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收到電話﹐說阿媽的手提電話壞壞地了﹐託刀巴回家時代一才買一台﹐好待今早進錦田找阿嫲後﹐下午找阿媽飲茶兼送電話。

好沉悶的開場﹐呵。

在阿嫲那﹐阿嫲突然﹕「細妹﹐你今日生日啊。」看看日曆﹐果然﹐是農曆生日喔﹐高高興興﹐有利是收。一才還特地問阿嫲多拿一個吉的利是封﹐好向阿媽呃封利是。到酒樓凳未坐暖﹐一才說發現大件事 – 原來一才今天牛一 – 吉封未拿出來﹐阿媽已從袋中拿出早已封好的利是。

嘿嘿﹐就這樣多了兩封利是。

回正題﹐坐巴士出來﹐多坐一兩個站﹐買兩條刀巴西褲。時間還早﹐刀巴今天忙還未下班﹐去了三聯打書釘﹐看看茶書﹐沒買到﹐還心想遲些要跑去賣簡體字書的地方﹐看看其他書好了。在新書推介堆裡﹐看到《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》﹐放了個下冊出來﹐看一會﹕有點深﹐要看很久才看明一句﹐$420﹐有點貴﹐這麼難明買回家不太好﹐左左右右﹐還是定不買。正要離去﹐看到原來85折﹐剛好過到心理關口﹐堆了一些原因﹐還是買了。

 

超高興的捧著兩本書和刀巴在蛇竇匯合﹐坐下吃蛋治﹐書拿出來﹐刀巴陰陰嘴笑﹐拿著上冊隨便翻兩翻﹐著一才唸一句來聽聽。隻隻字也懂﹐一才心知不妙﹐照讀﹐就錯了。有些字古文唸法不一樣﹐呀…刀巴再指其中四句﹐問點解﹐一才好辛苦才答出一半。難怪三聯只放個下冊出來﹐要是放上冊﹐一才不敢買。幸好刀巴沒嘰笑一才﹐還說書買了永遠不會浪費﹐墊在枕頭底閒來揭揭﹐遲早也能索到一點點。又﹐原本一才的「最壞打算」﹐最多查字典查密些﹐低處未見低﹐刀巴說有些古文查字典查不到﹐要查辭淵﹐是他二年級時發現的…呀呀…

回家路上﹐一才說﹐原來刀巴是這麼叻的。刀巴又笑口陰陰﹐說識了他十二年才知﹐想當年他風靡萬千少女﹐就只有一才當他是傻子。

嗯﹐係囉﹐點解呢﹖


商務印書館(香港) – 《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(全二冊)》

第一茶葉網 – 鄭培凱 朱自振研逾百茶書

文匯報 – 茶書捧讀1000年[2007-03-19]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