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上回﹐刀一郎對那個矽膠套變臉不滿﹐今趟﹐我們跑了深水埗一圈﹐好為刀刀度身訂造個相機套。刀巴運用了專業知識﹐選布方面花了點心思﹐透氣不索水﹐就不怕外遊弄髒發霉。回家刀巴構思草圖﹐一才也想想﹐都是些用不上忙的點子﹐數小時後﹐刀一郎專用相機套完成。要搞這麼久﹐最主要是要留意舒適度和角度。這布料密度很低﹐打幾個結也聯不穩﹐刀巴可下了一番功夫。每每拿起針線﹐刀巴就會聊起兒時的事﹐一邊聯線一邊示範老爸的縫紉手法﹐對上一次示範﹐是前年聯棉胎被角的時候。那時一才雄心壯志的覺得可以學習得來﹐刀巴示範了一隻角﹐一才努力的結多兩隻﹐剩下的放棄退回給刀巴結。所以今次一才只用看的﹐看明個大該就算很好﹐女人拿針線較行的想法早消失掉。

穿好機套﹐很貼身。刀一郎也沒變臉不突止﹐還會吓吓笑。然後我們落7-11買點夜宵﹐回來看相。回家時刀刀開心轉圈﹐轉程都拍得清楚﹐最重要是圈上相機套﹐刀刀不單不會全身僵硬﹐還能如常高速活動。

家裡昏暗﹐差少少就是差少少﹐相機系得穩﹐相也清楚些。不枉刀巴弄足幾小時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