﹙偷懶了幾天﹐跑了去看植木的法則﹐好看。又出了幾天街﹐越積越多blog未出…到今時今日去杭州的都仲寫完﹐太過份…﹚

河坊間﹐說就說沒什麼好看﹐由頭走到尾﹐要左看看右看看﹐也行了一個多小時﹐腳軟軟。下午去完龍井村覺得好玩﹐比較起來這裡的都較遜色﹐回春堂胡慶餘堂﹐看著也提不起勁入﹐現在想來﹐其實應該進去繞個圈看看。

走到尾﹐正當腳軟軟時看什麼也興趣不大時﹐就到王潤興酒樓了。可能來到時已近八點﹐不用等就有位。杭州的人都很早就睡﹐晚飯到九點已開始沒什麼選擇。要是各位將來到杭州想看定些才決定﹐僅記留意時間。

說是百年老店﹐又是遊客書有提的﹐想想樓外樓的經歷﹐沒什麼期待倒感覺良好。

白切肉﹑風味小魚兒。個白切肉﹐皮還有藍色豬仔印的… 

王太守八寶豆腐﹑乾隆魚頭。豆腐很滑的﹐味道又清清地剛好。魚頭﹐全圍台﹐就只刀巴一人平日會吃魚頭。這個﹐一才也吃起來﹐不吃白不吃﹐味道很好的。刀巴夾了塊魚雲問一才要不要吃﹐一才也吃起魚雲來﹐要是為了個人偏食習慣不試試實在是太浪費。回來香港﹐刀巴說遲些不教一才吃這吃那﹐多個人爭食不好﹐嘻嘻。

東坡肉﹐一份一份叫的。肥豬肉﹐是另一樣刀巴後悔教一才吃的食物。這個﹐又是超好吃﹐不吃肥豬肉的也應該一試。不過是健康主義者的不肯試也沒差﹐又不是我的損失。

這兩個忘了拍菜單﹐沒名打了。左邊那個﹐骨是骨﹐特別是那些迷你粽子﹐四圍都沾到汁﹐一口一隻剛好。右邊那個魚﹐辣辣的﹐吃兩口﹐筷子叉回去乾隆魚頭那。

臭味相投。這個勁嚕﹐來王潤興最主要就是為了這個。事源第一晚吃過蒸臭豆腐﹐又臭又過癮﹐刀巴問再有沒有臭一些的﹐就來了。這個他們叫「蒸雙臭」的﹐餐牌印著的臭味相投﹐太俗氣。吃這個﹐還拍了片子﹐不過要是打了格﹐看不到吃時的表情﹐趣味大減﹐還是不出好了。刀巴一口咬下去﹐那個表情﹐是由內而外再由外回番內的那種﹐隨即滿臉通紅﹐狂笑不止。滋陰﹐更用台灣三人吃不了一湯匙的肉圓做比喻。一才﹐嗅嗅就聯想起小時候伯公那裡的肥田料﹐打顫﹐剛排出來的那個從不會那麼臭的。看看右邊那張綠綠地的水﹐顏色覺不覺得有點熟悉。吃法﹐豪太說應該是菜和豆腐一起咬下去的﹐刀巴聽了﹐一起咬﹐就演上了那個史丹尼夫斯基的那幕。不知是否好彩﹐一才沒留意﹐看菜乾猙猙的﹐只吃了豆腐﹐不太辛苦。老實﹐這個臭的程度﹐一才又記早年深圳傳聞的那個臭豆腐極速發酵法﹐要不是這百年老舖打上乾隆爺的牌匾﹐一才未必敢吃下一整件臭豆腐。

就是因為這味蒸雙臭﹐這晚我們超快樂的走。

回來找找王潤興的資料﹐蔡瀾介紹的古杭菜我們都沒試﹐去的朋友試試﹐回來說說喔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