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來原來還未有飯吃﹐是因為老婆婆怕我們上山久了﹐菜都涼﹐會不好吃﹐體貼。刀巴又發揮厚臉皮精神﹐問問可否看老婆婆煮菜﹐然後就來了嚕。三條鄉里站在廚房門口﹐老婆婆常轉頭過來﹐看我們幾個怪胎﹐怎麼人家煮飯也要拿相機拍呢。看看相中廚房﹐很乾淨﹐不要以為農村的地方會骯髒喔。

小寶說﹐這婆婆七十多歲﹐做的菜很好吃﹐以前曾帶客人來吃﹐客人讚口不絕。這次我們一直罵樓外樓的不好﹐就覺得我們會喜歡老婆婆做的農家菜。小寶還代我們再三請老婆婆不要下味精﹐說我們在樓外樓吃味精吃不飽。要是你來﹐或許要自行請老婆婆別下味精。

等吃時﹐四人﹐就是刀巴一才滋陰小寶﹐在露台聊聊天﹐遠遠傳來陌生的叫喊聲﹐這位喊著不知什麼的人﹐手推著車仔。小寶說﹐這是賣糯米酒。農村都這麼叫賣﹐有時也會賣醬油啊什麼的。那喊法﹐就像兒時住公屋常聽到的「磨較剪剷刀」。一才想拍下片子﹐好記下那叫喊聲﹐可惜販子走到路的盡頭﹐仍未再喊。

不多久﹐就有飯吃了。有白飯的﹐沒拍下來﹐飯一到便起筷﹐完全忘了拍照。不是粗茶淡飯來﹐但簡簡單單﹐比在酒樓餐館任何一道名字被改得天花龍鳳的菜式都來得實在﹐實在好吃。

雞是土雞﹐即剛才沒圍欄﹐自由自在的雞。牠的犧牲是值得的﹐我們把牠都吃個光光。不懂形容﹐自己來吃嚕。味道跟雪藏﹑冰鮮﹑街巿買的即劏雞﹐都不同。雞味﹐能很清的﹐信嗎﹖跟專門養量產出來吃的雞差別很大﹐家美雞﹑煲呔雞﹐左配右配﹐配得出個「種」來﹐就不是土雞啦。或者這就是土雞的特別﹐這個地方的雞﹐就這個地方的味嚕。

炒筍子﹐小寶說是附近農家種的筍子。放大看看相﹐好吃是吧﹖筍子﹐於一才﹐就像是燒鵝瀨﹐刀巴不教﹐一才是不懂得欣賞筍的。刀爺搜刮回來的筍子雖難得﹐但仍不及這些就地取材的﹐沒得比﹐和土雞一樣。

菜﹐炒得好﹐菜新鮮。只是菜總是配角﹐閒來夾兩口﹐總搶不到風頭。蝦﹐又自己按大看看喔。炒得好哩﹐唉唉﹐一直回帶說炒得好﹐但是事實。

吃飽﹐問問小寶﹐我們還想去「龍井問茶」。小寶指指地下﹐我們這就是吶。喔喔﹐龍井問茶﹐就是來龍井發源地問農家找茶喝的意思﹐我們剛就做了。行程立時變得很鬆動。

和農家男主人拍照留念﹐我們還是會再來的嚕。拍照也漏不得小寶﹐沒小寶﹐我們怎懂得問茶﹐頂多只能在「龍井問茶」那塊石頭附近徘徊一下。假如你又山長水遠來到這裡「龍井問茶」﹐一才建議順道來個「龍井問食」。農家菜﹐不要以為會很便宜﹐我們這頓$200﹐不過超值。茶葉香港能買﹐農村飯不能﹐更珍貴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