹐是覺得很有味道﹐但不是心中所想。倒是看人家R系陽光下的照片﹐感覺好像能拍到充實開朗的一面。難得的拍下小刀和表弟的硬直照﹐感覺有點英勇﹐又也如刀巴所說﹐小刀那張看起來有點老練。內容講解﹕這時﹐一轉眼表弟又走失了﹐刀巴找很久才把表弟找回來﹐勒令小肥不准走遠﹐一才才有機會拍得小肥的大頭照。刀刀﹐是長期在我們旁的嚕。

再強調﹐表弟甩繩馬騮﹐這天一才發覺﹐和表弟外出﹐於拍照來說﹐是負指數。看著姑媽又辛苦的追著細肥﹐刀巴一才小刀閃一旁休息一下。刀巴站遠遠抽煙﹐和一才留點距離﹐刀刀來回走動走動。此時一才顧著練練R90﹐有其他人在旁等著也不知﹐刀刀聽刀巴話乖乖坐下等﹐一才就拍下了這麼一張。偶然拍下的﹐回家看覺得很耐看﹐刀刀老了﹐仍然像小朋友。在家裡看這相片﹐想起小刀要離去的一天﹐一才走近小刀﹐跟刀刀說﹕「喂﹐你快要死了。」刀刀莫明期妙﹐氣壞刀巴﹐還說﹕「如果我沒估錯的話﹐閣下應該係低能的」。嘿﹐是不是很掃興﹖原本可是情深的一段。

說回狗公園﹐這裡人較少﹐刀巴一才在這裡和刀刀玩骨頭。一位小妹妹上前﹐和刀刀一起玩﹐刀巴向刀刀說﹕「妹妹跟你玩喔。」妹妹自豪的說﹕「我七歲的了喔﹐他幾歲﹖」嘿﹐我們答小刀九歲了﹐妹妹很失望﹐對於小刀﹐她仍是小妹。

匯合姑媽﹐姑媽開始沮喪﹐不准小肥走遠﹐在木地靠邊坐。舅父幫忙﹐勒令小肥坐監﹐一才把LX-2伸出欄外﹐替小肥拍個鐵窗生涯﹐嘿。
註﹐寫blog之時﹐刀巴在旁看到這幅相﹐說﹕「咦﹐怎麼不把我crop走﹐那麼我咪即是一起坐監嚕﹖」一才回應﹕「沒法喔﹐內文說到是你把小肥關起來的嘛。」刀巴﹕「喔﹐那沒關係﹐我是獄率。」

刀刀意猶未盡﹐阻於天氣炎熱未能盡情狂奔﹐一才在日落前和小刀淋最後一次水﹐跑跑。此時姑媽帶小肥兩腳步行﹐是小肥的成名絕技。看﹐小肥邊走邊看刀刀跑﹐兩大兩小一幅相﹐看似不一起﹐事實在一起﹐是一家人。

又老實﹐一才從來不夠刀刀跑﹐都是陪跑的份。刀刀順道挑其他小狗機﹐而且只挑個子小腳短的種﹐人老精狗老靈﹐一堆小小狗追著小刀跑。

有個鎖碎印象﹐兒時一才畫畫﹐一個大人在後面看﹐一才加把勁用心畫﹐不久﹐大人看一才好地地的畫﹐是嫌悶還是覺得一才畫畫不搞事便功成身退﹐總知是靜俏俏的走了﹐一才發現時有點失落。能有個伴﹐即使是靜俏俏的在附近沒直接參與﹐也能滿足心靈。雖然是陪跑﹐但有個陪跑的媽作個起動﹐小刀子才有挑人家機的心情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