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刀巴去完Ricoh代理﹐拿/換好機﹐肚子餓﹐四點八﹐又是金鳳時。下雨天﹐慢慢行去金鳳﹐到時快五點。越走越近﹐看到不熟悉的飽型。原還打算找哪天﹐到清早仍未睡﹐就去買新鮮出爐的雞尾飽﹐原來﹐晨早來以外﹐還可以選雨天來的。

上blog提過﹐雞尾飽﹐一向是迷之飽物﹐我倆一直未見其真身。今天當然即吃﹐進門未坐定﹐刀巴先開口請阿姐留定兩個雞尾飽﹐嘿﹐這是學上次幾位等位中的小姐﹐未有位坐先留蛋撻。奶茶﹐當然走不掉。今天肚餓﹐也吃吃蛋撻﹐多來金鳳當食的客倌﹐對蛋撻二字也不會陌生﹐還有﹐就是雞肶了。

先說雞尾飽﹐阿姐見我倆未坐定即叫雞尾飽﹐幫忙選兩個大個的﹐嘿。看外表平平實實﹐一咬﹐軟熟甜甜的﹐有點像美心排包。以前經營麵包店的朋友﹐就說他自己不做排包﹐要吃去美心買﹐美心的排包用料很足﹐小本經營麵包店做不來﹐怎做也不夠美心的做得好。再看看餡﹐超多。今天剛好坐近門口位﹐邊吃邊看街景﹐一位恤衫人兄匆忙路過﹐邊走邊梢金鳳近門的麵包架﹐走過了﹐回帶後退三步﹕「三個雞尾包。」原來是地膽。

遠望外表撻皮的蛋撻﹐先前都掛著吃菠蘿油﹐一直沒想過試。今天坐在門口位﹐看真了其真身﹐刀巴說要吃﹐一才當然跟尾﹐只剩下十多個。一咬﹐皮超簿。一才一向愛吃蛋撻撻皮﹐像吃曲奇﹐又有少少蛋濕口﹐所以呢﹐就要參巧刀巴的形容了。刀巴怕吃乾口東西﹐這樣皮簿到只用來墊著蛋的蛋撻﹐才能讓刀巴這樣不愛甜吃又不愛乾口的人滿意。

嘻﹐雞批門外拍的﹐雞批以前一才吃過。一才其實是很討厭吃雞肶的﹐肉和批跟本不夾﹐而且真的太乾。多來了﹐常看人家吃﹐好像很好吃﹐又跟著叫﹐果然﹐主觀地不喜歡﹐不過客觀說來﹐喜歡雞批的朋友﹐不得不試。

嘻嘻。下雨天﹐街上人都少﹐人人都外出意欲極低。有些人下雨天更會心情低落﹐可是下雨天也有下雨天可愛的地方喔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