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才排這blog的相時﹐刀巴說﹐還差幾天就是一個月前的事了。唉﹐要加油。

話說吃過王潤興﹐上車﹐開車﹐小寶問﹕「你們真的要玩到兩點喔﹖」事源早上他問我們打不打算包車$200﹐我們問包到幾點﹐說會玩到兩點的﹐他竟說奉陪﹐然後就包車了。來了兩次﹐都知杭州人不習慣太晚睡﹐九點後幾乎沒夜生活的了。這時﹐看看豪太也已很累﹐可要一提﹐自豪太近得阿豪多﹐已算杭州夜鬼的了。聽小寶聲音疲累﹐不忍﹐當然說我們也累﹐回酒店了。說來驚心﹐小寶白天車駕得穩﹐入夜那手車可恐怖﹐有時放過人也是放過自己的﹐嘿。

回酒店﹐洗個澡﹐坐一坐﹐出去不出去也可。想想明天是坐車多﹐還是出去了。上車﹐隨口說了剛才路過的連鎖店名﹐杭州的士司機又發揮專業載客精神﹐說是連鎖店﹐遠的近的一樣﹐去近的便好﹐便載我們去近的。去到摸門釘﹐又關店了﹐就駛回河坊街附近找﹐路經幾日﹐就這間最吸引。刀巴一才很愛串燒﹐當然沒問題。滋陰平日怕熱氣﹐去燒烤一般只會做燒的﹐我們做吃的﹐要遇上好吃才肯大開金口﹐是奄尖怪。這裡還標榜炭燒﹐是要他的小命。

餐牌自己放大看。那套消毒碗碟﹐開了就收一塊﹐來了兩晚﹐發覺較企理的小店都會用。順手開了﹐才醒起吃串燒﹐其實不開也行。不過又還好順手開了﹐為慳一蚊吃起來不方便也不化算。

蠔﹑扇貝﹐味道請自行按餐牌。這個蠔就勁囉。繼熱氣後﹐滋陰另一大忌就是污漕。來歷不明的海產﹐滋陰都少吃﹐甚至不吃。第一輪﹐滋陰只小叫一隻。試試﹐極新鮮﹐完全不覺得會有任何污漕或是重金屬或是不知什麼可疑味道。

第二輪﹐來料﹐每種味生蠔每人多要一隻﹐合共一打。吃完滋陰還碌大眼說﹐平日他都不吃這麼多的。那些煮法﹐平日都是用來蒸帶子用﹐如今是用來燒生蠔﹐味道請自行想像。補充﹐貝殼類﹐是用電爐燒的。扇貝不是不好﹐只是給比下去了。魷魚﹑魷魚鬚。重點介紹魷魚鬚﹐看相就看出吉得多精美﹐幼幼的鬚繞繞繞的。

小黃魚﹑蝦﹑牛肉串。小黃魚和蝦﹐同樣海產類﹐單獨看其實不錯的﹐可惜比較下還是不夠生蠔鬥。除非本身想吃魚和蝦﹐否則幾人夾份小試就好。在香港要找這麼價廉物美的生蠔太難﹐胃容量有限嘛。羊肉串﹐這裡小小一串的﹐收一蚊。要計吃肉串吃飽﹐小串的還要比香港幾蚊一串大串的貴一點﹐不過小串較有串燒風味﹐功夫也多。

雞脾﹑雞翅。嘻﹐要計﹐以前西洋菜南街阿姐的燒雞翼好吃多﹐燒得剛好之餘﹐還是沾蜜糖的﹐下味粉的這些會乾些。沒法﹐阿姐收山了﹐有得吃好吃﹐吃來懷念一下從前的雞翼有多好吃也是好的。以前刀巴一才兩條友﹐可以站在阿姐檔前一路吃一路跟著阿姐走鬼﹐當晚餐吃到飽﹐現在沒這枝歌仔唱了。

牛筋﹑羊筋﹑鴨舌﹑雞心。試試嘛﹐串燒筋沒吃過﹐原來這麼一條小小的筋﹐一吃下去﹐只有傻的才不懂分牛羊﹐羊筋so起來不是人咁品﹐不是羊肉那丁點程度。鴨舌﹐鴨舌。雞心﹐雞心。

羊腿﹑蒜頭。眼濶肚窄﹐吃羊腿是在第二輪加碼﹐還好大的賣光﹐只剩小的﹐$10。最記得的﹐是很飽﹐抽身回想﹐應該是不錯的﹐大該會比小飛象的好吃多。有烤蒜頭吃的地方不多﹐多數烤一烤至面乾﹐內仍是濕的。冧冧辣辣的不好受﹐這個不錯喔。

哎呀﹐寫極還未完…烤茄子﹐侍應姐姐介紹的。個人口味﹐串燒菜怎麼吃也怪怪的﹐面舖了點辣的﹐更不慣。串燒菜中﹐唯一最愛是粟米﹐嘻嘻。

烤饅頭﹐一蚊。這麼便宜的﹐三人沒考慮到要一串三分分﹐心想應該是小小小饅頭﹐誰知送來是這麼兇狠的兩大片﹐幸好﹐好吃。

說起來﹐這店家的侍應都幾好人。尤其是幫我們落單的姐姐﹐不用記低﹐我們一輪嘴up﹐她就記得了﹐一串不漏﹐我們可是暴龍來的。再看看餐牌﹐樣樣都便宜又大碗的﹐著實要看﹐就要重點看看台頭上的王老吉﹐可是要$6一罐的﹐比香港不少地方還要貴。但熱氣嘛﹐每人喝了三罐﹐不喝可能明天會喉嚨痛死了。看看罐身﹐來自香港的王老吉﹐代理在上海﹙或是杭州﹐太久不肯定﹚﹐要多吃一重水﹐差不多嚕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