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路走﹐人氣較多的地方都走過﹐就走回頭路吃飯去。古鎮飯莊﹐名字夠不夠莊嚴﹐門外拉著農家菜﹐夠賣點沒有﹐未夠不怕﹐仍有貨賣。毛大哥駕車來時﹐有位騎著電單車的人兄領路﹐領路吉位泊車﹐下車再領路去這家店來吃飯﹐就是一條龍服務。

菜都由毛大哥點。這是唯一一餐在上海的正餐能拍照的囉。這相有螺仔﹐小龍蝦﹐土雞﹐莧菜﹐田雞。農家菜﹐最吸引的地方﹐是原料都就地取材﹐不會像香港動不動就空運xx來﹐唯一自己生產的頂多是郊外油菜。雞﹐細細的一隻﹐品種都不知怎麼分的﹐單是街巿肥仔榮有賣的就幾種﹐買前說句煲湯的/蒸的就好辦。杭州的和上海的﹐又不同。去每個地方﹐雞都一定要吃一吃﹐都各有各好。那個田雞就厲害了﹐田雞很少用這麼清的煮法炒﹐起初滋陰都不吃﹐我們知他心意。可吃過後﹐推介他吃吃看﹐他就一直吃嚕。原來低污染地方的田雞﹐味道是這麼清澈。小龍蝦﹐吃時不知是特色﹐到晚上吃飯﹐毛小妹專程問一才﹐下午有沒有吃過小龍蝦﹐一才聽不懂﹐還雙手作個剪刀狀的。嗯﹐還有有吃過。這個故事教訓大家﹐什麼新地方新菜式﹐儘管看上去看不起眼﹐自己偏食有多偏﹐都一定要吃一點點。不吃白不吃。

蝦﹑黃鱔﹑魚。蝦﹐上菜﹐一才心想「呀﹐這個單是要剝殼剝天光。」懶惰的一才﹐遲遲未伸出雙筷。吃時剝殼﹐就被發現又鄉理了嚕。這個蝦﹐原來是直接從河邊撈上來﹐連殼吃的。不用剥殼﹐就可以起勁吃。黃鱔﹐幾乎沒骨﹐和認知中的鱔有很大出入﹐問刀巴為什麼﹐原來是因為農村地方的鱔夠乾淨﹐不用煮至熟透﹐骨就可以原條掉出來嚕。魚﹐連是什麼魚都不懂﹐毛大哥好像講解過﹐可是一才聽不懂。別看幾味菜都很深色就猜會很濃味﹐不是哩﹐仍是清清的﹐沒多餘雜味。農家菜﹐去每個地方都要試試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