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家角﹐不算是大熱旅遊景點﹐雖有專為遊客而開設的店舖﹐但當地原有的生活仍能保留著﹐就像香港的大澳。

同一個主題﹐不同人拍出不同東西來。左邊一才拍﹐右邊刀巴拍。一才想著拍出既傳統又華麗的單車和背景﹐刀巴拍出人家的日常生活來。單車頭的是絲瓜絡﹐平時很少能看到原條絲瓜樣的。

平日香港常見有賣的綿花糖蔗汁﹐這裡也找到﹐分別是﹐綿花糖機靠腳踏的﹐搾蔗汁機是手搞的。一才其實有點想試﹐看看有沒有分別﹐但想想﹐還是不要了﹐怕肚痛。

最厲害的﹐是這個麥芽糖。別看阿姐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的筷子指指﹐這個麥芽糖超好吃﹐淡淡麥香﹐不黏不膩。同街有兩家的﹐同樣在門口拉糖﹐一才憑直覺﹙就是瞎猜的意思﹚﹐看著覺得這家拉得鬆些﹐選了這家。買糖之時﹐不小心給毛大哥發現了﹐不好意思量購﹐只買了一點點。旅程中我們省著吃﹐希望回港能慢慢回味一番。

手拉麥芽糖。

人在外地﹐刀巴也有挑皮時。毛大哥看人家賣紀念杯的﹐刀巴竄到後面裝模作樣起來。

起行回程吃飯﹐傳來小調音樂聲﹐我們上前湊湊熱鬧。老外一點不識趣﹐拍照玩樂過後﹐要人家問才給一個大洋。過程中刀巴站很前拍照﹐大嬸收老外一個大洋氣上心頭﹐說刀巴也有拍快給錢﹐刀巴不知那來兩個大洋﹐大家又開開心心的唱下去﹐刀巴還拿個水樽一起敲。


錯有錯著﹐是福不是禍。回港﹐盒子壓扁了不在話下。第一天拍的大特寫看到﹐麥芽糖已有一點點受潮泛黃﹐原本可是雪白雪白的。再過兩天﹐已經濕得像惠康買的膠盒裝麥芽糖﹐只是獨立包裝了。還好未能大量進貨作手信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