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完狗公園﹐一天當然沒那麼快完結﹐表弟可以過海來玩的﹐也吃吃飯﹐車錢更抵。出門前﹐刀巴已預約好刀刀的吃飯勝地 – 巴西燒烤。灣仔去維園﹐坐的士隨時會塞塞停停到想嘔﹐一行五人﹐用走的﹐走了十多分鐘﹐到達目的地。

當爸媽的﹐在狗公園﹐已為刀刀打算好﹐留了點力在這段路走﹐刀刀都是輕鬆走。老實是不替刀刀留力不行﹐否則嚷起抱抱來﹐刀巴可會斷了雙臂。表弟年紀還少﹐又肥﹐堅持到最後一小段路﹐還是不行﹐變成了乳豬﹐姑媽抱著走。

回想一才的幼稚園年代﹐跟著媽媽和兩位比自己大上七八年的姐姐出街﹐腳短急急腳﹐走不上半天便喊累﹐結果給媽媽抱著走﹐邊抱邊說一才麻煩﹐碎碎唸直到回家。往後每次出街前再唸唸﹐慢慢一才不再肯跟他們出街﹐留在家中跟著嫲嫲看電視。想想﹐其實小孩走累了﹐可以先歇歇﹐可以改為走慢些﹐為什麼一定要抱﹐然後喊抱著累呢。又原來自己長大了﹐小朋友喊累﹐自然的會抱著孩子走﹐其實小朋友沒要求要抱的吧﹐只是大人不甘心行程受拖延﹐才決定用抱的。又說說嫲嫲﹐一次跟著嫲嫲﹐由安定走到新墟執汔水罐﹐再走回家﹐回程時一才喊累﹐跟經巴士站說要坐巴士﹐嫲嫲笑笑說﹕撿汔水罐才撿得幾蚊﹐坐了巴士﹐豈不是什麼也沒做過嗎﹖後來不知怎的﹐忘記了。又有一個印象﹐是和嫲嫲坐的士回家﹐是唯一一個小時候會和嫲嫲仕的士的印象﹐是同一日嗎﹖也有可能﹐嫲嫲平時自己用走的﹐那懂坐巴士﹐大該是一才懶在地上不肯走﹐問路人又聽不到嫲嫲的話﹐最後才坐的士的。嫲嫲下車付個五蚊﹐司機說不夠﹐嫲嫲又挖挖挖﹐多挖點出來﹐那時車資好像是$7.5。

預約了八點半「三人兩狗」﹐我們早來了﹐在門外等了一會。人肥走路用很多力﹐刀巴一才在石壆坐下﹐刀刀像坐的士的﹐看我們坐在那﹐他又跳上來。上來﹐立刻很忙左望右望﹐對面有人打網球﹐側邊又有行人路過﹐是超大無框闊銀幕﹐嘻嘻嘻的顧著看。回過神來﹐發現石壆原來這麼窄﹐另一邊還是可躂地狗的高度﹐才矮下身子轉個彎小心坐好。

坐進去﹐是靠欄邊的角落﹐在泳池旁。表弟第一次來﹐笨笨。刀刀個子高﹐坐在椅上剛好像個人仔﹐乖乖坐著等開飯﹐沒障礙輕鬆等吃。表弟雖肥但矮﹐要努力坐直身子才有分參與等吃行列。沒辦法﹐小狗沒BB櫈。

在巴西燒烤﹐都是刀巴切細食物﹐請刀刀吃。刀巴會切到刀刀最喜歡的大小﹐一口一件的﹐一才常切太大﹐刀刀不吃。又﹐今次﹐刀巴發現豬仔脾有條筋﹐切下筋來﹐很有咬勁﹐刀刀很愛。表弟沒什麼出街吃飯經驗﹐不懂食物是「坐回來」的法則﹐看刀刀雙眼把食物看穿了﹐小表弟只躺在椅子發呆。

坐坐﹐鄰桌情侶很友善﹐應該又是誤以為刀刀很可愛。也對﹐刀刀這個身型﹐不大不小奇奇怪怪﹐坐著認真的等吃﹐一般又真的很少有。侍應姐姐也讚刀刀乖。所以﹐刀巴又重伸﹐他要致力把小刀子的真實一面揭示於人前…他可是晚晚受欺壓的﹐尤其刀刀在床上踏他的肚皮路過時。


巴西燒烤餐廳
地址﹕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泳池旁
電話﹕2512-2289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