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從何時開始﹐一吃味精﹐就覺很口渴﹐久久不散。刀巴更厲害﹐身體會發滾﹐要找水喝。離開樓外樓﹐找家有賣水的店子。旁邊就是這裡了。看到人家大機大鏡的來拍﹐一才不執輸﹐也拍拍﹐拍的是什麼呢﹐一才也不知。一才喊奇怪﹐這麼大一個西湖不拍﹐跑來裡面拍亭台樓閣。刀巴即答﹐就像我們總愛拍九公的瀑布。嘿﹐一才常飄出這類沒頭沒尾的怪問題﹐刀巴就是隨隨便便的的不用力﹐解答了。

這是唯一一張一才拍得比較好的豪和豪太的合照。刀巴可是拍得多著哩。每每看到想拍的一刻﹐機一舉定﹐畫面已不是那回事。後來一次又錯失良機﹐跟刀巴訴﹐刀巴教一才﹐要預先估計目標路徑吖動作吖什麼的。

多走一會﹐一條長梯﹐幾個工作人員。一才還以為是氫氣球飄走了﹐不要浪費﹐要爬梯檢回來﹐說出來讓大家見笑嚕。看看﹐原來是在吉爆氫氣球﹐吉爆了還慢慢的用丫叉叉回氣球殘骸。西湖這個景點﹐很受重視的﹐跟每一個杭州人聊天﹐都以西湖自豪的。

西湖兩大提﹐蘇提和白提。蘇提蘇東坡起的﹐白提白居易起的。這麼多年前起這麼兩條大提﹐應該是很大工程。 蘇提人人也說太長﹐起起來會很累﹐白提是剛好的。坐車進樓外樓時﹐遠望白提﹐很有趣的﹐人很多﹐來來往往﹐多得像螞蟻。我們來這天是平日﹐人已這麼多﹐阿豪形容﹐假期這裡有旺角那麼多人的。沒有比這個形容更貼切的了。走畢一條白提﹐共看到三個人放風箏。剛好這小妹放好風箏﹐笑著向一才跑來。

草地﹐對﹐就只是草地。一才專登拍給刀刀的﹐香港狗公司的那兩小片草地﹐就值700萬的了。杭州﹐花草樹木﹐特別多特別靚。和小寶﹙就是早上酒店代找的包車司機﹚聊天﹐我們都說﹐旅行回香港﹐都覺香港不好。他說﹐他未去過旅行前﹐總覺外面的世界更大更美﹐誰知道他一趟去西藏﹐人家珍而重之的草地﹐他看著﹐還是杭州的美。回來才覺老家好。

中間近樓外樓段﹐多是給旅客坐的出租船﹐走近斷橋﹐開始多當地人划船。豪太說﹐她唸書時﹐八人一條船的划﹐都是男生划的。划船﹐是杭州男生的固有技。

廣告