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上文﹐在外白渡橋﹐看到我們這晚吃飯的地方﹐一才當時不知在哪裡的﹐刀巴和滋陰手指指好像都懂。原來就是EPSON和TDK下面那些黃色廂仔叫「海鷗濱江觀景餐廳」。

小輩跟長輩晚飯﹐不能跟平日一樣左拍右拍﹐兩幅餐廳相﹐是刀巴回來後上網找的﹐加減看嚕。食物相沒拍嚕。要說說的是﹐這裡的筍又甜又嫩﹐一才愛吃﹐剝剝剝﹐第一晚便給識穿了。毛大哥說一才愛吃筍﹐多來一碟﹐嘿嘿。全個台面都是送﹐都是好味的﹐吃了長知識。肉包﹐原來是可以包滿湯汁。

一才這類小輩﹐對著長輩﹐要做的只是做回自己就好。反正怎造作也不會得體到長輩看不穿﹐開心吃東西就好。倒是滋陰刀巴辛苦﹐要喝超高度數白酒。那個白酒﹐濃到整間艇仔房也聞到酒味﹐深呼吸得兩口﹐一才也感到絲絲醉意。幸好中途殺出個婆娘﹐滋陰刀巴得以回回氣。

一才坐滋陰刀巴中間﹐中途﹐滋陰拿個吉杯來﹐著一才在刀巴那倒點酒給他﹐意思是幫刀巴喝些的意思。這一才扮不明﹐傻的也看出他醉醉地了。

然後滋陰和一才一起上厠所﹐臨分頭進厠所﹐滋陰說等埋一起回去。一才覺得奇怪﹐陳總帶我們來這個地方﹐治安很好喔﹐出來就知咩事了…一才出來﹐沒人﹐站著等一下﹐原來滋陰進了厠所扣喉…

加個附註﹐看不明的就不必明﹐看得明的笑笑嚕﹕滋陰可是超齡高中生。

叫得觀景餐廳﹐蒲東蒲西景﹐就能站在同一個位置拍到﹐陳總這個安排是超讚﹐鄉里這麼容易拍得靚靚的到此一遊﹐沒人會不喜歡的嚕。說到拍這堆照﹐一才要吐吐氣﹐嘿。滋陰喝醉酒醉得只有他自己不知﹐認識滋陰多年﹐一才還是第一次見。拍照﹐沒喝酒的一才幫他一一拍過了﹐輪到他楂機﹐幫我們拍照﹐拍完舊景﹐竟說新景唔靚唔拍…真豪氣…#%)@&%@&

離去。正常我們以為要回酒店的時候﹐我們發現零燒塔﹐下車﹐原來是陳總帶我們來看上海景點﹐至於是什麼景點呢﹐一才聽不太懂﹐第一晚聽普通話﹐也夾雜著上海話﹐一才只聽到一半半。兩個醉了的﹐在回杭州的火車上﹐連來過也沒印象﹐嘿嘿。

這張相很難得﹐一定要出。難得左﹐刀巴幫一才拍到沒了一忽﹐通常這都只有一才造的﹐刀巴從來只有責怪和怨念的份兒。

還有兩個景點﹐都是勁野。不過這兩張相﹐勁在是陳總拍的﹐酒喝得最多年紀也最大﹐楂個相機﹐紮個馬﹐一點也沒手震。隔天毛大哥跟我們說﹐原來陳總是有玩開攝影的嚕。

回酒店。這次真的回酒店了。一才洗熱毛巾給刀巴尃臉﹐弄完﹐一起過去找滋陰。酒醉的刀巴就憑滋陰臨別時那句我沒醉﹐確定了他一定是醉了。同樣熱毛巾尃臉。然後﹐一才膊頭痛﹐刀巴幫一才捽捽。

良久﹐沒吃午餐的我們﹐晚餐只在喝酒/橙汁和吃佐酒小菜的我們﹐落酒店附近吃麵去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