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日﹐姑媽來電相約一起到狗公園玩玩。狗公園開放後都沒試過和表弟外遊﹐當然是好。到中環交收過後﹐又吃了Kebab﹐回家執拾好相機鏡頭﹐就出門。

今日除了是初和表弟同遊狗公園以外﹐也是小刀用新相機第一次外拍﹐也是第一次帶魚眼出外和小子們拍大頭狗。

和姑媽相約好在公園內等﹐匯合整頓好﹐已近黃昏﹐Sigma枝魚眼最大光圈F4﹐快門不太夠快﹐拍出來的相都郁動了。要找天好天氣早點出門才可拍大狗頭特集。

刀刀愛黏著爸爸媽媽﹐選陌生人犬同玩都很嚴格﹐我們多選閒日和刀刀來﹐所以這天是刀刀來這麼多次﹐最多人的一天。這個埸地表弟第一次來﹐但也不用擔心人太多﹐肥表弟和刀刀正好相反﹐最愛見人就跟﹐人越多越喜。在彭福﹐就是這麼走失了一次﹐跟了人家出停車場﹐明明自己是怕死了﹐卻還永遠學不精。不過也是因為怕走狗﹐才會努力找尋訂造一套三佬表的狗狗名牌的地方。

表弟常常失縱﹐姑媽要四出尋犬﹐大部分時間﹐剩下我們一家三口﹐如常拍拍照。今趟是第一趟帶魚眼外出﹐拍出來感覺不錯吧。

越來越晚﹐表弟在場中穿梭良久﹐胖胖的體型終於支持不住﹐要乳豬狀的躺下來。姑媽擔心孩子口渴﹐拿水給肥子子喝﹐豈料小子不領情﹐dadadadada的走﹐直奔向這位哥哥坐下。原來目標就是這位哥哥……手上凍水﹐嫌他老媽的水不夠凍…坐得哥哥倒水出來請這肥肉毛球喝﹐還是用水兜著的哩﹗臉皮厚幾丈﹐有我們家族的優良傳統。

怎麼說﹐這是刀刀表弟首次同遊狗公園﹐要拍個照留念才似樣。一才使出暴力﹐使兩老表合照﹐過程如下。暴力見效﹐二老表同坐﹐一才發現自己太胖躲不起來﹐乾脆伸個頭入鏡好了。

時至日落﹐差不多要走。刀刀這天特別起勁﹐多跑一轉。這時光度太弱﹐刀刀的相機定拍不到照﹐刀巴來個神來之筆﹐改為拍片﹐拍得刀刀的「極速傳說」。早幾年﹐當刀刀還是當打之年﹐刀巴給小刀起了個「刀王」的綽號的。這退役唐犬﹐體能雖不及當年﹐但一點點速度還是有的﹐看片~~~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