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呵。磁浮回來﹐怎麼會是韓國婚紗攝影呢﹐原來韓風都吹到來上海了嚕。但怎麼會拍這張賣攤呢﹖事源…

坐地鐵出來﹐這對夫婦協力坐扶手電梯搬這堆花上來﹐毛大嫂尾隨眼定定﹐上得地面來﹐問問價就開始慢慢選花嚕﹐選得兩盤。刀巴滋陰幫忙拿﹐上的士刀巴坐前座﹐花放腳邊﹐毛大嫂想放後座自己拿﹐刀巴說﹕「不要嘍﹐放後面壓扁了不好看。」毛大嫂滿心的笑笑。晚上會合陳總毛大哥﹐毛大哥看到刀巴滋陰拿著花﹐還說﹕「喔﹐買了花喔。」我們笑笑。晚飯過後﹐回酒店﹐毛大哥說我們忘了拿花﹐我們又笑笑﹐花是你的呢。

晚上和陳總一起吃飯﹐沒拍照嚕﹐只能文字記記。前一晚刀巴滋陰喝到傻呼呼﹐怎麼叫也不肯多喝酒。結果﹐陳總撥個電話﹐請來兩位姐姐一起喝。這晚﹐飯桌上的東西﹐好好味﹐傻的一吃也知是靚料。那碟生蝦剌身﹐好味得一才夠膽跟陳總說這個要多來一碟。但是呢﹐最想一記的﹐卻是兩位姐姐。兩位姐姐應該算是卡拉ok的公關﹐整個飯局一起聊天﹐幫忙添酒﹐幫忙喝酒。幫忙幫在﹐知道刀巴滋陰不想多喝﹐酒都一點點的添﹐添了幾次﹐說句「太遠了﹐給你們一杯自己添吧」﹐這麼刀巴滋陰就能越喝越少。剩下的酒怎麼辦呢﹐酒都開了沒人喝掃興嘛﹐都往自己肚裡灌。聊天時﹐年紀稍長的﹐說喝酒多了﹐胃都不好了。飯局以後﹐若一起去卡拉ok玩﹐滋陰不得不沒下文的啦﹐推卻了說明天早起回杭州不去了。然後她們客套的說說下次再來上海玩玩﹐也向毛大嫂和毛小妹說﹐有空來她們那裡玩玩。印象中﹐香港女人都會覺得夜總會卡拉ok是不正經的地方﹐陪酒的是不正經的女人。可是這麼一個飯局﹐一才覺得﹐她們很值得欣賞﹐她們是付出自己的勞力換來酬勞﹐酒都喝到胃都翻了﹐陪酒陪得飯局大方得體﹐主人家客人家都輕鬆自在很多﹐省卻不少心思避免悶局。同時﹐先入為主有不好的想法﹐大該也只有香港的女人。一才看毛大嫂毛小妹﹐看人家都很自然﹐沒絲毫扁低人家或抬高自己。大該一開始有不好的想的法﹐也只有一才自己﹐眼界太淺﹐還得多檢討檢討。

上海的女人都可愛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