哎唷唷﹐最近很懶寫blog﹐去杭州的blog仍在day02﹐有時外出雄心壯志拍照打算出blog的相也推在一邊…要加把勁盜連才行。


前天起來﹐刀巴msn一才﹐說滋陰伯伯送來好康玩具給刀刀﹐待刀巴下班回家叉好電﹐找找driver﹐就讓刀刀來個新嘗試。 

叉電期間﹐刀巴依說明書到過官網下載這相機用的program﹐可惜中日window問題用不著。幸好可把相機當USB drive接連電腦﹐否則要裝個日文window都幾大工程。

叉電完成﹐找不著刀刀的狗帶﹐先前貪型子﹐買過一條春麗皮圈給刀刀﹐結果外出時刀頸太幼﹐皮扣常墜下來﹐不好看﹐沒了型子味。久久下來﹐皮圈不知在哪﹐找不著﹐說不定給一才閉上眼丟掉了。出街用的帶子用不得﹐害刀刀以為出街玩就空歡喜。

最後找上一才一條褲子的腰帶﹐圈兩圈﹐夾上相機﹐就成。樣子﹐是有點無奈﹐是因為帶子還是相機呢﹖刀刀一向都不喜歡束縛﹐纜項圈會變臉﹐穿衣服會發抖﹐但要踏上藝術家之路﹐要付出一點嚕。就好似一般小朋友咁﹐都被迫去做父母所期待的。

正所謂﹐雞肶打人呀交軟﹐刀巴拿出一包雞柳出來﹐刀刀就能暫時忘記頸上那玩兒。接二連三﹐再拿個綠色骨頭來﹐玩玩﹐心情沒那麼低落。

這張﹐就是刀刀生平之中第一張拍的照片。一看這相﹐刀巴立時說﹕「都話架喇﹐佢真係成日坐呢度。」坐在這個位﹐刀刀就能監察刀巴用電腦了。

坐再前一步﹐就能拍出這名為「緊閉」的大作。作為父母的﹐也幫小刀起了個藝名 – 小田刀一郎。這幅「緊閉」﹐代表著新晋攝影師「小田刀一郎」的內心煎熬﹐等待開門與對面小黑聊天﹐沉鬱的背後﹐隱藏著你我他也不能體會的少女情懷啊。

攝影大師也有柯屎時。但這晚﹐這位大師並無柯屎。大師身兼家裡的非兩腳著地類主管﹐並無一刻放鬆﹐巡察馬桶﹐是日常職務之一。

 


Tomy ワンダフルショット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